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防不胜防,被骗了七八回,被骗多了也就成了习惯,最终我们总算到了上海。上海,人间的魔都。北京为帝都,西安为废都,南京为旧都,也称小魔都。魔都两个字怎么理解都好,源于日本小说家村松梢风也好,源于“摩登都市”也行,或者,说是由于工业革命的发展,社会的不平衡及其明显,用“魔”字来形容最为贴切。魔都这两个字深深吸引着来者,如巨大的磁盘一样,让人欲罢不能,无法摆脱。

  魔都果然是个好地方,不像王屋山几乎找不到女人。这里除了帅小伙,还有成群的美女,根本就找不到长相一般的人,难道长得丑的人都不敢上街?

  “不科学啊,这个世界怎么会都是美人?没有丑八怪?”我百思不得其解。

  “你不是吗?”她反问我。

  “我去!你会聊天吗?”

  “不会,就不聊呗。”

  “可我想知道为什么?”我说。

  “什么为什么?”她故意装作不知道。

  “丑人呢?普通人呢?都去哪儿了?”我问。

  “你……你……你你你你你!”她说。

  “好吧!我是,我是丑八怪。告诉我真相吧。”

  “哈哈!急死你。”

  “不说?”我问。

  “不说。”

  “不说憋死你。你要说我还不听,爱说不说你。”我想总会明白的。

  “好吧,我说。”她竟然同意说。

  “嘿!你这人毛病吧,我就没见过你这样的。”我说。

  “我?我怎么样?”

  “怎么说来着?吃硬不吃软的人。少见!实在少见。”我是真没见过这类人。

  “我这叫独树一帜。”她开始自我标榜。

  “好吧!说说。”

  “这个….这个……”

  “独树一帜可以,耍耐皮以后没有人陪你玩。”我提醒她。

  “我又没说我不说。这个事情有点复杂,我要整理一下思路,这样吧,我们就把复杂的事情简单说吧。”对她的简单说法我表示同意,因为她也复杂不来,她接着说:“阿修罗是梵文,汉文的意思就是不端正的意思,不端正是说阿修罗界的男人,样子非常丑陋。但是阿修罗界的女人,各个美貌如仙。”

  “等等,先等等。女人美貌我是见识过了,可是男人的帅我也是见识过的,你可不能睁眼骗我。”

  “阿修罗界的男人,生性好斗,相互比较,争强好胜,他们能让自己的丑样子见人吗?”渊虹问我。

  “不能,可是他们怎么做到把丑样子变的那么帅?”

  “你是原始人啊?整容你不知道啊?”她说。

  “我去!”我的观念接受不了,“男人也整?”

  “不但整,而且整的幅度很大。”她说。

  “多大?”我问。

  “你知道什么是面目可憎吗?你知道什么是张牙舞爪吗?猥琐变态呢?”

  “这就难道了,在王屋山下有帅小伙向你放电,你让他滚,还骂他丑八怪。全明白了,全都明白了。”我恍然大悟,继续说:“你看看我这样子,在这里绝对属于帅哥,而且是极品对不对?你看这里,看这里,纯天然的,没有动过刀子。”

  “看你个头啊,你想挨刀子是不是?我给你整整。”她威胁我说。

  “不要暗恋哥,嫂子会扁你!哈哈哈哈!”

  和渊虹吵吵闹闹也累了,找了家小饭馆坐下。点了几个小菜,来了一盘生煎包,据说上海生煎包非常好吃,用南方的话说:好吃的不得了。一会儿小饭馆的帅小伙服务员给我们把菜上齐,三个生煎包一盘。我和渊虹对视,这个三个生煎包怎么分?看她如饥似渴的样子,再说她前几天还是狼,能不好这口吗?

  “帅哥!”我招呼服务员。

  酷f匠R√网{o首发

  “来咯!”服务员说。

  “再上一盘生煎包。”我看三个不好分,再来一盘,六个生煎包,一人三个。

  “没了,呵呵!”

  “帅哥,做生意的都想着顾客多,吃的多,哪有不卖的道理?”

  “没有不卖,是没有了,卖完了。”

  “睁眼说瞎话,那边还有一锅呢。”上海很多小饭馆,生煎包都在门口卖,方便打包带走的顾客。我抬头一看,一锅生煎包刚出锅,怎么就不卖?

