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顾虑,夏启她?”

  “哈哈!老夫自有安排。”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三颗丸子,说:“给你三颗饱食丸,吃一颗十日不饿,拿着。”

  我饿急了,拿到就准备吃。盖老前辈阻止我,说:“慢慢享用,你还有一年的时间思考什么时候需要它。哈哈!”

  我看着手中的饱食丸,心想着还是听他的建议,还不知道阿修罗界有没有吃的。于是,把饱食丸小心放进口袋。

  “盖老前辈,渊虹它……”我又开始思考渊虹的问题,它毕竟是条狼,如果保护我肯定没有问题,可是它要是想吃我,也肯定没有问题,所以我心中还有顾虑。

  “怎么?”

  “听说它是您的剑?”我突然想起夏杰和我说的。

  “哈哈哈!没错,它已经修炼成精,可以变化异形。”盖老前辈说。

  既然渊虹本不是狼,就不担心它随时吃了我,我问:“既然是您的剑,剑客对剑视如生命,随身不离,就算吃饭睡觉都会带着,您怎么?”

  “笨蛋,剑圣浑身是剑。”渊虹插话说:“折枝为剑,剑于无形之中。还需要我做什么?”

  “竟然你是剑,为什么要装这样子?”我准备说它装作狗样,但想到一年的时间在一起,关键时候还需要它保护我,所以说话还是婉转点。

  “笨蛋,要你管?”渊虹说。

  “我不是笨蛋。随便问问而已,你怎么可以骂人。”我说。

  “哈哈哈!你们今晚就在这儿休息。天明时,我施法术送你们去阿修罗界。”盖老前辈指着石碑后的草丛。

  一直梦想着野外露营,带着帐篷、气垫之类的。最好还带个美女,做些美事。但现实是那么骨感,我的第一次野外露营竟然睡草地上,天为被地为床,身边还有条大灰狼。

  那一夜我绝对是哭着睡着的,不然上天不会赐我一个美女在我身边。天堂什么样子,我看到就是什么样子。知道什么是鸟语花香嘛?知道什么是小鸟依人嘛?现在我统统都知道。早晨的阳光洒在脸上,鸟儿在枝头欢叫,身边的美女甜美的睡着。

  我还知道这一切肯定是梦。既然是梦,就做些梦里该做的事,而且是在梦醒之前。托住美女的下巴,美女长极为标致,洁白的皮肤,瓜子脸,高高的鼻梁,樱桃小嘴。再看黑色紧身T恤,加上牛仔裤,包裹着上翘的屁股让人想狠狠捏一下。梦里,既然设计了这个情节,就意味着我不能干瞪眼,需要做些什么。轻轻亲吻着她的嘴唇,感觉非常真实,湿润有韧性。再隔着T恤捏着她的乳房,手感酥软有弹性。舌头开始伸进她微张的嘴唇,品尝她香甜的舌头。手开始摸索伸进她的衣服,努力撩起。

  突然,她睁开眼睛看着我,我知道我的美梦要醒了。我懊悔万分,仔细看她干什么,应该先把最关键的事办了就好了。一般梦中迷迷糊糊就过去了,仔细起来就容易醒。现场气氛很尴尬,我没有多余的动作,因为我知道我在等待梦醒时分。可是,我没有想到梦醒是很痛的事。腹部狠狠挨了一脚,我都怀疑肠子被她踢断了。不就一个梦嘛,至于这样下狠手吗?亲的那么真实,痛的也那么真实。

  痛苦的爬起来,看着眼前的黑衣美女,梦应该醒了,可是美女还在,这就奇怪了。难道还在梦里?那就按照梦里的程序继续进行,问道:“美女!怎么回事?我不认识你,怎么会梦到你?”

  “废什么话?”黑衣美女一拳把我放倒。我本该躲的,也能躲开,也许我还有好男不和女斗的老思想,或者,觉得这是梦,玩的就是不走寻常路。可是,结果却告诉我,我好痛啊!我被她绑起来吊树上,是倒吊着。大脑充血,脸都红了。可是我的思路却异常的清醒,首先,思考这是不是梦。假设是梦,可是亲的痛的太真实。退一步考虑,就算是梦,那没有关系,等梦醒。如果不是梦呢?盖老前辈不是夜里要把我送到阿修罗界嘛?难道这就是?渊虹又在哪里?该来救我啊。

  “渊虹!渊虹!渊虹!救命啦!”我试图搬救兵。

  “笨蛋!叫什么叫?”我的腹部又中一拳,痛的我直叫唤。

  #i最新章Ub节2上酷匠A网O

  “还叫?”于是,我又挨了一脚。痛的我只有忍着不叫,观察她还想对我做些什么。我心中还有另一种期盼,但愿这一切都是梦。

  “怎么不叫了?”她竟然又问我为什么不叫,我又不想死,再叫能把梦叫醒吗?没有说话盯着她还要对我做什么。她穿帆布板鞋,配合这牛仔裤,加上黑色T恤,头发是长发盘起,一副女学生休闲装。她是哪儿冒出来的?怎么在我怀里睡着?又不让我干坏事,还没有干成,就被暴扁,这世界到底讲不讲道理?

  “真乖啊!呵呵!”她松开绳子绝对没有考虑到我摔下的会很痛,但我忍着,惨叫得不到什么,最多还是一顿暴揍。刚才是大意了,被她抓住机会,等我做好充足的准备,好好和她较量一场。

  “我们走吧!”黑衣美女说。她要带我去哪儿?我还要在这儿等盖老前辈带我去阿修罗界,还有渊虹到底跑哪儿去了?不是要保护我吗?

  “喂!美女,我们这是要去哪儿?”我问。

  “不要叫我美女,叫我渊虹。”

  “渊……渊虹?”我的大脑又开始高速运转。她就是那条恶狼,就是渊虹。躺我身边的恶狼怎么会变成美女?而我刚才亲吻的竟然是条恶狼!天啊!刚才她怎么不杀了我。这就是盖老前辈说它已经成精,可以变化人形。好好一条狼不做,做什么人?

  她让我跟她走,难道我们已经进入阿修罗界?一样的世界,不同的空间会有什么不一样?

  阿修罗界,我来了。

  夏启,我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您要留心嫉妒,那是一个绿眼的妖魔,谁做了它的牺牲,谁就要像一头愚蠢的山羊一样受它愚弄。多疑善妒的人从不因事实上的安宁而满足,他们往往不是因为有了什么理由而嫉妒,而是为了嫉妒而嫉妒,那是一个凭空而来,自生自长的怪物。但愿这怪物不曾钻进您的心。——莎翁《奥瑟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