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推理基本符合逻辑。”夏杰表示赞同。

  O|看a正◇版章}节◎0上T酷匠网

  “可是阿修罗界那么危险,为什么夏启要去阿修罗界?为什么?”我又开始激动。

  “又来?你冷静点。说夏启你就发疯。”夏杰说。

  “冷静,冷静。原来如此啊。”我有所顿悟。

  “怎么搞啦?什么情况?”东家问我。

  “阳,你赶紧说说。”夏杰很少这么急迫。

  “刚才东家不是问我为什么确定是这儿吗?现在我终于可以最终确认了。”我说。

  “你别卖关子,赶紧说。”夏杰催我。

  “还记得玉子寒介绍阳台宫吗?东家累的直打哈欠,其实,当时我也没有留意,只是现在才慢慢想起。他介绍阳台宫时,三清殿里的玉清和上清二位查无此人,不是虚构的人物就是早已失去资料,而太清就是老子。玉皇阁里是玉皇大帝,所以重点就在老子和玉皇大帝身上。我们再回到天坛顶,在天坛顶上找桃花源,既然天坛顶上无桃花源,那就在四周。四周和桃花源这个‘源’字有关的水很多,最大的天坛湖、王屋山水库、养丹池、百叶潭和龙潭。但是大家发现没有,这些都是水、潭,甚至湖,和‘源’一点关系都没有。桃花源重点是‘源’字,在‘源’的周围有桃花,才是桃花源。而源头、源泉在什么地方?当然是山沟和山谷之间,这里才是水的源头。天坛顶四面八方,怎么定位‘源’呢?”我慢慢分析我的思路。

  “迎天门。”东家接着说。

  “没错。通过迎天门定位这里的山沟,不仅仅是因为我的突发奇想。”我说:“再回到开始,老子和玉皇大帝。老子的《道德经》直接描述水的是这句‘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於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前面几句好理解,最重要的是‘处众人之所恶’和‘居善地,心善渊’这两句。意思是水停留在众人都不喜欢的地方,山沟这地方极其符合;后一句的意思是最善的人,居处最善于选择地方,心胸善于保持沉静而深不可测。剑圣盖聂应该就是最善之人,深不可测除了说人,还可能说的是阿修罗界深不可测。”我说。

  “越来越意思啦。”东家点点头。

  “最后让你确定的是?”夏杰问我。

  “是阿修罗的恶,当你说到阿修罗时,我突然全明白为什么是这里。老子说的上善若水,也可以说成最好的就如水一样,而最好的水只能是天庭的水,对付最恶的阿修罗。天庭的水自然从迎天门下来最方便,用最好的水压制最恶的阿修罗。”我说。

  “搞得不丑,佩服佩服!”很少听到东家赞扬一个人,我的虚荣心瞬间爆满。

  “得嘞!接下来,顺理成章找水的源头,而标识就是桃花、桃树。”这是夏杰自由的表现嘛。

  大概的范围已经确定,真正要找到桃花源却并不一定容易,还有最后一个谜题没有解开。不过在此之前,还是试着找找再说。我们怀着侥幸的心理开始以石头为中心点,三人分头寻找,约定半小时回到这里,再视情况而定。

  百分之九十八的植被意味着除了有水、石头和人工建筑以外其他都被绿色掩盖。原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这么复杂的藤蔓交错、杂草丛生,要多少人踩踏?进入森林后,深一脚浅一脚往深处摸索。天色开始渐渐变暗,树木密度大的地方已经遮住所有的光,林中的鸟声也渐渐稀少,越发显得寂静。我这人胆子不算小,可是一个人独自走到这里,还是觉得不自在。越往森林深处走越胆怯,神经也异常敏感。不知不觉中就提高警惕,毕竟没有野外生存的经验。

