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诺丁山店,我们直奔房山。

  “要不是我亲眼看见韩霸和陈三俊走进来,我都不敢相信这里住过人。”东家说。

  “没有想到这里什么都没有,四壁空空,这里竟然长了蘑菇。”夏杰指着墙角。

  “走吧,这里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夏启说。

  “北京竟然有租不出去的房子,以为房产中介吃干饭的?明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我说,“夏杰帮忙定位韩霸的位置。”

  “早就查过,没有。”

  “怎么会?不是……你有仔细查吗?”我急了,跑远了一时追不上没有关系,怎么会消失?

  “真的没有。”夏杰很肯定,我和东家急着要抢他手机看。

  “别折腾了,没有就是没有。”夏启说。

  “到底怎么回事?冥界系统不是能定位我们的行踪吗?”我很疑惑。

  “那是我们,而不是现在的韩霸。”夏启说。

  “我就不明白了,原来不是能的吗?”我继续问。

  “你们还记得陈三俊吗?他手上的暗黑之星的痕迹,那是暗黑之星被取出后的伤痕。”夏启说着伸出手心中的暗黑之星,“我们都有暗黑之星,可是你们知道暗黑之星除了可以元神出窍,还可以定位我们的行踪。”

  “我操,原来是这样。可是这和陈三俊有什么关系?”东家问。

  “他以前是无常,被弃用后,暗黑之星自然就会被取出,所以手上留有伤痕。还不明白吗?韩霸为什么用陈三俊?原因只是他想知道怎样取出暗黑之星,逃避冥界系统的追踪。”

  韩霸和“破”太狡猾了,唯一的线索断了,再重头寻找比登天还难。思绪万千,却又无从下手,烦躁的内心和平静的外表需要一根烟来调节。当然加上东家买来的炸鸡啤酒就更能调节不协调的世界,索性一伙人跑去诺丁山店,拉着范老师一定要他参加。

  “你们年轻人闹吧,我还要准备搬家的事。”范老师拒绝。

  “搬家的事有我们,明天再说。“我说。

  “我们搬的可不是一般的家,王府直管。”范老师说。

  “那就更不用您操心了,一起来吧。”我拉着范老师。

  “我得选址,再说我平时就喝喝茶,不好那口。”范老师拒绝。

  “范老师我跟你讲,你是我的亲老师,老师你给我上上课,怎么搞定韩霸和‘破’。”东家冲出来推着范老师进屋。夏启和夏杰已经啃着鸡腿喝上了。

  “呵呵!也不等我们,来给范老师满上。”我招呼夏杰倒酒。

  “啊呀!少点少点。”范老师坐下,喝了一口啤酒说:“查明韩霸真实身份老头子我也踏实了,接下就是怎么对付韩霸和‘破’。这两个问题必须分开谈,这个‘破’的组织到底有多大,怎么回事,老头子我也不清楚,这属于绝密中的绝密。所以对付‘破’必须慢慢来,要有耐心。但是对付韩霸,老头子我倒是有些想法和大家分享分享。”范老师这么一说,大家都来精神了,本来毫无进展的事,好像有了转机。

  “范老师请赐教。”我说。

  “韩霸狼子野心,不安心当一个禁军教头。他开始目的不过想升官发财,让‘破’故意放些小鱼来吃,利用冥界系统计算的漏洞,增加自己的战功。同时,制造多起冤魂,这些冤魂又被‘破’吸收,他们是相互利用的关系。但是事情败露之后,他无路可逃只能倒向那边,是不是?”范老师分析。

  “是,是,肯定是。您接着说。”我说。

  “嗯,既然是迫不得已倒向那边,相互利用的关系就不存在了,他在那边有谁会待见他?有谁重视他?”

  “范老师的意思是我们释放利好消息,拉拢他,诱惑他回来?”东家说。

  “哪有那么容易的事?韩霸又不是傻子,是不是?”范老师继续说,“既然那边对他没有善意,会怎么样?”

  “会……怎么样?”东家追问。

  “哈!会不待见他。”夏启说,“多谢范老师赐教。”

  R最#新章节oD上酷匠网

  “不待见会怎么样?”东家还不明白。

  “不待见就不会善待呗,不善待就不待见呗,呵!这你还不明白?”夏杰乐着说。

  “他要想在那边生存,就得有存在的必要。‘破’所有脏乱差的活都会交给他,要找准切入点就能把他揪出来,呵呵!韩霸啊,等我来救你哦。”我咬着牙说。

  深陷在沙发上的我,望着天花板,一手夹着烟,一手拿着电视遥控器,时不时抽口烟,却不停的按着换台键。听着和谐社会的声音,就换台。不是我不爱世界和平,而是我要找出破坏世界和平的韩霸。夏杰手机不停的刷屏,那边鼠标不停换网页。东家端着一个椅子,靠近窗户,盯着窗外的一切。夏启靠在我身边,心情不坏的时候给我吃口炸鸡,自己大口喝啤酒。炸鸡啤酒难道是来自星星上的食物吗?地球上早就出现也没有见谁这么喜欢,一部影片就火翻了天,最可恨的是我也喜欢,但是一吃就长胖,还有天理吗?中国的孙大圣是打妖怪的,日本的奥特曼是打小怪兽的,美国的超人是拯救地球的,韩国的外星帅哥是来泡美女的。记住,是泡美女的,美女本来就资源紧缺,竟然来地球上泡美女,还有天理吗?世界上有太多不公平的事,化悲痛为力量的我攒足了全身力量,韩霸你就祈祷别让我找到你。

  “我下楼买瓶眼药水。”东家说。

  “你看什么了?这么伤眼睛?”我问。

  “剧情太复杂,一言难尽。”

  “没死人就不算复杂。”

  “刚才楼下一个穿短裙的美女,在水果摊买水果,突然城管杀到。在城管和小摊贩激励的搏斗中,美女吓的乱跑。你说这美女穿短裙吧,是因为天热我能理解,但是为什么要穿打底裤?这个社会人与人之间这点信任都没有了吗?难道我还会偷看不成?”东家揉着眼睛说。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东家你小心柳絮迷了眼啊。”我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人,最好的心态是平静;最好的状态是简单;最好的感觉是自由;最好的心情是童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