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为了你,我疯了又怎么样。和我在一起吧,我保证你会有新的幸福,无比的幸福。”

  “你这混蛋,想都别想。”夏启说,夏启的态度让我欣慰,可是此时我该怎么办?面对韩霸这样的强敌,我束手无策。

  “哼!”韩霸一跺脚,拔剑已经驾到我脖子上,速度之快不容我思考。“我先杀了这个臭小子。看你愿不愿意?”

  “等等!”夏启马上喊暂停。

  “夏启,别怕。大不了,老子去冥界等你。”我安慰她。

  “哈哈哈!还冥界?你死了哪儿也去不了。”韩霸大笑,难道我的魂魄也会被他带走?

  “你知道后果吗?”夏启开始想办法,“勾结‘破’,杀冥界无常。这样做的后果你想过吗?”

  “哪只眼看见我勾结‘破’了?杀了全部谁知道我杀了几个狗屁无常?看这现场还以为是和‘破’作战阵亡的。”韩霸说。

  “你……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夏启急了疯了。

  “为了你,宝贝!你离开我后,我花了几十年去想为什么。因为你是王府千金,而我只是一名普通的禁卫军。我必须和你门当户对,我要展现给你看,我韩霸的能力。”

  “哈!你妻妾成群难道就因为爱上我?你只是为了你自己的前途。”

  “你永远都不理解我吗?就因为这个臭小子?我先杀了他。”韩霸开始抽动架在我脖子上的剑柄,我知道大势已去,挣扎只会加快我死亡的速度。曾经看过那么多人离开人世,今天终于轮到我。此时此刻,我只想用我的肉眼再看一次夏启。她是那么惊恐,又那么美丽,我爱她,就算此生别过下辈子我还会找她。我微笑着看这她,“亲爱的!爱你!”

  “咔!”耳边听到一声巨响,我想我已经身首异处。

  “谁?”韩霸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小混蛋!我都不认识?”还是身后传来陌生的声音。在黑暗中走出一个身影,中等身材,身材匀称,手提着一把短剑,缓缓走来。在这人的身后,跟着两人,身材异常高大,手持重剑在后。想看清楚这人,我的魂魄应该可以离开我的躯体,走动两步却不能漂浮,而且找不到自己的躯体。难道我没有死?看到夏启激动的表情,可以肯定我获救了。救我的人是谁?

  “韩将军!?有眼不识泰山。”当我听到韩霸这样称呼他时,我几乎晕了。还是姓韩的,都是一家子,我们还有救吗?

  “哈哈!很好,狗眼还没有瞎。今天我率军北上,路过北平王府,正准备去拜会王爷。夏丫头,你父王可好啊?”韩将军对夏启说,看来他和韩霸不是一伙的,而且和夏启非常熟悉。

  “韩叔叔您好!父王安好,父王知道韩叔叔路过这里,让我们在这里等候。”夏启说的有模有样,可是我真不记得有这事。

  “嗯!那好。小混蛋,我们一起回王府吧?”韩将军说,“小混蛋!小混蛋?”再去找韩霸已经逃得无影无踪。

  “感谢韩将军救命之恩,在下阳。阳无以回报,任凭韩将军差遣。”我赶紧上前感谢,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是看到夏启这么尊敬这人,韩霸看到他竟然吓跑,这位韩将军肯定是大人物。

  “哈哈!臭小子,算你命大。刚才看你大义凌然,气度不凡,好样的。正巧老夫游玩散心到这儿,看见夏丫头你们有难,所以才出手,不然你小命早就结束了。感谢的话就不说了,夏丫头是好姑娘,如果你敢辜负她,小心你的狗命。”韩将军说。

  “阳绝对不会,呵呵!韩将军是来游玩散心?”我看了看夏启和韩将军会心一笑,原来韩将军并没有率军,只是吓唬韩霸,刚才夏启配合的天衣无缝,他们两人之间早就认识,而且熟悉。

  “嗯!韩霸现在还没有察觉,防止夜长梦多,你们几个赶紧回北平王府吧。”韩将军说。

  “那韩叔叔您?”夏启说。

  “我四处游玩散心,你们不用管我。回去也别和你父王说起,就此别过。”说完他们三人已经离开。

  今天在刀尖上滚了两回,死去活来,一场危机最后被韩将军轻松化解,我和东家对这位韩将军感谢和敬佩,但是都不知道他的来历。

  “这位韩将军……”我看着夏启想知道答案。

  =酷匠/G网r正L版f√首m/发wL

  “哈!看你刚才表现不错。告诉你,听好了。”夏启说:“韩将军名叫韩擒豹,是韩擒虎的弟弟。韩擒虎是谁?说来下你们一跳。隋初大将,隋王朝统一中国的灭南陈战争中,首先渡江进入建业(南京),由此立下了大功。病重临死前夕,他辞别朝廷君臣和家小,赴阴间当了阎罗王。”

  “我去!阎王爷?来头这么大!”我说。

  “嗯!韩擒虎在位时,韩叔叔为大将军镇守北关。”夏启继续说。

  “韩将军果然是厉害人物,现在在位的阎罗王是……..”东家脑子开始转不过来。

  “废什么话?当然是我父王。傻了你?给你补补课。冥界的阎罗王轮着做,韩擒虎首届,然后是寇准,接下来是范仲淹,还有包拯。”

  “你父王是…….是包拯?”东家一说,他们都乐了。

  “呵!不该你知道的,别瞎猜。”夏杰说。

  “我能找你父王要签名吗?”东家说。

  “找死啊!”

  “谢天谢地你们终于在来了。”我们四人赶到诺丁山店,范老师已经在那边等着我们,范老师接着说:“冥界刚传来指令,韩霸谋反潜逃人间,让你们迅速回北平王府,有重要的事商量。”

  “指令没有说具体什么事吗?”夏启问。

  “没有。看来此事绝密。”范老师说着领着我们往书店的最里屋走,在屋内的墙壁上挂着一副水墨猛虎画,范老师念了一道咒,把手放在画上,画自动旋转,打开一扇门。我第一次进入冥界时夏启和我说的一句话:视之无形,听之无声,谓之幽冥。这是就冥界之门,在门后漆黑一片,深不见底,仿佛有种磁力在吸引着我们踏入。第一次去冥界,我成了无常,第二次又会有什么等着我?不得而知,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须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人生有两种境界,一种是痛而不言,另一种是笑而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