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是迷宫,上半生寻找入口,下半生寻找出口。我们费经心思寻找入口,韩霸想尽办法寻找出口。在漫长的查询和等待中,并没有韩霸的消息,夏杰万能的手机变成废物。

  “联系一下范老师怎么样?他那边再帮我们想想办法。”我对夏杰说,夏杰摆弄半天,竟然说:“联系不上。”

  “好吧,你可以扔掉手机了。”我说。

  “不是手机问题,是真联系不上他。”夏杰这么一说,引起大家的重视。因为韩霸的叛逃,诺丁山店已经暴露,这几天范老师开始搬家,具体地点并没有告诉我们。等他安顿好联络点,安排好我们的住宿,再通知我们跟着搬过去。一周多的时间也该安顿好了,即使还在搬家,也不至于联系不上。

  “会不会......”我还没有说完,夏启打断说:“不会。范老师心思缜密,办事考虑周全。搬家的事,除了范老师还会有王府的人协助。不可能被袭击。”

  “韩霸的因素有没有考虑?他也是王府的人,对这一切都了如指掌。”我说。

  “联络点搬家我们无权过问,历来都是我们等通知。”夏启有所顾虑。

  “是不是应该去诺丁山看看?”我的建议被认可,在屋里憋了很长时间,也该出去活动。

  眼前的诺丁山店让人疑惑,是范老师故意为之,还是别的原因呢?以前诺丁山店的墙上也没有画“拆”字啊,怎么就变成废墟了呢?不远处晃晃悠悠走来一老头,夏杰迎上去问:“您好啊!请问这房子?”

  “哦!这儿啊!大早来了一群城管、公安、消防,还有120的车,加上好些推土机,这片房子就没了。”老头慢悠悠的说。

  “没听说要拆啊。”夏杰说。

  “是啊,是没听说要拆。是爆炸,这家餐馆发生大爆炸,应该是煤气罐炸。对面楼的玻璃全都振碎,还说死了人。政府来人清理现场,周边的房子都炸成危房,为了安全都推了,从这边到那边全推了。”老头指着这片废墟说。

  “死人?哪家店死人?”夏杰表示不理解。

  “谁知道,应该是餐馆炸死人。”老头说“这家书店的人呢?”夏杰问。

  “今天一大早,这家书店肯定没人,肯定没人。”老头说又晃晃悠悠走开。

  “怎么会突然爆炸?”夏杰快抓破头皮。

  “现在的质量安全意识太薄弱,餐馆能发生爆炸,还把对面的楼都炸了。为了赚钱,命都没了,赚钱有什么用?”东家发牢骚。

  W酷☆匠*网唯一%正`:版,V{其他L都R`是盗!版s/

  “这事没那么简单,那么容易就会发生爆炸?你们见过几家餐馆煤气罐爆炸这么大威力?”我说。

  “你的意思是另有原因?”夏启问。

  “我们去废墟上找找,也许会有线索。”我说。

  大家在废墟中搜索很久,发现范老师最爱的茶壶,足以证明这次爆炸不在范老师的意料之中,而且范老师肯定不会用这么暴力的手段。唯一的可能就是韩霸,只有他知道这个联络站,这里对我们来说太重要。再没有其他线索的情况下,准备回去,但是诺丁山店惨遭拆毁,我们的住地还安全吗?一行人边走边犹豫间,突然冒出一个乞丐,端着一个空碗向我们乞讨,我们避之不及。

  “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头子吧,我都不记得上顿饭的滋味。”乞丐追着夏启说。

  “呵!不急,不急,你慢慢想,总会想起来的。“夏杰躲着。

  “老头子我不容易啊。”

  “走,走开!脏死了。”夏杰躲着。乞丐端碗的姿势有些不一样。夏启也发现,小声在我身后说:“小心,有些奇怪。”

  “可怜可怜老头子吧。”再看乞丐端碗的姿势,明明是某人平时端茶杯的样子。

  “范老师……范老师您受委屈了。”我小声的说,大家听着一愣,我接着说,“大家稳住,范老师您前面走,前面路口左转再右转,有辆白色商务车。”

  一行人分开走,在右转弯时冒出两个穿黑西服的人,拦住范老师说:“请跟我走一趟,你非法乞讨。”突如其来的两人让我们不知所措,停下来就证明我们是一伙的,不停下来范老师就有危险,而这两人明显就是危险人物。市容管制属于城管或警察,哪儿来穿黑西服的人来管?我向大家发出暗号,大家没有停下脚步,继续向前走。在从他们身边的瞬间把这两人放倒,大喊一声:“走!走!”拉着范老师向车的方向跑去。突然在车的边上又冒出两人,其中一人戴着帽子遮着眉,我认出是韩霸。我们停下脚步,后面的两人赶来,这样前后各两人把我们包围在中间。

  “哈哈哈哈!走的这么匆忙是去哪儿?”韩霸说着走到范老师面前,“这不是范老师吗?不好好喝你的茶,改行当乞丐有前途吗?”

  “哈哈!韩教头你好啊。”范老师保持克制,我们没有说话。

  “好!好的很。毁了信息通讯,我就知道你们会在碰面。哈哈!怎么样?没有冥界之门,召唤不来黑无常,你们还来找我们吗?”韩霸继续一人读白,又走到我面前说“你不是找我嘛?手下败将!”说着给我一拳把我打趴地上,挣扎站起来,韩霸又把东家踹倒在地。大家都没有行动,因为知道实力悬殊,一旦动手我们很快就会被消灭。

  “你说我是为了名利才和你在一起,现在呢?”韩霸走到夏启面前,他抓住每次机会在她面前炫耀,“看看我现在,更自由,拥有更高的地位。今天你就别推辞,跟我一起走,浪迹天涯,自由自在。”用手指挑逗夏启。我忍不住抽出玄剑劈过去,被他一拳打倒,我和他力量太悬殊,他的动作太快,力量太大,倒在地上很痛苦的再次爬起来。

  “哼!”他拦住要扶我的夏启,“乖乖做我的女人,走还是不走?”

  “你想都别想。”夏启不理他。

  “哼哼!就为这个臭小子?”韩霸指着我,“他哪点好?扶不起的烂泥,不入流的无名小卒,弱到我一只手能捏死他,就算你师傅再现也无计可施。我武功盖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高官厚禄,我怎么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

  “要你管?你不配。”夏启瞪着眼。

  “你!”韩霸已经愤怒到极点,准备对夏启动手。

  “住手,韩教头,请给老头子一点薄面。”范老师说话,“韩教头,凡事和为贵,就不曾想给自己留条后路?”

  韩霸听后有短暂的思索,然后哈哈大笑:“哈哈!后路?我还有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只要心是晴朗的,人生就没有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