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的人都有健忘症,或者说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人。上山的过程是与地球引力作斗争的过程,当上山耗尽一个人的体力后,下山就显得异常困难。对我来说,上山痛苦下山也痛苦,同样的痛苦。王屋山百分之九十八的植被,满山绿色。天坛顶陡峭的石头台阶开凿在山脊上,两边是云雾缭绕的悬崖,路边是高大的势头,树木在石缝中成长,我们迷失在大自然之中。

  “有谁见到桃树吗?”我问,没有人回答是因为我问的是一句废话,这里根本没有桃树,更别提桃树林,桃花源。

  “那陶渊明谁见过?”我继续问,在没有人回答的情况下,我继续说,“谁能告诉我怎么才能找到桃花源吗?”

  “当你发现我们仨人少了一个,也许那个人就去了桃花源。”夏杰说。

  “就这样一直找下去吗?”东家喘着气说。

  “也许我们该休息一下,让缺氧的大脑调整一下思路。”我说。

  “要不我登上天坛阁找找?”我建议。

  “不去!要去你去。你还指望在上面发现桃花源入口?”东家反对。

  “你觉得呢?”我问夏杰。

  “也许,也许东家说的对。”夏杰说。

  “呵呵!什么时候你们俩个意见这么统一。就这么几层,不至于难倒我们吧。”我说。

  “去!去!去!你代表我们去。”东家说。

  酷f6匠网x首4发

  “好吧,你们俩在这等着我。我要是进入另个世界,你们就在这儿守一辈子吧。”我从一楼开始,每个角落都不放过,再上二楼,再上三楼。转了一遍,也没有发现可以钻的洞。桃花源,另个时空,另个世界,入口到底在哪儿?站在三楼上的遥望四周,重重山披着绿色,就是桃花源的入口在某个山上,也很难被人发现。

  天坛顶是轩辕黄帝祭天的地方,“黄帝于此告天,遂感九天玄女、西王母降授《九鼎神丹经》《阴符策》,遂乃克伏蚩尤之党,自此天坛之始也”。黄帝祭天,按理说这里就是宇宙的中心,海拔一千七百一十五米,确实离天很近。难道天坛阁的最高层就是时空之门?我已经在最高层,时空之门在哪儿呢?我往这儿伸脚,往那边伸胳膊,发现自己还在这个空间。楼下的东家和夏杰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并向我挥手让我下去。这两个家伙不上来就算了,还拆我的台,不搭理他们。继续在楼上找,看看这窗户,摸摸那个门。转了一圈,依然没有收获,再看看楼下的两家伙竟然不见了。这点大地方,他们能去哪儿?另个空间?找到入口?刚才向我招手,难道真的是?我马上冲向楼下。

  没有人影,再沿着来时的路,也没有看到他们。转了一圈,听到迎天门那边有说话声。悄悄靠近,发现竟然是哪两家伙在说话,可是人在哪儿?在另个空间吗?走到迎天门中间,他们俩说话更加清晰。

  “你说我们要是找不到桃花源,是不是一辈子都得在这山上?”这是夏杰的声音。

  “瞎扯,我才不干呢。这山上什么都没有,你想出家当道士啊。”这是东家的声音。原来这两家伙站在迎天门外,虽然迎天门的意境是通往上天的门,门外就是悬崖,但是门还有阳台式的护栏,他们俩就站在那里说话。从这边看不到人,我还真以为他们穿越了。

  “无所谓哪儿,你看这儿山清水秀,鸟语花香,总比暗无天日的北平王府好。”夏杰故意调侃。

  “少来,你当你的道士吧。在北平王府呆很么多年,也该习惯了吧,怎么?不喜欢?”东家说。

  “也谈不上是否喜欢。只是那里让人觉得很压抑,我不是那种有远大理想的人,但向往自由。和你们相处一段时间,虽然多次身处逆境,但感受到的空气是清晰的。”

  “你说的是北京的空气?”东家反问。

  “呵!自由的空气。就像现在,遥望远方,谁也阻止不了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远方?远方是前面的山沟沟。这是迎天门,你从这儿自由的飞过去吧。哈哈!”东家开始和夏杰开玩笑。夏杰不会真的傻到从迎天门飞出去的,因为下面就是万丈深渊。传说中,神仙由这里下凡,再由这里上天,这里就是通往天庭在人间的联络点,就如以前的诺丁山店一样。夏启去往另个世界,走的通道是桃花源,桃花源是不是就是迎天门?应该不是,这里只会通过天庭,如果真的存在天庭的话。桃花源到底在哪儿?和迎门门有关吗?

  “你们俩聊够了没有?”我突然出现吓得他们俩一跳。我继续沿着迎天门往外走,凝视远方,继续向前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东家意识到后,立刻抓住我,说:“你想干什么?我跟你讲哦,找不倒夏启你也用不着这样,还对?再说我们会一直陪你找的,你放心好了。”

  “桃花源。”我说。

  “你傻啊,就算要找桃花源你走错了地方,这里是迎天门。你以为跳下去就可以穿越,小说看多了吧。”东家紧紧拉住我的胳膊。

  “我知道,我们该出发了,再晚太阳就该落山。”说完我转身离开。

  “真傻了,这是中午好不好?什么就到太阳落山啊?这是要去哪儿?”东家跟着我身后,夏杰也一起。

  “桃花源。”我说。

  “真的?”东家拦在我的面前。

  “我是认真的。”我很有信心的笑了笑,又对夏杰说:“拿好你的手机,我们出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们不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往往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而我们希望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通常都会发生在别人身上,这就是人生。——朱德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