在旅店冲完热水澡,裹着毛巾舒服的躺在床上,吸一口烟,全身放松。从踏入阿修罗界,从踏入上海,战斗从没间断过。所谓的闭关修炼,只有在这个充满嫉妒、残忍的世界里才能快速提高自己,反之,就被这个世界消灭。在生存和毁灭之间,我多了一道保险,就是渊虹。而她此刻就在我面前,把自己一件件脱光。

  “你知道什么是善良吗?”我说。

  “嗯?”她继续脱衣。

  “善良就是别人饿肚子的时候,你吃肉时,请别吧唧嘴。”我说。

  “什么?”她不明白。

  “我一个发育正常的男人,你总在我面前脱光光,还不让我上。”我开始愤怒。

  …=酷iJ匠8A网首r发

  “我说过,有本事就来吧。”她说。

  “如果你配合点效果会更好。”我心知肚明,我哪有本事能把她推倒。

  “要一起洗吗?”她用手指勾引我。

  “来了,呃……”我掐灭烟,蹦起来,又开始犹豫,真要一起洗,欲火焚身谁来救我?

  “来啊!”她继续勾引我。

  “我去!拼了!”

  我扑过去,结果是被她摔倒在地。再扑,再倒地,简直就是一场真人裸体角斗比赛。我必须强调我有一种视死如归的精神,但是精神并不是体力,最终的结果,是我光着屁股趴在地上,看着她光溜溜的走进浴室。

  “这也算是一种修行吗?太残忍了吧?有点人道精神好不好?”我喊道。

  “证明你的修行还不够。”她在浴室传出的声音。

  “修行够了就该得道成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你就不怕授受不清吗?安排你和她一房间,干嘛要和我住一起?”我问。

  “我和她有那么熟吗?是你看上她,要住也是你们住一起。”她说。

  “我去!你怎么不早提醒我。”

  “现在去还来得及。”她说。

  “哈哈!你说我会遇见夏启吗?”我突然转移话题。

  “是因为想做了,才想到她了吗?那你还是想想隔壁的妞比较现实。”她说。

  “我有种预感,我会很快见到她。”我说。

  “你这个人总爱空想,想想隔壁的妞,还有韩霸,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希望光头老三能把他摆平。”我说。

  “我也有种预感,你再也见不到活着的光头老三。”她说。

  “你说的没错,我总是想暂时忘记烦恼,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告诉我怎么对付他?”我问。

  “你和韩霸的恩怨,还你和夏启的关系,夏启都告诉我了。感情的事自己处理,解决韩霸,得靠你自己。”突然浴室门打开,她光着屁股走出来,“怎么还趴在地上?”

  “这个姿势说话舒服。”我抬头看她的隐私。

  “如果偷窥能解决问题,你可以用眼睛杀死韩霸。”她说。

  “你说靠我自己解决韩霸,几个意思?”我问。

  “有本事推倒我,韩霸自然就能解决。还等什么?来吧,小乖乖!”她靠在床上,翘着腿,用脚趾勾引我。

  “一举两得的事,我求之不得。可是我怎么就看不到希望呢?”我站起来。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她突然张开。

  “要死的节奏。拼了!”我又和她展开裸体角斗,胜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修炼,无时无刻的修炼,只是换了一种我喜欢的方式。不知道是摔跤中睡着,还是在睡着中摔跤。是我直接上床,还是被她摔倒在床上。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美梦属于我自己,在梦中我和夏启摆各种姿势,各种甜美,各种恩爱。

  人生因为梦想而前进,我前进的脚步被敲门声打断。渊虹伸个懒腰靠在床单上,用她的大长腿踢我,我实在是疲惫不堪,如果是来杀我的,我绝对不会反抗,活着太累,不如来个痛快的。敲门越来越急,渊虹踢我越来越狠。

  “好啦!好啦!我去开,你定宵夜了?”我问她。

  “没啊!”她说。

  “深更半夜有人敲门,你就不觉得蹊跷?快!准备一下。”我迅速穿上衣服走到门边,问道:“谁?”

  “我……是我,萧倩!”门外的声音,渊虹笑了笑。我从猫眼里确认她是一个人,于是,打开门。她一闪而进,显得很慌张的样子。关上门,看她尴尬的站着屋中,原来是她看到渊虹光着身体,身体关键部分只是用被子搭着。

  “坐吧。”我让萧倩坐下,问道:“怎么了?”

  “怕!”萧倩说,渊虹听着差点笑出声。

  “什么?”我问。

  “不知道,觉得无依无靠,心里空荡荡的。”她说。

  “哦!那这样吧,渊虹陪你住。”我说。

  “要去你去,你不是一直想去吗?”渊虹不乐意。

  “我……呵呵!那怎么…….”被渊虹说的气氛更加尴尬。

  “我觉得现在时间差不多,所以就过来了。”萧倩说着看看光着身子的渊虹,原来她听到我们房间的动静,真以为我们在办事,继续说:“想……想今晚和大家一起住。”

  “那怎么行?我习惯一个人睡。”渊虹说。

  “我……”我立刻想解决办法,但是我和她们俩谁睡都不合适。

  “我可以打地铺。”萧倩赶紧说。

  “还是我来吧。“我说。

  她们俩各睡一边的床上,我夹在中间睡地上。对我来说,睡哪儿都一样,草丛不也一样睡过嘛。一切的美好不是都在梦中吗?让我安然入睡吧。

  就如渊虹说的那样,面对现实吧,现实不会让我安稳度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身边多了一个人。是渊虹还是萧倩?我想肯定不是夏启。秀发抵着我的下巴,一时无法判断是谁。但也不好问,如果惊动了另一位该会多么尴尬。稍微抬起头,秀发遮住她的脸,我试着用手挑开,她却主动拨开。

  是萧倩,她到底想怎么样?我想分析她的意图,我该怎么做,可是此时此刻,她帜热的身体紧贴着我。我的呼吸急促,心跳加快,下面血脉膨胀,已经直挺挺的顶着她。她的手顺着下去开始抚摸,火山就要爆发。我转身平躺想回避她,但是两床之间的空隙太狭小,我最大的努力只能仰面朝天。她闭着眼睛,把头贴在我的胸膛,她的胸在我和她之间挤压,整个人和蛇一样缠绕着我。一会儿,感觉到她这是要真枪实弹。

  我一睁眼看见渊虹趴在床沿盯着我们,一副嘲笑的嘴脸。

  “不是,不是,我一定在做梦,春梦了无痕,春梦……无痕……”我再也无法解释下去。

  “挺精彩的,你们继续。”渊虹继续盯着我们。

  “渊虹姐你是怎么征服他的?”萧倩不好意思的说。

  “哪有征服?我一直被欺负好吧。”我说。

  “我来告诉你,我是怎么征服他的,去死吧!”渊虹一击重拳让我踏实的晕死过去。总算消停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的,我可以安稳的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那一天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失,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当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王小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