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老前辈!“我突然一声大吼,吓坏他们。

  “喂!你疯啦!小声点,现在情况不明。我们在明处,他在暗处。”夏杰说。

  “盖老前辈,在下阳,特来拜会。”我继续大声喊道。

  突然,在草丛中窜出一条恶狼。

  “我操!你叫唤个屁啊!”东家激动了。

  “阳,你是不做死不死啊。”夏杰显然认识这条恶狼。

  “在下阳,特来拜会盖老前辈。”说着,我冲到最前面,对着恶狼跪下。身后两人开始吓傻了,然后疯了一样拉着我起来,我硬是僵硬着跪着。恶狼咧着嘴,准备向我扑来。突然,林中传来“哈哈”笑声。随后,走出一个黑布衣服的中年人。看穿着像道士打扮,也许古时的衣服都这样。

  “有胆识,渊虹住手。”中年人说,恶狼收敛,乖巧的立在一旁,原来恶狼还有名字,叫渊虹。

  “在下阳,拜会盖老前辈。今日能见到盖老前辈,三生有幸。”我赶紧拍马屁。

  “比当年的荆轲强多啦。”中年人说。

  更9!新最u快◇上y%酷匠网《

  “果真是盖老前辈。”我听到吓退荆轲一事就肯定确定他的身份,他们俩一看果真是盖聂,也紧忙下拜。

  “都起来吧。”盖聂的容貌依然是四十来岁的样子,说话和走路也相符合。最特殊是他那双眼,长眉下一双长眼,总觉得是眯着眼没有睁开,薄薄的眼皮下眼神尖锐如剑。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他是和夏杰一样从冥界来的?还是一直活在人间。盖聂上下打量我,说:“呵呵!当年荆轲老夫瞪他一眼就瞎跑没影,你竟然毫无退却。”

  “盖老前辈过奖,荆轲一代大侠,名垂千史,我们自然比不了。只是…...只是我爱人心切,不顾死活。”我说。

  “嗯,那他们俩为何也陪你到此啊?”

  “情同手足。”夏杰这么说,我表示很诧异。在天坛顶上他就说不喜欢冥界,反而认同和我们在一起,没有想到他已经融入我们的团队。

  “好,一个好汉三个帮,你们几个齐心将来必成大事。这里可不是谁都能找到的,竟然被你们找到了。”盖聂说。

  “还……还差一个帮手。”我说。

  “哈哈!夏启?”盖聂乐呵呵的说。

  “嗯!”我没有多说。

  “她已经不在这里啦。”盖聂说。

  “明白,去了阿修罗接。”我说。

  “哦?你还知道什么?”他问。

  “我只知道这么多,我想知道的是怎么才能找到她?她为什么要来这儿?”我说。

  “为什么?还不是为你。”他说。

  “为我?我……我不值得她这么做,还有挽回的机会吗?”我说。

  “你说呢?”盖聂的反问和夏启如出一辙,果然是师徒啊。

  “我......她这样做究竟……”我有些不知所措。

  “老夫就直接告诉你吧。“盖聂直爽人,也不和我兜圈子,说道:“几百年前老夫周游天下,某日,来到北平王府,和阎罗王一见如故。当时,夏启刚到王府,阎罗王众子女中就这么一个女儿,视为掌上明珠,极为疼爱。老夫也甚是喜欢,于是,收夏启为徒。可是,夏启这丫头生性顽皮,根本就没有正经学过一招半式。老夫从不在一地久居,在离开时,对夏启说:‘你资质甚高,只要用心研学必将成大器。但你天性顽皮,不受管教。今日一别,如再遇,有事求于老夫,必将十倍苦学武艺作为补偿。’”

  “十倍?!什么有求于您?怎么十倍补偿?”我急迫的问。

  “求老夫收你为徒。”盖聂眯着眼盯着我说。

  “啊!?当时只是玩笑。”

  “你被韩霸欺负的屁滚尿流可是玩笑?”盖聂说。

  “唉!阳,我愿意十倍苦练武艺,以免……以免夏启十倍补偿。”我不能让女人承担这些。

  “哈哈!你苦练十倍?老夫是随便收徒的吗?你想学多少就学多少吗?多一点都别想啊。而她,已经开始啦。”

  “请问盖老前辈,怎么个十倍法?”我问。

  “阿修罗界,两百年的修炼。”盖聂说的很随意。我听到差点吐血,夏启是怎么想的?哪辈子才能见到她?我一阵头晕,夏杰拉了拉我,说:“挺住,有我们在。”

  “你们?哦!兄弟们。”我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对他说:“谢谢!”

  “明日再来此地,老夫教你闭关修炼。”说完盖聂消失在树林中。

  回到山下,并没有因为找到盖聂而欣喜,相反,甚至可以说是心死来形容我。东家扔给我一条香烟,这个不抽烟的家伙给我这么多烟让我解愁,真是难得。夏杰抖着腿依然心无杂念的玩手机,好像这事和他无关,不是说是兄弟嘛,也不帮我分忧。两百年,那时的我是什么样子?传世为人,还是在冥界继续当无常。有没有孩子?我去!肯定没有,没有夏启哪来的孩子。我想我是傻了,失去所有逻辑思维,在我的大脑里,夏启占了全部。

  “我决定了,在这里等两百年。”我突然大声宣布。东家没有搭理我。夏杰只是慢悠悠的说:“呵!就两百年?有必要这样庄重宣誓嘛?”

  “你几个意思?”我有点火。

  “没别的意思。两百年不多啊!”夏杰说。

  “我说你几个意思啊你!有你这样的兄弟嘛?”我站起来大声的说。

  “呵!阳,冷静!你知道嘛,天上一天,嗯?”他在暗示我什么。

  “天上一天,地上……地上一年。”我有些激动,不过之后又犹豫,说:“不是在同一个时间轴上吗?怎么一天变一年的?”

  “同一个时间轴没错,只是在天庭把时间缩短,而阿修罗界把时间…….”夏杰坏坏的看这我。

  “不是,几个意思啊?你说明白点。”我急了。

  “阿修罗界的一年是人间的一天,那边时间被拉长,时间充足,还是他们幸运,就是这帮孙子嫉妒、邪恶、好斗,不知道去享受时间的宽裕。上苍是公平的,让快乐的天庭感觉到幸福的时间是短暂的,所以他们一天我们一年。哈哈!”夏杰说着开始乐。

  “两百年,两百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很相信对一个人的直觉,因为直觉是隐藏在人里面的动物性也是一种本能,直觉能让你在最短的时间里感受到另一个人所隐藏的本性,那是动物和动物之间本性的互相接触,也许不够客观及理智,但却非常直接而毫无掩饰,而那种直接的感觉就能让人在这虚伪的社会趋吉避凶。——朱德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