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嘴。”渊虹一只手从身后抱住我,让我依靠着她,另一只手在摸索药瓶。现在唯有冥界神药可以救我,就是这样如果对方再来人支援,我们还是无法脱身,因为治疗不但痛苦,还需要时间。

  “小妞的脚法还挺厉害。”光头想靠近,又怕渊虹。她没有搭理他,从身后找出神药倒在手心,迅速拔出匕首,把神药捂在伤口上。瞬间血还是飙出几米,当她按住我的伤口时,一阵剧痛仿佛又挨了一刀。之后是愈合过程,这过程就如钝刀割肉一样。“自己按住。”渊虹又迅速把我手放在伤口,腾出手把我扶起,这样,两人缓慢行走。

  “你们站住,都他妈的站住。就这样走啦?”光头和女子显然受了重伤,不然早就动把我们拿下,所以他在身后吓唬我们。渊虹当然知道,她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往前走。

  “站住,站住。”光头拦在我们前面,但保持距离不敢靠近,说:“你们谁都走不了。我们老大交代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你们不想躺着见我们老大吧。”

  “你们老大跟我什么关系?为什么要见他?”渊虹试着继续前进。

  “呵呵!是谁你见了面就知道。老大电话里一直嚷嚷着平底锅,我不管怎么回事,但今晚拼了命我也要把你们留下。”光头说完。我们就想到草坪上的假警察,这帮黑社会还真是难缠,竟然追到这里。可是现在渊虹有我这个包袱无法脱身,再这样耗下去,他们的人可真要来了。到时候,就真的只有束手就擒,所以现在得想办法赶紧甩掉他们。

  “你再不滚开,一脚踢爆你。”渊虹威胁他说。

  他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保持十米左右的距离,说道:“我不是被吓唬大的,你动我试试。小瘪三你不管啦?我们是两个人。”光头指指身边的女子。昏暗的街灯下,四人僵持不下,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继续,对我们越来越不利。我的伤口正在愈合中,但是今夜想继续战斗是不可能的。

  “对不住了,没有听你的,连累了你。”我小声说。

  “废话,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渊虹说。

  “你先撤,等我伤好了你再来救我。”我说。

  “落在他们手里,还有伤好的机会?你不可能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那怎么办?”

  “不知道。”

  “再想想。”我说。

  “你先来颗饭团。”她的说。

  “饭团?”我问。

  “饱食丸。”她说这三字的声音几乎听不见。我明白过来,乘那两人不注意时,迅速递进嘴里吞下。“没有感觉啊。”我问。

  “是不是想着有十天的白米饭进肚子感觉?”

  “对啊。”

  “说你白痴你还不承认,十天,三餐的食物进你肚子,你还不被胀死?它在你肚子里消化需要十天时间,每天消化的物质正是你需要的营养。”她说。

  “这么高科技?有申请专利吗?”我问。

  “如果你活着回去可以申请。”

  “呵呵!发财啦。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我问。

  “元神出窍。”她说。

  “不是不让用吗?”我说。

  “那是闭关修炼,现在都什么时候啦?白痴。”她说。

  “我的躯体他们会糟蹋吗?”我担心的说。

  ^最新章节c上◎(酷;匠n@网%l

  “呵呵!保不齐会,你想他们老大多恨你啊。”她说。

  “恨你才对,是你动手打的。”我说。

  “是我啊,可是我们一伙的,找不到我,你想结果会怎么样?”

  “不要啊。对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要是元神出窍跑了,躯体属于植物人状态,他们会以为我装死,真要是毁了我躯体,我现在跑了有什么用?我不就成了孤魂野鬼了吗?”我担心的说。

  “我有符,封住你的气息,和真死一样。”

  “我去!脑门子上贴个符?你还真想的出来。”我说。

  “改良啦。塞鼻孔里面。”她拿出一个棉签大小的东西,也没有问我是否答应,直接塞鼻孔里。就眼前这种状态,我只有忍着痛,还不能大声嚷嚷。“现在可以了。”我伸出暗黑之星,拉出我的灵魂。渊虹接着就把我的躯体随意扔到一边,我很纳闷的说:“我还没死呢,想怎么样?”

