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魂多啊,那么大一个镇子变成无名镇,是活人少,死人多啊。”关在后解释说。

  “哦?关老板,这些都是你管确实辛苦。全国每个镇子都有咱们冥界的联络点吗?”我很疑惑这么小的镇子怎么会有联络点。

  “不是,只有像我们这样的镇子才会有联络点,人丁兴旺的镇子不需要我们的存在,不是吗?我们管好几个镇子,有的人丁兴旺的地方,几个市才设一个点。”

  “原来是这样。”我有所领悟,“关老板原来是这一区域之主,失敬失敬。”

  “哪儿的话?这样说就见外了。范老师交代的事,怎么敢不办。当初并没有太在意,心想我们这无名镇,你们怎么会来?你们刚进店时,我还真不敢确认。”

  “哦?我们下楼时,你才知道吧。”我说。

  “哈哈!是送开水时,我再次确认各位的身份。”关在后说着笑了笑摸摸八字胡。原来是他在开门之际,看到我们手中的剑模。是我们太大意了,如果关在后是“破”,我们早就惨遭毒手,真是江湖险恶,到现在我们还活着,实在是命好。

  “高!实在是高。”我竖起拇指。

  “哈哈!哪里那里啊。我当然小心谨慎,各位可都是北平王府来的贵客。只可惜,这次没能见到公主。”关在后说,他所说的公主应该是夏启,北平王府的千金,当然就是公主。她要是公主那我就是驸马爷啦?突然觉得自己高大上。

  “呵!怎么着?您还想着公主和我们一样被人追得屁滚尿流?”夏杰插话。

  “啊!呵呵!不敢不敢,我说错话了。”关在后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

  “呵呵!关老板,他和你开玩笑呢,别介意啊。关老板也知道夏…….公主的事?”我问。

  “哦!略知一二,这些都是范老师公告里交代的事。说公主和各位因急事路径此地,如需要时必当鼎力支持。”关在后被夏杰吓的说话老实很多。

  “关老板这次真是鼎力支持啊,再次感谢。”我说。

  “请别再这样的话啦,一切都是应该的。”关在后说。

  “你们这儿怎么连个加油站也没有,手机也没有信号。”夏杰唠叨。

  “加油站下了高速收费站就有,沿着大马路一直走,你们来的时候没有看见?”关在后说有加油站,还是大马路上,我和夏杰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东家,这是怎么开车的?“不管我的事,你们不也是没有看见吗?”这事还真不能怪东家,我们仨人都没有看见,不但不能怪他,还要感谢他把我们带到这儿,到这儿才遇见关在后帮助我们解围。

  “呵呵!我会安排好给车加油的事。手机没有信号,是因为……哎!索性就告诉各位吧。实不相瞒,这里的阴气太重,鬼魂太多,庞大的数据历届都不敢上报,我们按照指标每年往黄泉路派,多出的鬼混都在镇上游荡,所以屏蔽信号是怕冥界来查啊。”

  “就您这儿还怕查?得了吧,谁来着地儿啊?呵!”夏杰说着打开手机。

  “实属无奈啊,还望几位千万别把这事透露出去。”关在后说。

  “呵!闲的没事管你这事干嘛?也不知道现在她在哪儿?”夏杰说的是夏启。

  “那个……呵呵!”关在后想问她是谁,但也不敢开口问太多,转个话题说:“各位一宿没睡,还是在这儿休息会吧,我们马上给车加油。等各位休息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等我们起床已经是下午三点,简单吃了点,和关在后告别后,直奔高速。

  “有些蹊跷。”东家开着车说。

  “我也觉得。”夏杰说。

  “嗯,你先说。”我让东家先说。

  “他竟然知道我们三个来自北平王府,还让我们住一间房,这是为什么?”东家问。

  “在不确定的情况下,便于观察。还有什么问题?”我解答。

  “无名镇有多少鬼魂?真的像他讲的那些原因吗?”东家继续提出疑问。

  “鬼魂的数量只有他知道,多到什么程度让他害怕检查?他说的那些理由听来比较合理,但这情况全国也不这一地儿,经不住仔细分析。”我说。

  “最后一个疑问就是他害怕检查的事,怎么搞的要屏蔽信号?”东家问。

  “我也想说屏蔽信号的事,耐人寻味。”夏杰说。

  “夏杰,你把你的宝贝手机到底怎么操作,怎么个原理说说,我们分析分析。”我说。

  “呵!这可是高度机密哦。”夏启还想卖关子,看我们没接他话茬,继续说:“两位听好啊。这手机是咱们王府定制的,哪儿制作的不知道,属于机密,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功能。首先,可以查看冥界的重要公告和信息通讯。其次,大家都知道可以定位来自冥界的人,我们都可以被追踪。但是‘破’追踪不到,孤魂野鬼追踪不到,取下暗黑之星的也追踪不到。要说缺点就是信号问题,在人间没有专属的信号,这样信号强弱和普通手机一样。”夏杰解释。

  “查看公告信息通讯这些好理解,追踪定位总而言之是通过暗黑之星。怎么做到和人间共用信号?难道国家政府部门咱们冥界也有人?”我问。

  “不是有人,是阴阳两界一直在合作。”夏杰这样的说法我第一次听说。

  “我去!什么情况?”我追问。

  +酷匠网唯/*一正Es版,其R他都/◎是盗*`版

  “具体情况我了解很少,但是不管谁当权,都有相关部门负责和我们沟通联系,双方提供便利支持。你以为那些大领导信佛信教只是个人爱好?”夏杰这么一说大家豁然开朗。

  “原来如此,难怪,难怪。既然这样,关在后屏蔽信号就用普通的手段就可以。现在的疑问就是无名镇到底有多少鬼魂,屏蔽的理由究竟是什么?”我说。

  “这样子的话,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他不是我们这边的,为什么他会救我们?如果他是韩霸或者‘破’的人,为什么他会杀韩霸派来的人?”东家分析说。

  关在后种种疑问都记录下来,日后有机会一定要查清楚。在高速上手机有了信号,定位夏启的位置是在王屋山,这点和范老师提供的信息一致,现在首要的任务就是尽快赶到王屋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们都在最没能力给别人承诺的时候遇见最想承诺的人,也在为了理想不得不前进的时候遇到最想留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