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本就混乱邋遢,还有什么好可怕。爽不爽一刹那,天堂人间地狱是一家。

  暗无天日的大街,永远刮不完的风,再加上空旷无人的大街,成了冥界固有的标识。无暇欣赏这凄凉的街景,我们都在思考北平王府召唤的目的。既然韩霸已经谋反,就应该全力追击,把我们召集到这里议事简直浪费时间,韩霸这会儿早就逃的没踪影。真不知道北平王府谁主持工作,办事效率竟然这么低。穿过二十米高的王府大门,东家激动不已,开始唠叨不停的问,当看到“你也来了”的石碑,吓得他算彻底闭上嘴。

  “小姐回来啦。”一位老头迎来。

  “王总管,这几位是我的客人,你安排一下,我先去见父王。”夏启话中尽显主子身份,我瞄了眼夏杰。夏杰如果也算是客人,那他姓夏只是巧合,同一个师傅所以是师姐和师弟的关系。弄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后,坐镇北平王府的阎王爷到底是谁?阎王爷都是寇准和包拯这些大人物担任,姓夏的大人物有谁?这时,我开始后悔历史都翘课打游戏。

  “不用去了。父王有要务在身,不在府中。”旁边走出一人。

  “哦?你啊。”夏启看到这人非常熟悉。

  “你终于回来啦,上次听说你回府,也没有见着你,人走了原来是心被人勾走了。”说着看了看我,两人在前面边走边聊,领着我们到了议事厅。上座空着,大家分坐两边。

  “张子越,我弟。”夏启说。

  “张?夏?亲弟?”我问。

  “哈!你说呢?我们长的不像嘛?”夏启指着张子越。

  “像,还真像!不过你们一个姓夏,一个姓张,随母姓?”东家接着说,夏杰在一边乐,这其中原因他肯定明白,但他没有说的样子,还是等夏启解开答案。

  酷9n匠网T(正《√版(首)发}

  “不是,我们不是一世出生。”张子越补充说,我们表示很难理解。

  “不是一世生的意思,就像不是一届毕业的学生,但是一个老师教的,学长和学弟的关系,明白了吧。”夏杰帮忙解释。我和东家完全没有这个概念,几辈子生的孩子全来冥界报到,会有多少人?还凑成一家子,这样的家庭组合还真是奇怪,阎王说不定不姓夏也不姓张,到底现在的阎王是何方神圣?

  “呵!大家还是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吧,以后自然明白。”张子越说话的语速很慢,说着着拿出一份文书,看着文书说:“父王都交代了,韩霸谋反事实确凿。”

  “可是系统里没有显示。”夏杰说。

  “嗯,因为这是绝密,所以只有文书。”张子越把文书递给夏启,看完后把文书给大家相互转阅。文书的内容很简短,一看就明白,因为只有八个字“韩霸谋反事实确凿”。外加阎王的章,鲜红的章印很醒目,章上面刻的是什么谁也不明白。

  “这文书也太简短,没有韩霸谋反的具体证据,也没有追捕他的行动计划。”我说。

  “嗯,因为这是绝密,所以都是口述。韩霸谋反的事,我们已经查明,私用被废弃的人间无常,勾结‘破’,贪污受贿,四处敛财,欺压百姓……”

  “请问行动计划是什么?”我打断张子越,要定一个人的罪名,总是罗列一堆事实,而且这些事实每条都能杀他千百遍,奇怪的是在此之前就是没有人发现。现在大家都想知道行动计划,竟然没有看到任何风吹草动。

  “嗯,因为这是绝密,计划已经部署好了。”张子越还是慢条斯理的说。

  “我去!全都是绝密,还部署好了,召集我们来做什么?”我被弄糊涂了。

  “嗯,召集各位来就是计划的核心内容。”张子越虽然说的慢,但是字字打动人心。

  “说具体点。”夏启眼中冒着火。

  “嗯,韩霸谋反已经叛逃,想再追捕他已经是千难万难,这事必须从长计议。”张子越说很有道理,“父王绝密口令,夏启、阳、陈胜、夏杰从今完后全权负责追查韩霸一案,必要时可以调动黑无常。”

  “呵!黑无常,还真舍得本钱。”夏杰拍手称快,“黑无常训练有素、装备金良,有了他们支持,对付韩霸就有了底气。”

  “嗯,‘破’的组织遍布天下,韩霸行踪也会漂浮不定,父王绝密口令,大家可以放手追查,不受区域限制,不受任何人支配,直接向王府汇报。”

  “呵!呵!你瞧瞧,你瞧瞧。”夏杰最激动,也许他比我和东家更清楚这些口令的实质含义。

  “嗯,最后一条,经费不设限。”

  “万岁!”夏杰跳起来。

  “嗯!嗯!嗯!嗯嗯兄弟,谢谢啊!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具体行动计划呢?我们该怎么做?”东家也跟着凑热闹。

  “嗯!具体的行动计划就是你们自己制定计划,北平王府已经提供最强支持,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张子越还是慢慢说话,不管这句话多么该加强语气,到他嘴里绵绵软软,让人无法反驳。

  “好吧。”我说,“我们再好好商量。”

  “嗯!姐这次回来准备呆几天?”张子越对夏启说。

  “你说呢?在呆下去,韩霸就没影了。”

  “嗯!正事要紧,我也就不留你。”张子越说完起身告辞。

  刚出北平王府,东家在后面嘀咕说:“姐姐回娘家不见父母,也不留住,吃喝也没有,还有天理吗?”刚说就被夏启敲脑袋。

  “闭嘴,我家事要你管。你想吃什么?死猪肉,死狗肉你想吃吗?”夏启说。

  “虽然吃的都是死的,但是你嘴里说出来,再……加上这环境。”东家说,“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时间夺去了我们轻狂的眼神,却给了我们嘴角上扬的资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