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破之战

  从来没有见过夏启如此犹豫,她比我们所有的人都坚强,是什么让她这样?在她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吧。”她好像说服了自己,于是说:“我在理发店门口看见韩霸。”

  “他对你怎样?”我急问道。

  “没有,我不能确定他看见了我,他是从店门口匆忙走过,而我在店里。”

  酷Y匠网5正@版(t首a发SQ

  “所以你跟踪他?”我继续问。

  “没错。”她边说边思索,“难道他是为了把我引开,让‘破’除掉陈三俊?”

  “肯定是这样的。”我赞同她的看法,“最后你跟踪他去哪儿?”

  “他一直保持匀速行走,大约半小时,突然一条街转角,他上了一辆车。因为事发突然,我一直是步行没有追上。原来他是引开我,让‘破’乘虚而入。”夏启恍然大悟。

  “呵!师姐,这次是我们大意了,别放心上。我们还可以继续跟踪。”夏杰安慰她。

  “可是……可是我总觉得哪儿不对。”东家嘀咕。

  “对啊,我也觉得,可是我说不上来。”夏杰接上说,“我们得好好琢磨这事。”

  “夏启!”我突然抓住她的手,“然后……然后你就……回家啦?”

  “哔哔!”突然夏杰手机报警。

  “啊!让开!“夏启拉我躲避到一边,我们跌倒在地。看见一只长长的手穿过屋顶击中我刚才的位置,有“破”入侵!慢慢手臂变短,一个上身巨大,腿却很短的“破”从屋顶穿过。张牙舞爪,嘴里发出嗷嗷的叫声,极其难听。当时,我吓呆了,傻傻站着。突然,“哔哔!”夏杰的手机继续报警,接着从墙壁四周都有“破”的入侵。六只“破”把我们四人包围在屋里,我想完蛋了,这是第一回我和如此巨大的“破”作战,慌乱中我们都亮出玄剑。以前遇见的“破”基本都是附体在人类身上的,这样“破”的行动就要受到人类自身所局限,所以我很容易解决。现在的情况不一样,没有附体,而且体型巨大和数量占优势。对于这次的作战我没有任何信心,也就是说今天我有可能把自己交代在这里。我们没有选择元神出窍,在不定因素的情况下,没有魂魄的躯体容易被附体。

  我开始胡思乱想,我到了冥界是以什么身份去报到,还是无常吗?一个被杀的无常?还好夏启发现我神游,紧要关头直接狠狠踩我一脚,把我带回现实中来,不过这脚太狠了,我“哇哇”直叫。“破”也乘机会突然袭击,一会儿是两个拳头对付我,一会又四个拳头,我实在应接不暇。边挡边退,当我靠在墙边时,他们仨也向我靠拢,这不是好事,大家已经无路可退。破”的腿太短,底盘太低,无法钻到他背后作战。左右两边又同时挥舞着拳头袭击过来,这双拳头坚硬如铁,玄剑无法刺透。无奈之下,我一低头闪身从他的腋下钻过去。此刻,我特意留了心眼,玄剑横着过去,想乘机割伤他的腰部。可是事与愿违,犹如碰撞到坚硬的岩石,发出“咔咔”的响声。由于窜的太急,仿佛踩着他的脚,顿时,他嗷嗷乱叫。坚硬如铁拳头竟然有双脆弱的脚,有戏。他们仨也发现这个情况,于是,接下来的战斗就有意思了。“破”继续挥舞着拳头,我们一个个蹲下,寻找刺伤他们腿部的机会。

  我发现蹲下仍然无法接近他们下盘,于是,就地滚过去,手持玄剑横切过去。硬生生切断他的一条腿,他开始失去抵抗,到处乱撞,拳头开始乱挥。突然“破”失去了平衡倒向我,我傻傻看着巨大的身体,竟然没有躲避。这时,夏启及时赶到抱着我躲过“破”沉重的身体,又快速起身用玄剑直接插入“破”的脑袋。我仿佛梦游中突然清醒。由于我误打误撞找到解决“破”的方法,剩下的“破”很快被收拾掉。

  突然的袭击把我们打蒙了,虽然我们最后取得胜利。屋内的沙发、椅子及桌子等等被我们撞的乱七八糟,横着竖着或者躺着,在收拾之前,我们累的随便找地坐着。大家都没有说话,只是坐着发呆。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战斗,我还喘着气,双手在颤抖。夏启拍拍屁股站起来,以一种几乎是藐视的眼神看着我们,嘴角挂着得意的笑。我只是摇摇头,表示我快不行了,承认她比我们都厉害。突然想到点根烟缓缓神,烟盒几度脱手,抖抖颤颤点了根烟,竟然被东家抢去。看着他和吸毒一样深深吸一口,也没抱怨原来不抽烟的他。给夏杰点了一根,夏启搬个椅子,一人独自坐着。

  “女王,我们仨服了,你牛!呵呵!”我说,夏启笑而不语。

  “他们怎么会……来这儿?”东家问。

  “我被反跟踪了,我要切了他脑袋。哼!”夏启恨得咬牙。在我们刚摸索到线索陈三俊,韩霸诱惑夏启追踪他,然后杀了陈三俊灭口。之后,成功甩掉夏启并反跟踪到这儿,并安排了“破”来刺杀我们。真是翻了天,贼寇竟然袭击警察,这还有枉法吗?夏启的恨,我们心领神会,所以谁也没有继续说这事,大家依然保持沉默。

  看着窗外天色已晚。突然,有人敲门。敲门声巨响,而且急迫。我开始臆想是隔壁敲门,可是敲门声越来越大,再不去开门,门可能会被敲破。我们都站起来,望着门。虽然很近,感觉很远,谁也不敢迈出第一步。刚经过惨烈的战斗,现在又是谁?不会是外卖也不会是快递,我们住这里就是为了隐蔽。

  夏启大步迈过去,突然打开大门。一束冷光刺进来,是玄剑。夏启身手敏捷往后一退,虽然只是退一步,但是已经靠近我们。我简直快崩溃了,刚刚差点去冥界报到,现在又来一波,不把我们杀了,是不会善罢干休的。几乎绝望的亮出玄剑,死死盯着门外。大门被缓缓推开,门外漆黑一片,一个影子慢慢从黑暗中走出,接着身后还出现三个身影。在微弱的灯光下,可以看到这死人竟然是韩霸。

  “哈哈哈!宝贝!别怕是我。”韩霸大步走进来,后面跟着的人也一起进门。

  “你!”夏启用剑指着韩霸,“你……”竟然气的说不出话。

  “我…….哈哈!”韩霸又靠近一步,“我一直在等你啊。怎么?想好了吗?”

  “废什么话,你来找死啊!”我靠近夏启。

  “哈哈哈!谁口出狂言?哈哈!是你啊,手下败将!”韩霸话刚落音,我举剑已经劈了过去,韩霸侧身轻松用剑挡开。“哼!”韩霸接着用剑向我看来,我拿挡住。但他只用一只手,而我双手握剑还是抵挡不过他。此时,夏启一剑挑开,站在我的前面,说道:“你到底想怎样?”

  “哼哼!和你永远在一起,还有……”他说着用剑指着我们,“还有杀了他们。”

  “你疯了?”夏启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 说:

  懂你的人,会用你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不懂你的人,会用他所需要的方式去爱你。两个人的世界里,懂比爱,更难做到。一段爱情,是不需要别人理解的。真情的说痴情的真矫情,感性的说理性的没人性,坚强的说勉强的不自强。你不知道它的道理,可人人都有自己的爱情。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