敲门声越来越大,我们三人紧张站起来。如果这种情况被包围,只能拼命。

  “谁……谁啊?”夏杰哆嗦的问。

  “你们忘拿开水了。”房门外传来店主的声音,大半夜谁要你的开水?这店主也太负责,难道是处女座?或者,这家店有问题。大家都手握剑模准备随时亮剑。

  “来了。”夏杰壮着胆去开门,店主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拿着,早点睡吧。”之后,打个哈欠,伸着懒腰走了。

  关上门,大家松口气,再看这件房间。家具陈旧,屋顶的角落有墙皮脱落,并有一块深色印迹。整体也算整洁,至于是否卫生无从判断,大家和衣靠在床上。我不确定我睡着了,但我也不确定我醒着,迷迷糊糊的感觉让自己不知道是什么状态,也没有时间概念。就这样半睡半醒,直到听到楼下的嘈杂声。这时,东家也做起来,夏杰踢了踢我。看看时间是凌晨三点,大家站在窗前,轻轻挑起窗帘。韩霸两个手下竟然就在楼下,身后还站着几人,他们面对的是这家店主,而店主身后竟然也有两人。这帮索命鬼,可惜当初没有听范老师的话,今晚想活着离开这个镇子很难。唯一遗憾的是夏启你在哪里?即使你去了王屋山,即使盖聂同意传授我武艺,可能我已经去了冥界。对了,去了冥界一样可以学武啊。死的活的她都要,这算不算夏启的想法?可是眼前的问题是,如果我们真死在韩霸的手里,说不定会被“破”收了。

  韩霸的手下和店主嘀咕几句,店主点点头,又摇摇头。说话间又指了指我们这间屋,这是确认位置,马上要动手。我们仨也不是挨宰的命,索性冲到楼下。面对店主和他两个伙计,还有韩霸的人,我们知道这是一场必死的战斗。他们看到我们的出现,都面带微笑,这是明明是笑里藏刀。

  “你们醒啦?”店主说着向我们走来。我们早就亮出玄剑准备战斗,他这么一靠近,我们不自觉往后退。韩霸的人发出阴冷的笑声,指着我们说:“嘿嘿!伸着脖子等死吧。”说着提剑就要冲过来,被店主用手挡住,“等等。”说着自己召唤出一柄巨大的剑。完了,店主也是他们的人,这就是一家黑店,他手里这么大的玄剑,我们仨不够他一剑切的。

  突然店主反手一挥剑干掉一个韩霸的手下,另一个反应快,躲过这一剑。

  “你?!”

  “哼哼!不知道你们是白痴还是脑子进水。”店主指着他们说,“韩霸谋反,天下皆知。你们还敢打他的旗号出来混?当我们乡野信息闭塞,竟然敢来糊弄我们。”

  “信息通讯系统不是被毁了吗?你……怎么知道的?”

  “怎么样?不服气?”还没有说完,店家将手中的剑掷了出去,还有这样玩剑的?谁也没有反应过来,韩霸的手下已经被劈成两半,其他人吓着如鸟兽散。

  “您是?”我吃惊的问。

  “关在后,范老师早就把你们的行踪沿路通报,只是没有想到你们真会来我这儿。哈哈!幸会!”关在后说。

  “哦!关老板,幸会幸会!”我赶紧附和着说。范老师真是心思缜密,知道我们会领会诗中的意思,并且沿路做好周密的安排。

  “哈哈!我们里屋说话。”关在后引着我们引着我们进屋,他身边两人开始打扫战场。我们跟着关在后进屋坐下,之后听到两个伙计关卷闸门声。

  “关老板这是什么地儿?”我问。

  “哦?难道你们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吗?”关在后反问我们。

  “没有,当时事态紧急,误打误撞来到这里。”

  “哈哈!我说咱们还真是缘分。我们这个镇子啊,以前挺兴旺,改革开放那些年,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年轻人在外面,特别是夫妻俩一起外出打工的,计划生育这事就不好管。一家生三、五个孩子的都有,上面又来政策,拆房子罚款的,强制人流手术的,各种法子都用,镇上有能耐的人就不回来了。最近这几年,陆续有些当初改革开放外出打工的,现在也都四十多岁了,年轻时还能干些体力活,现在也干不动了。再说,大伙儿都明白,真要是累出什么病,打工钱还不够看病的,能回来的人就都回来了。可是这几年,县里毁垦地卖地皮,原来种庄稼的田地卖给工厂,说什么解决就业,实际就是农民直接下岗。那些白天冒白烟,黑夜冒黑烟的钢铁厂谁敢去?这几年我们这里当兵的小伙子都体检不合格,肝脏有毛病,工厂附近都是刺鼻的味道。你说谁还敢在这儿住?去年县长被抓,今年县委书记被双规,这些都报应啊。这镇子是越闹,人越少,都走了,成了无名镇。”关在后越说越激动。

  “这种现象不是这一个地方,多着呢。我跟你讲,我出差去连云港灌南县,老母鸡都不下蛋,还冒黑烟呢,是五颜六色的烟,我只敢住一夜,第二天就跑回市里。”东家说。

  ●更{N新最!快`7上w酷"+匠$网?

  “我们这些屁民,看的到,却说了不算。”我说,“不过现在上面风向变了,那些被双规的贪官就是很好的证明。”

  “是啊,希望大环境越来越好,我的负担也轻点。”关在后说。

  “负担?什么负担?”我不明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生命,仿佛一本厚重的书稿,自己撰写,别人品读。写的未必通透,读的未必明白。前世今生的种种,或平淡辉煌,或悲喜更迭,这样的一本书,要捧在有缘人的手上,才读得出味道。读书,是与另一个灵魂的直面和对话,户外,是自己灵魂的升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