  “一直压着我胸,太累了,放松一下。”她说。

  “不是,我没有感觉到舒服啊。”我说。

  “闭嘴!你现在给我消失。”说着她又踢我一脚。这举动不但吓坏了我,也吓坏光头两人,他们立刻站起来,光头说:“喂!这是要干什么啊?”

  “你要愿意守个死人你继续啊,我走了,再见。”渊虹说着大步流星离开,我看着可怜的躯体躺在路边,虽然舍不得,也跟着她走。光头两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刚才我们两人还生死与共,怎么就不管了呢?“唉!唉!别走啊,别啊!”光头试着叫住渊虹,看这渊虹渐渐走远,他走到我躯体边,踢了踢,又摸鼻子又把脉,折腾半天。这时,我和渊虹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阴暗处,静静观察。

  “他妈的,真死了。你下手也太狠了吧。”光头指着女子说:“赶快给老大打电话,问他死的还要不要,见不见?快点!”光头点了跟烟。

  一会儿,女子对光头说:“老大在医院,让我们赶紧走人,免得警察来找麻烦。”

  “走吧!走吧!”光头领着女子离开。

  “回去吧,一会就凉了。”渊虹说。

  “我去!你还准备乘热吃是吧。”我说着和她一起往前走。

  “你不是一直想吃我吗?今晚我把你吃了。”她说。

  “好,不准反悔啊,先等我灵魂归位。等等我,别走的那么快。”我在后面追她。她扶起我躯体,我迅速归位,伤口恢复时的疼痛实在难忍。我贴在她的身后,脑袋搭在她的肩旁,艰难行走。低头看见渊虹胸前的深沟,血液开始往脑袋上冲,实在太劲爆。胸前两块雪白的肉肉,走一步抖动一下,我的心也随之上下起伏。做女人真的挺好,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控。可能是她感觉到我身后的家伙顶着她,她给我一肘击,痛的我眼冒金花。

  “哎吆!痛!痛!看一眼又不会少。我是伤员啊,至于这么下狠手嘛?”

  “小心我把它连根拔起。”她说。

  “呵呵!要拔起,你得先碰到才行。”我说。

  “是这样吗?”她说着一把捏住我的小伙伴。

  “打住!打住!再不放手它会变大。”发现她准备暗暗用力,急忙求饶说:“但是……但是你下狠手,它就再也大不了。饶了我吧!”

  “还知道怕?我以为你真的色胆包天呢。”她说。

  突然,身后闪出一道黑影,这是我无法预测的。但是渊虹已经察觉,她没有说话,加快脚步继续前进,想在下个路口拦住出租车。但是身后的黑影没有给我们机会,就在我傻乎乎说个不停的时候,黑影拦住了我们。

  “艳福不浅啊,抢走冥界王府的千金,勾引盖老前辈的渊虹。哈哈哈哈!小子,在花丛中飞来飞去,还记得我吗?”黑影说。

  “阴魂不散,你怎么还不死?”我说。

  “我死了就没人揭穿你元神出窍的鬼把戏,大家把他们围住,他们就是老大要找的阳和渊虹,别再让他们跑了。”说完,光头带着一群人把我们团团围住。

  “韩霸,‘破’那边不好混吧?到这儿混黑社会,你是怎么想到的?哦!我知道了,这儿美女如云,不用再和我争。”我说。

  “找死!”韩霸挥拳过来,我当然没有抵抗力,渊虹一只手轻松接住,另一只手继续搀扶我。

  “打狗也得看主人。”渊虹说。

  “不是,你说……说什么?”我看着她。

  “你是我的乖乖狗哦。”她说。

  “场面这么紧张,拜托不要这么暧昧好吗?”我说。

  “你们俩说够了没有?谈情说爱,真当我不存在啊?”韩霸说。渊虹没有理会他,一拳击倒韩霸,拍拍我,无奈的说:“现在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忍受绝对的孤独。但是,绝对不能忍受孤独的人却是一个灵魂空虚的人。世上正有这样的一些人,他们最怕的就是独处,让他们和自己呆一会儿,对于他们简直是一种酷刑。只要闲了下来,他们就必须找个地方去消遣。他们的日子表面上过得十分热闹,实际上他们的内心极其空虚。——周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