  走了一段之后,发现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防止猛兽袭击上,哪还有心思寻找桃花源,突然眼前一个黑影飘过,黑影不大,但是速度很快。下意识,我召唤出玄剑,不知道这剑对付猛兽效果如何,在此之前也没有研究过,不过现在手里只有这把剑。黑影又窜到树顶,树枝随之摇动。“嘎!嘎!嘎!”声响,黑影站在树顶摇晃着,并且四周也出现多个黑影。但是黑影一直没有向我袭击,只是不停地在树上晃动和吼叫。再仔细一看,心里顿时平复很多。原来是森林的猴子,一个个呆着树上注视着我。

  虚惊一场,四月的深山已经汗湿后背。心里承受度已经达到极限,这样恐怖场景比在冥界还让受难以承受。心里开始打退堂鼓,想着要退缩。回头刚走了几步,又想到夏启。她独自和我的笑容,大多数时候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有躺在我怀里,依偎着我身旁的影子在脑中萦绕。只是说一句教我武艺的玩笑,竟然只身踏入阿修罗界,我还有脸退缩嘛!我扇了自己的耳光,男人就是死,也得站着死。夏启,你是我的冤家,这辈子算折在她的手里。

  猴儿门,你们不是喜欢吃桃嘛?桃花源在哪儿?可不可以带路啊?当然,它们继续在树上俯视我,没有搭理猴子们的嘲笑,继续摸索着前进。在搜索中并没有发现桃树、水源。看看约定的时间差不多了,就急忙往回赶。想着大家聚集在一起时,再讨论一下方案。约半个小时候后,我返回聚集点,看到东家累的跟狗一样趴在大石头上。

  “活着说句话。”我踢他一脚。

  “啊!活着!活着!”他摆摆手继续一动不动趴着。我也没有再搭理他,四周看看夏杰有没有回来。四月份的天黑的比较早,刚五点多天色已经变黑,夏杰应该回来了,等天黑后,危险系数就会成倍增大。

  “看见夏杰没?”我又踢了东家一脚。

  “没,没有。”他好像缓过劲,慢慢支撑坐起来。

  “怎么着?你身体没有虚到这份上吧?”我说。

  “你别讲了,差点回不来。”东家这么一说引起我警觉。

  “怎么回事?”我问。东家还是左顾右盼,等他慢慢转过脸,我算是明白了。

  “哈哈!小心点嘛!”我乐呵呵的说。

  “少来,小心就有用啊?点太背,太背。”东家说。

  “马蜂可真够狠心的,你瞧这张俊脸,都不对称啦。你是不是桶马蜂的老巢啦?”

  “滚一边去,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东家开始抱怨。“早知道你走那边啊,反正你已经够丑的。”

  “呵呵!都被蜇成这样啦,还说我丑?我一直都是玉树级别的,你以前比不了,现在还好意思说?呵呵!”

  “滚!滚滚滚!我懒得见到你,一边去。”东家对我发火。

  “找到玉子寒,给你来点药啊。”我试着安慰他。

  “这不是废话嘛!”

  “不过还是等夏杰回来再说。”我说。

  “还是废话。”

  “话不投机半句多啊,呵呵!现在说什么都招人烦哦!”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天已经黑了,夏杰还没有回来。如果他能马上出现,说不定是好事,迟到总有原因的,也许会带来好消息。

  “你说这……这山里会不会有狼啊?”东家问我。

  “我去!你不说,我还想到。你这么一说,说不定还…….”就在我说话的时候,突然北面穿来声音,树枝隐隐约约在摇动,然后是快速在草丛中窜过的声音。暗自骂东家是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要真来狼或者别的猛兽,只能暴尸荒野。

  突然,跑出来一个黑影,大喊:“快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相信宿命,人就不会抱怨。对于眼前的机会,就不容易错失。珍贵的事物最初总是以最不显眼的方式出现的,不仅不够美妙,不够令人激动,甚或比普通还普通,比平常还平常。我们必须学会从茫茫万物中一眼看出能够决定我们未来和幸福的契机,抓住它,再也不放手。——张宗子《书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