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我之死,有子存焉;子又生孙,孙又生子;子又有子,子又有孙。子子孙孙,无穷匮也。而山不加增,何苦而不平?帝感其诚,命夸娥氏二子负二山,一厝朔东,一厝雍南。自此,冀之南,汉之阴,无陇断焉。

  当我们站在这里的时候,有些恍惚,时空转换,多个时间和空间展现在我面前。公元前五世纪,一位九十岁老人带着人凿石开路,感动天帝,安排大力神帮助移山。而如今,愚公的子子孙孙何在?天帝又何在?传说再次证明,下面人干几辈子的事,上面有人一句话就安排妥妥的。

  在这条大山梁的中间,断开一条很大的口,远远望去,还真像是人工开挖的痕迹。愚公村西边不远处就是阳台宫,范老师所说的诗《上阳台帖》指的应该是这里。阳台宫主体建筑是三清殿和玉皇阁,最让人惊叹的是玉皇阁的三重檐阁式建筑,凌空欲飞的飘逸的感觉,让人叹为观止。

  夏启我终于追上你,找个高级教练盖聂,至于这么费事吗?还神秘兮兮一个人来,不知道我担心你吗?我拉着夏杰的手说:“赶紧,赶紧再搜搜她的位置,”

  “我要是没有搜到,你会不会还要问我,信号好嘛?手机坏了?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手机一切正常但是真的没有搜到她的位置。”夏杰一阵唠叨,已经让我临界崩溃,恶狠狠的盯着他说:“给我再搜,再搜。不要告诉我,她把暗黑之星摘了或者其他。”

  “真的没有。”夏杰也很沮丧。

  “每次关键时候掉链子有没有?有什么用?有什么用?要这破玩意有什么用?”我抓住夏杰的领口,“不是一直定位在这儿的吗?告诉我为什么?给我一个理由。”

  “阳!冷静!冷静!”东家解围,“我想定位肯定没有错,消失肯定有原因,既然我们到了,走进去呗,真相不就晓得了嘛,对不对?”

  走进皇家道观,竟然有种莫名的紧张,差点情绪失控,连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立刻调整呼吸,拍拍夏杰的肩膀表示歉意,夏杰无奈的摇摇头,他表示能理解我的心情。来到院中,看见偏东边有棵七叶树。马上默念“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棵七叶树就是传说中菩提树,释迦摩尼就是在菩提树下静坐七七四十九天,悟出佛教,可是皇家道观怎么出现佛教的菩提树?

  明月当空,自然月朗星稀,大门边竟然有两个道童在扫地。大半夜的不休息,偏偏在月下扫地,难道高人的一切都异于常人?

  “打扰二位,请问盖聂来前辈可在?”我都不知道怎么称呼战国未年的盖聂。两道童并没有搭理我,面无表情,停下手中的活站着不动,样子怪怪的,这也太异于常人了吧!“请问……”我还没有问,门突然打开,大家都很吃惊。两个道童看见门打开,然后继续低头扫地。这场景太诡异了,盖聂老前辈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整的一惊一乍的,就算你是牛人,正常一点我也会敬佩您的,何必制造这种慎人的气氛呢?我们仨走进屋,意料之中,门又突然关上,屋内一片漆黑。好吧,我来找夏启的,命什么的都不要,你能怎么着我吧。

  之后,大厅中央的灯突然亮了,还好是现在的灯管,不是蜡烛灯笼,这已经让我心脏负担小很多。看见大厅上面坐着一人,身材魁梧,白发白胡子,略低头,胡子遮住嘴唇,看来主角登场了,眼前这位应该就是盖聂。简直就像演戏一样,整出一套套的,难道好好见面说话就不正常嘛?

  “请问您可是盖聂老前辈?”我壮着胆子问。

  “嘿嘿!”坐着的人只是阴森的笑笑。

  “咳咳!”我清清嗓子,调节一下紧张情绪,“请问您可是盖聂老前辈?”

  “堂下何人?”

  “在下阳,身边两位是陈胜和夏杰。”我做了简短介绍。

  “所来何事?”

  “找夏启。”我回答。

  最新章节k上u{酷G匠M网:}

  “夏启?她在何处?”他如果是盖聂,怎么会不知道夏启在什么地方?夏启走的突然没有和任何人沟通,难道范老师信息有误?问题是我们在此之前定位了她的位置,确实在王屋山,假设她没有取下暗黑之星,因为她没有必要这么做。难道定位有假?无论范老师信息是否有误,定位肯定没错,虽然夏杰的宝贝经常失灵,但是从没有出过错。既然夏启在王屋山阳台宫,盖聂怎么会不知道?如果说夏启位置突然消失,盖聂确实不知道她在哪儿,但是夏启是在他的地盘失踪的,他不该问我们刚到的人,而应该和我们说夏启失踪的前因后果。

  “盖老前辈,我们......”我正想说是通过定位系统查询到的,但是我犹豫了。首先,说出来没有意义,他已经明确表示他不知道。即使我说定位了,又能怎么样?其次,这位盖聂到底怎么回事?明明她在这儿,为什么说不在?故意试探我们还是出于别的目的。现在要清楚这位盖聂是什么意思?所以我话锋一转,说道:“我们久仰盖老前辈武功绝世,在此之前一直听夏启说起您,特来拜访。”

  “夏启身在何处?”他继续追问,不作任何说明,让我产生了怀疑。

  “确实不知道她在哪儿,如果您知道请告之。”我继续和他绕弯子。

  “她!在哪儿?”他开始一字一字的说,咬着牙。不好,这是要发作啊。如果动起手来,他仅凭一只手就能把我们仨捏死。我开始注意后面的门,准备随时逃跑,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的道童竟然已经站在身后,大厅四周从黑暗中逐渐走一群人。这是什么节奏?显然我们不知道夏启在哪儿,不然来这儿找谁啊?难道想武力威胁?关键是武力解决不了问题。

  “说!”他继续逼问我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你做的事情,也许暂时看不到成果,但是不要灰心焦虑。你不是没有成长,而是在扎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