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满堂的后院,不大的地方,竹子挨着墙根生长。我躺在院中的藤椅上,香烟没有抽一口,而是让它随风慢慢燃烧自己。我不喜欢别人的不辞而别,也不喜欢自己无能为力。佛说要树叶不借任何外力的情况下放进碗里,唯有等待,等待秋季,等待叶落,等待那个属于自己的叶子。一个虫子都有眼睛嘴巴鼻子,可以看见和呼吸,饿了就吃些东西,这么简单的道理,就是我想夏启不能傻坐着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谢谢!我没事。”当东家端来一杯红酒时,我一饮而尽。

  “呵呵,还真是没事。范老师调出录像,她是一个人离开的。”东家说。

  “嗯。”

  “范老师已经安排好了,负责联络点搬家没能回王府的人已经出发,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东家继续说。

  “嗯,但愿。”

  酷QK匠z网首发W

  “你们俩个之间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就一个人离开?”东家问。

  “你认为我们是那种普通情侣,一场误会就这样?”我反问。

  “别急,别急,这事蹊跷。你再想想她离开前有没有什么不一样举动?”东家继续问。

  “九十分钟,三天,嗯?”

  “不是……我不是想要知道这些细节,只是你…….你太厉害了,你再说详细点。”

  “你会聊天吗?换人,夏杰。”我把东家推开,夏杰从身后出现,第一句就说:“你再说详细点。”

  “成心的吧。你那破手机还能用吗?”我问夏杰。

  “呵,我是谁啊,系统刚刚恢复。”

  “不是说要七七四十九天吗?”我问。

  “大多时间花在修门上,范老师一直忙着不见我们。”夏杰说。

  “夏启她人呢?”我问。

  “系统显示她从京开高速转大广高速,目前在河北省内,一直向南,目的地不详。”夏杰拿着手机说。

  “速度这么慢不像是逃跑,更像是旅行。该我们出发了。”

  “范老师还是不让我们离开,他说夏启不会有危险,而我们不一样,所以让我们等消息。这边已经安排好人去追踪了,另派人去河北区的联络点求助,放心吧。”夏杰说。

  “她真的不会有危险?韩霸不会动手?还是‘破’不会动手?”我一连串的追问,让夏杰无语。

  无论我有多么的弱和笨,只要我在你身边,就会心情平稳。现在我才知道你是我特别的人,相信会很快见到你的可能。我们的缘分,是你突然的走来,又突然的离开,我没来得及思考半分。生命中到底还有什么不可能,我有时清醒,有时昏沉。把你当成天使,又是来自地狱特别的人。每次吻你的唇,总是让我奋不顾身,若是有一天,我希望你给我满分,九十分钟之后还有加时再等。我爱你,不是因为你霸道的残忍,不是因为你可爱的认真,是你在我犯傻时,你的霸道让我看清楚自己,失落时,你的可爱让我燃烧希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容忍我发疯的过程,在我不求上进的时候继续等。我爱你,爱你一个人。

  在哪儿?又要去哪儿?范老师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好像他知道什么,却又不说。我也懒得去猜他的心思,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去找她。东家和夏杰明确表示范老师反对我们外出,我也明确表示我双腿已经不哆嗦了可以出发,最后他们俩也明确表示和我一起出发。没有翻院墙,而是选择走大门离开,因为范老师绝对不会强留。在打开门前,后面传来范老师的声音:“山高水长,物象千万。非有老笔,清壮何穷。”

  “范老师请明示。”我转身对他说。

  “哎,你们今晚没有看见我,我也没有看见你们,不过天色将晚,一切小心。”范老师转身背对着我们。

  “山高水长,物象千万。范老师这诗什么意思?”

  “百步飞剑缠瑽瑢,缑珌鞞琫天渊虹。舞刃画轮映满月,鬼谷英发辔羁蓉。”说着走向他的房间,并关上门。他用诗暗示,可是我们并不能马上领会诗中的意思。抓紧时间,这些诗词留在路上慢慢分析。目标直奔大广高速,得尽快追上她。

  超载的货车在快车道上飞驰,雨点滴打在玻璃上,瞬间被雨刮推到一边。远光灯如优美的指挥棒,世界再纷扰,车内安静无声。播放的是肖邦的《夜曲》,这一静一动在高速上结合在一起,更让人心有触动。冲淡平和,寂静幽澜,轻缓中偶尔透着那么一点点沉思。不自觉我抿了一口红酒,烟在指间缠绕。范老师的第一首诗是李白所作的《上阳台帖》自咏四言诗,李白唯一的传世真迹就在北京故宫博物院,是为王屋山阳台宫而题。这首诗是指明我们去的方向,太行山脉王屋山。第二首诗是说剑圣盖聂,传说鬼谷子的徒弟,用眼神就能吓退荆轲的神人。如果结合起来分析,应该是夏启去王屋山上找盖聂。夏杰告诉我盖聂真的存在,还是他们俩的师傅,只是夏启见过一面,而夏杰根本就没有见过其真容。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北平武术的武术顾问,有幸的人学个一招半式,大多数人照着剑谱自己揣摩。显然夏启属于前者,夏杰属于后者。战国时期的盖聂又是以什么形式存在,魂魄还是人?如果盖聂真的存在,夏启找他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我,找盖聂传我绝世武功,这是我的初步判断。没有理由不带上我,非要一个人独去。

  当思路逐渐整理清晰,已经快到了邯郸。眼前是一座座山峦,穿过幽长的隧道,黑暗中唯有两旁亮着灯,当再次穿出时,恍如另个人间。路边是光秃秃的石头,而山下高耸的烟囱是工业化过程中的悲哀,遍布的钢厂毁掉了自然生态的和谐。当我在这事上沉思时,“危险!”东家说时迟那时快,一脚踩住刹车,我和夏杰在车内翻滚。恍惚间,看见一辆无牌的大货车并道向我们车挤来。还好东家眼疾手快刹住了车,大货车只是刮蹭到我们前车灯。之后,大货车在不远处停下来。

  “哎呀!我的妈呀,怎么回事啊?”夏杰嚷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有些事情不是看到希望才去坚持,而是坚持了才看得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