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罗妮卡决定去死》里说:灵修之路上最艰难的两次考验,一是耐心地等待正确时刻的来临,二是勇敢地不对遭遇的事情失望。

  我清楚的记得做了无常以后,用了一年的时间等待夏启,我们在一起的结果是因为争取和努力。自从韩霸的出现,对遭遇的事情都来不及失望,一件接着一件要命的事情。难道我是在灵修吗?

  都说活着是种修行,我的修行难道就是一次次生死考验?到了阿修罗界就在骗与被骗、打与被打之间游离,活着不是修行,活着是一种没完没了折腾的状态,直到死去。好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准备活着离开。韩霸,看来我不把你生吞活剥了,就不会有安稳日子过。可是,目前的状况是,我们怎么样不被韩霸杀。

  “怎么办?刚才那一计是我想的,现在轮到你了。”渊虹说。

  “能者多劳,麻烦你再想一计。”我说。

  “好啊,把你留下受死,我回王屋山。”她说。

  “我去!这不是好主意,你再想想招。”我说。

  “自己想。”她说。

  “聊的挺欢。”韩霸拍拍屁股从地上爬起来,大喊:“都别闲着,动手拿下。”

  光头听到指令后,揉揉自己的伤,挥挥手让其他人行动,自己往后退。所有人都按住我的胳膊,抱住我的腿,渊虹没有人敢靠近,估计是光头在来的路上已经介绍渊虹的厉害。渊虹微笑的对光头点点头,光头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回事?把他们两个都拿下。”韩霸喊道。光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咳咳!兄弟们!他们两个都拿下,听明白没有?”

  抱着我大腿的人说:“虽然我们是小人物,但也也不傻。出来混都为了钱,谁他妈的不要命?”

  “你们他妈的都不想活了,当老子不存在啊。钱!钱!钱!平时给你们的还少吗?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都别手软,拿下他们回去向老大领赏。”光头跳起来说。

  “领什么赏?就地灭了他们!”韩霸不乐意。

  “您和他们私人恩怨,我还要向老大交代。”光头说。

  “老三,你别他妈的拿老大压我,今晚我要他们死。”韩霸说。

  “你还知道我是老三啊,论资排辈你差得远,别以为王先生介绍你来的就了不起。”光头大声说道。

  “闭嘴!”韩霸听到王先生的名字很紧张,急忙让光头别多说。

  “哼!这两人我要向老大交代,记住,你是新来的,识相点。”光头并没有的闭嘴。

  “各位兄弟!我算听明白了。”我突然说话让大家愣神,我接着说:“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这是干什么啊?兄弟别按着这么紧,要跑早跑了。都什么社会了,有事慢慢谈对不对?”

  “你想谈什么啊?”渊虹真怕我自己留下,让她走。

  “别听他们废话,杀了他们。”韩霸嚷嚷,光头摆明和他不是一路子的人。

  “有太多可以谈的。出来混图个钱程,今天你杀我,明天我杀你。至于吗?有必要吗?咱们化干戈为玉帛,干戈没有了自然就有玉帛对不对?我们身上一百万没有,估计九十九还是有的。立马放人,立马给出银行卡密码。决不食言。”我说。

  “九十九万?”光头吃惊的问。

  “你怎么知道我有钱的?”渊虹问。

  “不小心看到的,拿钱救命,别抠门了。”我说。

  “你拿了钱怎么向你老大交代?”韩霸说。

  “就这么些。你要是觉得少,我们愿意陪你见老大,你们老大会赏你们多少?一个零头吧。不如我们之间合作,我把钱全留给你。”我继续诱惑他们。

  “呵呵!我怎么也是帮派老三,怎么可以不讲情谊?”光头说。

  “情谊是什么?你要先弄清楚,帮派组织大家一起不是观光旅游的,吃喝玩乐,是要产生实质的效益,没有钱玩不转,对不对?帮派需要钱,你赚着钱了,这部就是你要的结果吗?有钱养活各位兄弟们,这才是真的情谊,不要被假情意蒙骗。”我说着暗示他和韩霸之间的关系,光头看看韩霸转过头,抱住的人也都松手,表达他们赞成我的真情谊。

  “别放了他们,你们会后悔的。记住,老大那边你怎么交代?”韩霸说。

  “我……我怎么向老大交代?”光头想放我们就差最后一个理由。

  “首先,老大的一颗牙多少钱?一万够了吧?你不会多孝敬点?其次,我们走了和你有什么关系?这位韩霸先生不是要我们死吗?你就说把我们交给他了呗。”我提醒他。

  “卡拿出来,密码……密码多少?”光头完全心动了。

  “你们疯啦?”韩霸急了。

  “韩霸你不是要杀了他们吗?我们拿钱走人,他们留给你。你要真杀了他们,我也算是完成任务,你要是没用让他们了,你自己回去向老大解释吧。”光头说。

  “好兄弟!”我让渊虹把银行卡拿出来。光头立刻凑近接住银行卡,我没有松手,说:“说话算话?”