  “你说那锅啊!”服务员说。

  “嗯!怎么?都给人定了?”我问。

  “没有,呵呵!”

  “我去,你几个意思?”我就不明白他葫芦里卖什么药。

  “那锅的价格……”服务员说着把手翻着比划,我一时没有明白。

  “你这是翻几倍啊?”渊虹早就忍不住。

  “呵呵!翻倍……两倍……三倍…….”服务员看着我们脸色说话。

  “到底几倍?”我喊道。

  “五倍,就五倍啦。”

  “滚一边去,叫你们老板过来。”渊虹怒了。

  服务员跑去后堂,半天时间走出一女的,打扮的光彩夺目,准确的说穿着晚礼服,拖地的那种,红嘴唇,盘着头发,露着香肩,风情万种的走出来。我顿时觉得这小饭馆显得寒酸,五星级酒店才能容下她。

  “两位需要点什么啊?”显然她就是老板娘。

  “我…..我…..其实……没什么。”我突然结巴了,老板娘的美,简直无法形容。

  “嗯?是吗?”老板娘说。

  “为什么生煎包不卖?”渊虹说。

  “有吗?”老板娘侧半身问服务员。

  “不是,为什么生煎包乱涨价?也太不靠谱了吧。”

  “对不起,我音乐不好,有时不靠谱,有时不着调。”老板娘怪声怪气的说。

  “我说算了吧,我们一路被骗了七八回,这回明着来,我看就算了吧,你吃两个,好吧?”我说。

  “闭嘴!你少装好人。哼!”渊虹拍着桌子,大声说:“那锅生煎我全要了,不会少你钱,但想多要一个分,门都没有。”

  “哈!这里我说了算。想要生煎包,除非…..”老板娘说。

  “除非什么?”我问。

  “我们这儿还缺一个老板,除非这位小帅哥来求我,我会考虑留下你做老板。”老板娘突然这么说,我不明白什么意思,那边的服务员显然不乐意,拉着老板娘,让她三思,老板娘把他骂到一边。

  “想得美。”渊虹说,我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她就为我代言。

  “不是,这是哪儿和哪儿呀?”我问。

  “我就喜欢纯天然货色,哈哈!”老板娘对我说。

  “呵呵!我说的吧,我是正宗纯天然的。”我已经被老板娘迷惑。

  “白痴!笨蛋!说你是货色呢。”渊虹转身对老板娘说:“你没长耳朵吗?门都没有。”

  “哈哈!小帅哥,我今天留定了。”老板娘说着往后退,一招手,前台、后堂的人都站出来。

  “好吧!开始吧!”渊虹已经和他们开打,我提着板凳冲过去。

  一小时候以后,我和渊虹坐在小广场的草坪上。我们中间放着一锅生煎包,她开始狼吞虎咽。发现我只是配合她一小口的吃,她用疑惑的眼光看着我,发现我在偷着乐。

  “白痴!笨蛋!”渊虹骂了我一句,继续吃。

  “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帅?我怎么从来没有发现呢?是不是我特别适合生活在这个世界啊?”我白痴的问。

  “你的虚荣心是不是得到极大的满足?”她问我。

  “准确的说是前所未有。哈哈哈!”

  “笨蛋!”

  “问你一个私人问题,你是为了生煎包和他们打架?还是为了我?”

  “白痴!你是来玩的吗?为了让你得到修炼,不打架怎么修炼?顺便看中了他们家的生煎包,打累还有的吃,一举两得。”她满不在乎的说。

  “是我想多了?”我问。

  “趁热吃。”她端起平底锅继续吃。

  “吃饱了,你慢着点享用。再问你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让我用玄剑?”我记得提起板凳砸过去后,我要使用玄剑被她阻止。

  “有我在,用的着吗?”

  “是用不着还是怕暴露身份?”

  “没有必要。”她说。

  “有你在,确实没有必要。你说那位老板娘还真有两下子,竟然全身而退。”我说。

  “白痴!你废什么话?老板娘舍不得打你,你也不舍得打她。你专门找店员揍,还揍不过他们。我帮你解围,她当然可以全身而退。”

  “呵呵!全被你发现了。”

  “白痴!最后留给你,本小姐我吃饱了。”她把平底锅扔给我。

  “你们两个都站住。”突然,身后传来一中年男子的声音,声音充满陌生和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终于明白,每一条路径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我终于相信,每一条要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席慕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