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是谁?我坐在地上端着平底锅随时准备向后方砸过去,渊虹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她是让我等她暗号。

  “你们都不要动,老实坐着啊。”听着脚步声,应该不止一个人,接着听他说:“外地人吧。身份证,暂住证,来时的车票。半夜端着锅,还有一个生煎包。锅哪儿来的?是不是偷的?买生煎包的小票。统统提供出依据,不然哪儿来滚回哪儿去,涉嫌偷盗还是要坐牢的。”

  “老大!啊!哦!队长,别和他们废话,抓回去审审就知道了。”另一个人说。

  我是没有听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反正我没有什么可提供的。有资格盘问我们的应该是警察,阿修罗界的警察真是黑,他们真实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我想从渊虹的眼神中得到答案。可是,她依然目不转睛看着我,没有任何暗示。端在我手里的锅到底是砸还是不砸?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渊虹原地如一道闪电般来到我身后,只听到骨头碎裂声中参杂着惨叫声,再回头看,几人应声倒地。

  “走。”渊虹招呼我走人,走之前我将平底锅砸向警察。

  “哎吆!警察也敢打?”刚才那个人身材臃肿,肥胖的大脸,有颗大黑痣长在眼角下。趴在地上捂着嘴巴,血一直流,吐出一颗牙,惊恐的喊道:“我的牙,我的牙,哎吆!好痛啊!”

  “老大,老大!你忍着点,第一次假冒警察就..….就遇见这么不讲道理的人,还要王法吗?”同伙趴在地上叫。

  “别他妈的废话,打电话叫兄弟过来。”肥脸说。

  “看什么看,快走。”渊虹拉着我跑着离开。

  一会儿,来到一处破旧的老小区附近,我想已经摆脱他们。

  “怎么没让我练练手?”我拉着渊虹问。

  “他们是黑社会。”

  “我知道啊,这不是正好嘛?找谁练手不是练啊?”我说。

  “你懂什么啊?阿修罗界的人生性嫉妒、好斗,但是打过就算,不追究,不寻仇。而他们黑社会,只为了钱,他们会没完没了的找你麻烦。”她说。

  “我怕他们吗?不是有你吗?”

  “小人难缠。”

  最3n新vD章.节上A酷匠网

  “还有女子,呵呵!”我补充说。

  “真后悔刚才出手,应该让你自己解决他们。”她说。

  “哈!解决他们?小菜一碟,毛毛雨啊!呵呵!我平生嫉恶如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你……你…..听到了吗?”

  “嘘!”她一转身钻进巷子里,我跟着她身后。破旧的路灯照不到巷子深处,我和她在阴暗处静观其变。

  突然,听到一个女子的惨叫声,之后是哭哭啼啼的哀求。伴随着女子参加的哭泣声,还有一个男人低沉的辱骂,声音由远到近。

  “三哥,三哥,我求求你,在宽容一些时间,我找到他一定还你钱。”女子的声音。

  “找到他?找到谁啊?你还能找到谁?你他妈的,借我钱放高利贷,人家跑路了,你连个屁都找不到,还找到了还我钱?你要我等你到哪辈子?给你指条明路,你要马上点头同意,我不记利息,你干三年,我们的帐两清。怎么样?”男人说。

  “我已经打听到他的住处了,明天就能找到他,就明天,好吗?明天一定还。”女子哀求说。

  “臭不要脸的,说你傻还真说对了。他要有钱还你,还躲着干什么?找到又怎么样?你能吃了他?跟你讲清楚了,今晚我是不会放你走的,你走了,我哪儿找你去?”

  “三哥!三哥!求求你!放过我吧!”女子哭泣的说。

  “别怪三哥心狠,道上混的,我放过你,谁放过我啊?说破天都没用。想开点,现在都什么社会啦?你不是不明白,笑贫不笑娼嘛。过几年有钱了,整个容,换个城市,一样嫁个好人,一样活的很精彩。”男子说。

  “三哥!”女子还要哀求,“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女子“啊”的一声。

  这是逼良为娼啊,还钱有很多种方式,人不死债不烂,慢慢还好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也能干出来。此时,渊虹发现我已经愤怒到极点,小声说:“这事别出头,黑社会。”我没有搭理她,愤怒已经点燃了我的小宇宙。

  “臭不要脸的,不要给脸不要脸。没得商量,我跟你说,你就是告到政府,你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外加你是放高利贷的,可是要坐牢的。你走不走?臭不要脸的。”说着又听见一声耳光,接着听到拳打脚踢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拍拍胸膛向渊虹表示我要出去。渊虹拉不住我,小声在我身后说:“不准用玄剑,不准元神出窍,我在你背后,按照我的口述进攻。”

  “违背妇女意愿,你是逼良为娼啊。”我跳出来第一句话。

  “谁?”这位叫三哥的男子是个光头,短袖圆领T恤,脖子上纹着龙图案并有一条大粗金链子。女子头发凌乱坐在地上哭泣,用手捂着脸。看到我的出现,也没有让她看到一丝希望,也许她并不认为我能救她。

  “我是谁你管不着。”我说。

  “小瘪三!滚!”他指着我说。

  虽然手中没有玄剑,我还是按照渊虹教我的套路挥舞着拳头,让他尝尝我铁臂的滋味。渊虹也没有闲着,在背后指导我进攻的套路。实战中,得到她的指导,进步速度奇快。他也是久经沙场,慌乱中接招,却也没有吃亏。他边打边退,到了一处墙根,他喊了一句:“小子!招数都是使完了吧,到我啦。”说着跳起,抱着双拳都向我脑门子砸来。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让我不知所措,我甩开所有招数,调头就跑。他一招落空,紧接着就追。

  一边跑我一边找渊虹,关键时候该上场啦。可是她人呢?就在我心里犯嘀咕的时候,巷子里一个身影,一飞脚把光头三哥踢倒在地,一动也不动。渊虹直接一脚结束了战斗,我对她竖起拇指,她却不屑一顾。

  “呵呵!人不能太骄傲,你是牛,可是没有我吸引他的注意力,也没有那么容易吧。”我说。

  “白痴!你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救人?”

  “你…..你作弊。不让我元神出窍就算了,还不让我用剑。可是你自己却耍赖。”我说。

  “少废话,我哪有?”她说。

  “你不让我使剑,可你本身就是剑啊。”我说。

  “你是贱,你是贱,你全都是贱。”

  “你……你怎么骂人呢?”

  “骂你怎么啦?白痴。”

  “好男不和女斗。”我说着走到女子身边,她还坐着地上轻声哭泣,对她说:“美女,没事了。起来吧,赶紧回家吧。”说着我就要去拉她起来,突然,肚子一缕凉意,我疑惑的说:“美女…….美……啊!”凉意之后是一阵苦痛,疼痛传遍全身,突然失去了力气,目光也开始模糊。不远处的渊虹发现了什么,迅速跳来,一脚把女子踢开,看我肚子上竟然插着一把匕首。我倒在渊虹怀里,双手捂着匕首处,鲜血顺着手指缝往外流出。

  光头和女子慢慢爬起,虽然他们也受了伤,却不致命。光头捂着被踢的胸口,说道:“嘿嘿!咳咳!小瘪三,英雄救美?知道得罪谁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也想清楚了,婚姻根本就是那么一回事,再恋爱得轰动,三五年之后,也就烟消云散,下班后大家扭开电视一齐看长篇连续剧,人生是这样的。——《独身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