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夏启的离去

  韩霸听后有短暂的思索,然后哈哈大笑:“哈哈!后路?我还有吗?”

  “没有。”范老师说完,突然手中掷出一道咒符指向韩霸,韩霸挥剑一挡,劈的粉碎。范老师在此之间撒出白烟,瞬间笼罩半条街。混乱中,我被人牵着快速前进。到了车上,东家迅速发动汽车驶出。这时才看清楚范老师和夏启都带着风镜,原来他们之间早有默契,竟然带上风镜。

  “呵!在北京必备的风镜啊,好酷。”我说。

  “哈!范老师给我的。”夏启说。

  范老师摘掉假发,脱去外套,对我微微一笑。

  “范老师,诺丁山店怎么回事?”夏启问。

  “是韩霸干的。”范老师说。

  “这个混蛋。范老师您没事吧?”夏启说。

  “没事,没事。从新的联络点回来刚走到上个路口,就发现他们已经开始行动。新的联络点刚布置好,文件资料都搬过去,可惜信息系统和冥界之门还没有来得及搬,就已经被他们毁了,所以你们联系不上我,在这里等大家。没想到他们在这里还有埋伏,还好我早作打算,不然今天凶多吉少。”

  “范老师英明神武。”夏杰拍马屁。

  “信息系统被毁联系不上,冥界之门……”夏启忧郁的说。

  “嗯,冥界之门被毁我们无法去冥界。”范老师说。

  “不去还好,没人会思念那个地方。”东家摇着头说。

  “只是……这样黑无常也无法召唤。”夏启说。

  “我去,这是断我们后路啊。”我感到一丝凉意,韩霸对冥界情况了如指掌,他知道我们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没有给我们一点机会。

  “信息系统和冥界之门可以修好对吗?”我接着问。

  “嗯,七七四十九天之后。”范老师说。

  “下一步我们该怎么办?”我问。

  “先去新的联络点吧,你们原来住地也不安全。”

  “明白,他们早就知道我们的住地,只是冥界之门没有被破坏,他们忌惮我们招呼黑无常,所以才没有动手。现在冥界之门被毁,我们肯定是不能再回去。原来是我们满世界找韩霸,没有想到风水轮流转,他竟然后发制人,我忍。”我说。夏启拿出冥界的药分给范老师,给我们疗伤。疗伤很痛心更痛,每次遇见韩霸都会被揍的很惨。我对自己的智商很有信心,但在体力格斗方面差距太大。智商是天生的,体力格斗是后天修炼的,差距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好几百年。我不会自责,这种差距是自然的,谁叫我年轻,年轻有为,我唯有继续忍耐。

  香满堂茶馆,依然在胡同深处,坐落在亦庄。范老师精心挑选的地方,深在胡同中,驱车可以直接进北京城,又有南下或北上的高速,上五环或六环方便,可以说是畅通无阻,进出自如。一进门耳边传来优美的古琴声,左右两边实木打造的陈列柜,摆放着各种茶具,紫砂壶和盛茶叶的各种器皿。柜台上有各种茶叶礼盒,柜台后铁桶内装满茶叶。范老师介绍在柜台墙后是冷库,冷藏茶叶,保持茶叶的新鲜。我们跟随范老师一直往里走,发现走廊和进门处都隐藏了摄像头,每个摄像头都用装饰掩盖极难发现,范老师真的心思如发。茶馆当然少不了雅座,我们的会议厅依然在茶馆左边最深处。

  “范老师,好雅兴,好地方。”我不得不佩服这里的环境。

  “哈哈!见笑了。老头子我早就想有间茶馆,慢慢品茶,好不自在。”范老师乐着我。

  “这里还缺一副猛虎画。”我指着空白的墙上,在诺丁山店猛虎画后面就是冥界之门,我的意思范老师心领神会,点了点头说:“七七四十九天。”

  “等会我们去新的住所吧。”我提议。

  “不急,大家还是先在这里安顿,在信息系统和冥界之门恢复之前。”范老师说。

  “可是茶馆人来人往……”我说。

  “哈哈!私人会所制度,实际不对外营业。”范老师说。

  在会议厅后面还有两间房,范老师住柜台前厅边的小屋。我觉得很失落,这是宅着等死节奏。对于喜欢宅的人,譬如夏杰和东家,他们欢天喜地打开笔记本电脑,摆弄手机不亦乐乎。而对于夏启来说等于坐牢,我拍了拍她的肩膀,意思让他克服一下,她只是微微一笑说:“有你陪。”拉着我到一边,用手机打开一张中国足球队的照片给我看。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她在我耳边小声说:“学习国家队,做到九十分钟不射。”我鼻血都流出来,轻声的说“不作死不死,要把我炸成木乃伊吗?”

  “怎么?不乐意啊?”夏启掐了我一下。

  “我去,我没说不乐意,不过九十分钟难度太大,可以分期付款吗?”我轻声说。

  “哈!好好表现。”

  能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呆上七七四十九天还活着的是孙大圣,在夏启的温柔乡里,三天后我就准备见上帝。我和夏启配合的技巧越来越熟练,轻车熟路就省力多了,把更多的力气用在关键地方。满屋子的烟味,还有地上的酒瓶和垃圾,加上重金属音乐,让这屋子更有的迷幻色彩。我趴在床上和死猪一样,突然音乐停了,被东家在后面踹两脚,“活着没?活着下来放两屁。”

  “活着。”我说。

  “我跟你讲哦,你就是要耕死的牛,那个耕肥的田不见了。”东家说着又想踹我,被夏杰拦住。

  “师姐不见,你知道去哪儿了?”夏杰问。

  n酷匠网首{0发

  “夏启?”我大脑飞速运转,三天来除了吃就是睡,她不在房间,而这两小子敢进来,说明她真的消失了。

  “她人呢?”我大脑一片空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 说:

  很赞同的一句话:你容易被别人的话激怒,大多是因为你表面在否认,你潜意识却在认同;发怒其实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同意。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