  “嘿!我们走江湖的,讲究的就是信义。”光头急着解释。

  “我们第一次合作,怎么保障?”我死不松手,光头眼看到手的钱,急着说:“她!她做为人质,你们觉得安全后,你就放人。”光头把刚才的女子推过来。

  “三哥!三哥!”显然她不情愿做人质。

  “别他妈的废话,回头带你分钱。怎么保障卡里有钱?”光头问。

  “你们都他妈的疯了。”韩霸不会轻易放手,冲过来把光头踢开,又要向我动手,渊虹抬脚搭在韩霸的肩膀上,笑了笑,用力把韩霸压趴在地上。韩霸无法挣脱,两眼冒出极度的恐惧,知道今晚可能是他的死期,双手拼命抱住渊虹的腿,全力往上托。勉强挣脱后,就地十八滚,一副狼狈的样子,悔恨的说:“你们都等着,你们会后悔的。”说着又跑了。

  “每次都让他跑了,真是可惜啊。对了,他走了,小心他恶人先告状,你们赶紧回去免得老大误会你们。”我说。

  “啊!对啊!可是钱……”光头还惦记着。

  “走江湖讲究一个信义,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韩霸走了,我和你商量一件事。”我说。

  “什么事?快讲。”看到光头急着冒汗的样子十分可笑。

  “我们初来乍道,留几万做路费你不介意吧?”我拿银行卡继续晃悠,光头急着回去向老大解释,又急着要钱,对于我的这点点小小要求立刻答应。在自动取款机上核对了钱数和密码,果断的把女子推给我们当人质,自己带着几个人火速离开。

  “但愿他们能赶在韩霸之前回去。”渊虹看着他们急忙离开的背影说。

  “呵呵!自求多福吧。我说的简单,可他们老大也不傻,这些他都明白,还不是看在钱的份上。在他看来,值得冒险。”我说。

  “她怎么办?”渊虹指着留下的女子。

  “请你回去吧。走个形式而已,我们已经安全了。”我对她说。

  突然,女子跪下抱住我的腿,嚎啕大哭。我急忙往后缩,渊虹挡在我前面,我们都对她一刀印象深刻,小心防备。

  “带我走吧,任何地方都可以。”女子说:“我不是真心想伤害你,请原谅我。我知道,我这样对你,还请求你带我走,实在过分。但是你不救我,我马上死在你们面前。”

  “起来,有话好好说。”我此时才看清女子的模样,修长的眼睛中含着泪,高高的鼻梁,鼻头因哭泣有点红,憔悴的面容掩饰不了她的美,也许是长期收到惊吓,人很瘦就显得高。

  “前些年,我男友看别人都放高利贷发财,买豪车,住豪宅,他家底子穷,没钱放贷,但他也动心想做这行,这行来钱快。于是,找朋友借高利贷放高利贷,最后,有一单跑路,资金链断了,漏洞越来越大。我们无力偿还,他丢下我跑了。”说着又开始哭。

  “我们这次算给你还了不是?”我说。

  “从今后我就是你的人,你到哪儿我到哪儿。”她说。

  “不是,这钱不是我的。你要跟也跟她啊。”我指着渊虹说。

  “呵呵!人家看上的是你,和钱没有关系。”渊虹没好声好气的说。

  “跟谁都行,带我走吧。”女子哀求说:“我是被逼才刺你的,没有真心伤害你,他们说只要杀了你就可以免债,可我不敢,我只是……”

  “我知道,你刺的不深,不然我早死了。”我安慰她说。

  “不是,不是,都是我的错。我知道这样很无耻,我求你们,别丢下我,我现在无依无靠。求求你们!跟着你们做什么都行。”女子继续哭着说。

  我心早就软了,还没有好了伤疤就已经忘了痛。我看着渊虹,想征求她的意见。

  “先离开这儿吧,说不定还会出什么妖蛾子。你叫什么?”渊虹说。

  V最#新#章(#节上|0酷2}匠C网2

  “萧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一个人一生必须艰苦跋涉,越过一大片土地贫瘠、地势险峻的原野,方能跨入现实的门槛。说青春是幸福的,这只是一种幻想,是已经失去了青春的人们的一种幻想。但是,年轻人知道自己是不幸的,因为他们脑子里充满了灌输给他们的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他们一旦同现实接触,总是碰的头破血流。——毛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