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阳台宫(二)

  “好吧。”我向东家和夏杰使个眼色,通过剑模召唤出玄剑。经过种种生死,不知道哪儿就会结束自己的生命,不会再感叹人生,人生有的时候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我提着剑劈过去,前面被几个人挡住,此战不但实力悬殊,而且人数悬殊。硬着头皮刺过去,剑被挑开,另一人已经拿剑向我腹部刺来。我勉强躲过,却被另一人一剑砍在右臂,往后退几步。看见东家和夏杰也有不同程度受伤,我们冥界见面吧。继续提剑和他们对刺,伤口逐渐增多,让我的行动变慢。再做最后一次努力,使出全力横剑扫过,他们看出我的势头,都躲开。竟然让我冲出他们的包围。想着台上的盖聂,擒贼先擒王,盖聂你既然是剑圣,就让我在死之前领教一下你的实力,我也死而无憾。跃起双手握剑劈过去,盖聂没有想到我竟敢挑战他,毫无准备的情况,竟然滚到一边。我站在台上看着倒地的盖聂,心想剑圣不过如此,再刺过去,他竟然开始爬行。

  不对,情况有变,这位倒地的人绝对不是盖聂。所谓剑圣,境界怎么会这么低?在我第一剑砍下去的时候,就算毫无防备,也不至于如此狼狈。第二剑刺去的时候他应该是反击。这人到底是谁?

  “哈哈哈哈!小子有进步,能走到这儿,还把我的侍卫逼倒,不错,不错。”这声音是韩霸,他暗黑之中走出。

  “我去!阴魂不散啊你。”

  “哈哈哈哈!很惊讶是吧。三番五次让你逃脱,今天我看你怎么逃?哼哼!”韩霸说。

  “我专程来这儿,怎么会逃?”

  “嘴硬,马上我让你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哈哈哈哈!”韩霸说完招手示意他的手下动手。我做最后的抗争,殊死搏斗,因为我知道被抓住受刑的滋味比死还难受。我被逼到墙角,胳膊上的伤已经无法举剑,胸口被三柄剑顶着。再看东家和夏杰已经被擒住,唯一的两位救兵没有了。

  “呵呵!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说。

  “哈哈!做鬼?做鬼就能逃脱我的掌控?哈哈哈哈!告诉你吧,做鬼会更加痛苦,油锅里炸你啊。”韩霸说。

  “来吧,杀了我吧。”我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是怕做鬼下油锅,但是事态的发展不是随个人意志而改变的,在死之前我要面对残酷的现实。

  “好!有种。杀!”韩霸一声令下,三柄剑同时往胸口刺。

  突然,眼前一道亮光,三柄剑同时断裂。一切就在眼前,吓得我眼皮一直跳,太劲爆了。我就是传说中的男主角死不了,每次关键的时候都有人救,这次又是谁?能提前招呼我一声吗?结果还是在我意料之外。不是一个人救我,而是一群人,不但救了我还救了东家和夏杰。这群人清一色道袍加身,手持宝剑。今晚上演李逵遇见李鬼,这群道士应该是正牌的,韩霸竟敢在太岁爷头上动土,不知道他是从什么角度考虑问题。

  “什么人?”韩霸惊恐道。

  “你说什么人?”其中一位白面道士反问。

  “我……哼!多几个送死的而已。”韩霸继续耍横。

  “瞎了你的狗眼,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道士说。

  “知道又怎么样?盖老前辈闭关修炼,你们这些鼠辈能拿我怎样?”

  “谁告诉你闭关修炼?”道士说。

  “师兄别和他废话,收拾他。”另个黑脸道士说着已经开始动手。顿时,大厅内乱作一团。我们几个受伤比较严重,边打边退,躲在一边休息。一会儿功夫,韩霸的人就被消灭干净,道士除鬼,果然是专业人士。

  “那小子跑了?”黑脸道士说的是韩霸。

  “别追。”白面道士说,发现我们几个在墙角奄奄一息,招呼大家给我们疗伤。奇怪的是,白面道士从怀里拿出来的竟是冥界神药。那种刮骨的痛是一种快乐,随着痛苦加剧,伤口急速复合。等被我们治疗完成后,白脸道士走过来说:“在下玉自寒,这位是我的师弟包正强。我们来迟了,万分抱歉。”

  “来迟了?你们知道我们会来?”东家问。

  “知道,都知道。你是陈胜,外号东家。他是阳,还有夏杰。”包正强抢先说,玉自寒一边乐呵。

  “不是,你们怎么知道的?”东家说。

  ‘酷UB匠i网☆唯x一=正7版m,r其c5他f,都是a盗\#版

  “夏启说的。”玉自寒说。

  “夏启?!”当听到这个名字我满血复活,“她人呢?”

  “呵呵!”玉自寒笑了笑,“我们也不知道。”

  “几个意思?你们到底几个意思?刚才不是她说我们会来,她和你们在一起,你们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哪儿?”我不停追问。

  “先不用急,这事一句话还真说不清楚。”玉自寒整理了一下思路,接着说:“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我们也不清楚,我说说我们知道的事吧。夏启说你们会来,这是她亲口和我们说的,还怕韩霸找你们麻烦,担心你们有危险负伤,所以给了我们冥界神药。”说着拿出青花瓷印有“冥”字的药瓶。

  “接着说。”我急不可耐。

  “夏启来找盖老前辈有事相求,盖老前辈让她去了另个世界。”玉自寒婉婉道来。

  “夏启她……为什么要杀她?为什么?”我简直疯了,什么情况?为什么?

  “不是,不是,冷静!请冷静!是去另个世界。”玉自寒说话的语速极慢。

  “还是杀了她!你们……”我已经失控。

  “阳,她是进了桃花源。”夏杰拍拍我的肩。

  “对,就是桃花源。”玉自寒说。

  “原来一直以为只是个传说,没有想到今儿让我赶上了。”夏杰忧心忡忡。

  “说,说说,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是桃花源?”我保持最大的克制。

  “《桃花源记》你知道吗?”夏杰卖个关子问我。

  “陶渊明写的世外桃源。”

  “嗯,《桃花源记》记载着桃花源里的老百姓说他们的祖先为了躲避秦朝时的战乱,带领妻子和儿女及同县的人来到这与世隔绝的地方,不再从这里出去,于是就与外面的人断绝了来往。问现在是什么朝代,竟然不知道有过汉朝,更不用说魏,晋朝了。阳,你想到了什么?”夏杰问我。

  “桃花源,世外桃园,世外……世……另个世界?”我脑子开始出现混乱。

  “没错,其实陶渊明《桃花源记》记载的是一起穿越时空的故事。故事里的渔夫无意间穿越到了秦朝,桃花源里的人当然不知道汉朝以后的事。夏启她是进入桃花源去了另个世界。”夏杰说。

  “她为什么要进桃花源?什么时候回来?”我的疑问却无人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 说:

  也许,相逢和别离注定是一个擦肩而过的两级,就像我们的故事般,我们都没能走上相对的路,而在风言风语中我们便离得越来越远,远的再也找不到回去时的方向,只剩下一些凌乱的足迹,错落的排列在这条没有归宿的途中。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