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山的路上,东家一个劲儿追着问桃花源在什么地方,我是怎么发现的。对自己的推测非常有信心,但是解释起来会很麻烦,而现在首要的任务是到达目的地。在东家用口水淹死我之前,所幸到达目的地。

  “确认方向。”我问夏杰。

  “没有问题,迎天门正对的山沟,只有这里。”夏杰说。

  “那就没错,现在大概的位置已经确定。”我说。

  “怎么就是迎天门正对的山沟?怎么就没错?”东家还追着我问。

  “等会慢慢分析,先在那边休息一会儿。”我指着不远的石头说,边走边说:“我们目前掌握的线索有限。玉自寒告诉我们路线,而路线的终点就是天坛顶。也就是说无论桃花源的入口在什么地方,都需要先到达天坛顶。在我们登天坛顶的半路,隐居山野的观主竟然特意等候我们,并强调‘陶渊明’。大家想想这是为什么?”

  “说明找到桃花源的关键和陶渊明有关。”东家说。

  “没错,所以我让你调出陶渊明的详细资料。”我对夏杰说。

  “嗯,那些资料里有利用价值吗?”夏杰问。

  “有,肯定有,只是现在还不确定哪部分有用。先分析观主的提示,我们得到两条信息。第一个信息,就是东家刚才说的,桃花源的入口绝对和陶渊明有直接的关系。其次,天坛顶根本就找不到桃花源,这点深居山野的观主肯定明白,基于以上两点情况,观主才会特意半道现身提醒我们。”我说。

  “不对啊,这其中有矛盾的地方,既然桃花源不在天坛顶上,玉子寒为什么告诉我们要去天坛顶?”东家问。

  “就因为矛盾才不矛盾。”我这么一说大家都糊涂,于是我继续分析说:“玉子寒所说的路线是谁教的?当然是观主。既然让我们上天坛顶,又在半路告诉我们入口不在天坛顶,这是为什么?因为到天坛顶,要找的是桃花源入口的信息,而非入口,这才观主真正的用意。”我说。

  “你在天坛顶上发现了什么信息才确定这里?”东家说。

  “我要是说穿过迎天门时,遥望远处这山沟,感觉很像桃花源的入口,你们信吗?”我说。

  “感觉?感觉就带我们跑断腿,你不想活了?”东家急着要找我算账,夏杰及时拦住东家。其实,真正来这儿的原因暂时没说,因为还有些事需要再次确认。

  “东家,你别对我急啊,你要刚才对观主来这手,说不定他就说了,免得我们瞎转悠。”我说。

  “你说这个观主是不是有毛病,知道桃花源的位置却不告诉我们,不告诉我还要提醒我们,他这样反反复复到底什么意思啊?”东家说。

  “不是,观主不一定知道桃花源的入口,即使知道也不能说。”夏杰说。

  “哦?这其中还有什么说法吗?”我很感兴趣观主,也许有些答案要从他的身上得到。

  “其中说法非常复杂,我慢慢说。首先要清楚世界分为三界,分别是神、人、冥。天庭通往人间的大门以前是迎天门,现在不得而知,这不属于我们的管辖范围。冥界往来人间的入口是香满堂,当然不止这一处入口。三界之间往来正常,三间相处平和,可是除了三界之外竟然还有一界。”夏杰说。

  “魔界?”东家说。

  +Y更新|¤最快上p酷=匠!A网'k

  “呵,差不多吧,这一界是佛教发现的。以前我们以为妖魔是在人间产生,又灭于人间。佛教徒将世界分为六道轮回,分别为天道、人间道、修罗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天道就是神界,人间道和畜生道都在人间,饿鬼道和地狱道在冥界。就是这个修罗道竟然在我们的三界之外,阿修罗本性善良,也是善道之一,但因其常常带有嗔恨之心,执着争斗之意志,终非真正的善类。男阿修罗于各道中,常常兴风做浪,好勇斗狠,于诸天中,不时攻打天王,以谋夺位。女阿修罗貌美,时常迷惑众生,使难修行。阿修罗界是一个永远充满猜疑、邪恶、杀戮的地方。而人间的妖魔均是由阿修罗界产生,或祸害人间,或搅乱天庭。”夏杰一一说明。

  “按照你的意思分析,这个世界上还有阿修罗界,迎天门通过天庭,香满堂通过冥界,桃花源是…….是通往阿修罗界!”我突然明白了什么,封住夏杰的领口激动的说:“我去!你确定吗?”

  “放手,冷静。你好好想想,连在此隐居的观主都不知道的是什么地儿?知道不能说的是什么地儿?”夏杰说。

  “可你开始说的桃花源是穿越到另个世界的入口,穿越秦朝,你记得吗?记得吗?不可能是阿修罗界。”

  “你再好好想想冥界在什么地方?”夏杰说。

  “冥界?视之无形,听之无声,谓之幽冥。”我记得夏启和我说过。

  “没错,为什么视之无形听之无声?三尺头上有神灵,天庭就在空中,为什么我们看不见?神界、人间、冥界、阿修罗界存在于不同空间,迎天门、香满堂和桃花源就是各个空间的入口。人类早就证实我们生活在三维空间,四维时空之中,第四维就是时间轴,而且四界均在一个时间轴上。”

  “所以阿修罗界有秦朝。”我说。

  “这样讲,我倒是有几个问题。第一,《桃花源记》里描述的故事是真实的?秦朝人逃难到那里,不知道汉、魏、晋朝,如果是真实的,竟然是发生在阿修罗界。第二个问题,阿修罗界可没有好人,渔夫怎么安全的出来?”东家问。

  “如果陶渊明没有撒谎,故事确实发生在阿修罗界。当然,这点不重要,重要的是渔夫怎么从阿修罗界安全出来。你把《桃花源记》调出来,我们分析分析,看能不能有所收获。”我对夏杰说。

  夏杰马上拿出手机,我们开始每句话研究分析,一直看到最后一段,我心中仿佛有了答案。我的表情被东家看出来,他说:“是不是有了答案?”

  “根据《桃花源记》最后一段文字记载,南阳有个刘子骥,是位清高的隐士,听到这个消息,兴致勃勃地打算前往桃花源。没有实现,不久就病死了。从阿修罗界充满妖魔,到隐士刘子骥的死,可不可以推测阿修罗界打开入口,引渔夫的进入,最终目的就是刘子骥的死。这其中刘子骥与阿修罗界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要他死就我们不得而知。所以观主只肯提示却不愿意说明,又多了这层意思。”我分析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你虽经历一切的颠沛,却不曾受到一点伤害,命运的恩宠和虐待,你都受之泰然,能够把理智和情感调整得那么恰当,命运不能把这种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这样的人是有福的。给我一个不为情感所奴役的人,我愿把他珍藏我的心坎、我的灵魂之处。——莎翁《哈姆莱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