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理发店。

  “哥,您有熟悉的发型师吗?”刚进理发店就一美女向我走来。

  “呃!没有。”我第一次来这家店,这就是夏杰所说陈三俊经常来的理发店。

  “您需要一般的发型师、高级发型师,还是总监级发型师为您剪发?”美女继续介绍。

  “有区别吗?”我问。

  “级别越高话越少。”

  “总监级的……就算了,一般的吧。”我看总监级是在里屋,不便观察。

  我找了一个靠近大门的位子坐下,美女一会儿让我干洗头发,一会又帮我按摩,最后还要加按摩肩膀。在此之间,美女问了我很多私人问题,要烫发吗?染发吗?需要做营养吗?办张会员卡这次就打折。我觉得美女谈的话题太肤浅,就开始和她谈乐音,一起去旅游,最近有部好的影片,如果有空可以一起去欣赏。最后我建议美女还是为刚进门的顾客服务,因为这位顾客用从进门就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挨着我隔壁坐下,而这位顾客叫夏启。

  “不烫发,不染发,不做营养,不办会员卡,只剪短。从现在开始咱俩谁先说话谁王八蛋。”夏启说完白我一眼,再也不说话。美女被她一顿说,也知趣,开始给她洗头。在我剪发的同时,夏杰接着来到理发店,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直接找位子坐下,找一个帅哥开始聊天。按照约定东家最后一个进店,现在就等陈三俊。美女给夏启服务结束后,走着模特步过来对我说:“哥,满意吗?”

  “非常满意。”

  “哈哈!哥,刚才给您理发的是我们总监。”

  “哦!这样啊,难道话不多。可是我要的是一般发型师。”

  “艾玛,一般发型师的价格,总监级的服务,老好啦,满意办张会员卡呗。”美女开始引导我消费。我看了看夏启,她绝对不会让我办会员卡的,以后再走进来的机会都不会有。

  “啊!这个……我再……”我正不知道怎么对付美女时,大门走进一人,体态肥胖,一丝不苟的中分发型。美女见着双眼放光,一大步迎上去。

  “陈哥,您来啦!接到您预约电话,王总监在里面等着。”美女开始围着他前后转。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我们等的陈三俊。果然如夏杰计算的时间内到达理发店,蹬点布控果然是夏杰的强项。

  “我这发型有点不符合我要求啊,还需要再修修。我去找总监,价钱可以另算。”说完我溜去后面VIP室,东家也借口上厕所溜到后面。我们俩一起闯进VIP室关上门,东家上去打晕了王总监,陈三俊这才发现情况不妙,可是已经无路可退。

  “陈三俊你好啊。”我笑着和他打招呼。

  “阳你好!”他竟然知道我的名字。

  “哦!失敬!失敬!竟然知道我是谁。”

  “能找我的也只有你了。哈哈!你们在我这里什么也得不到。”他好像什么都知道。

  “是吗?”东家上去就一个耳光,打的陈三俊满嘴是血,我真佩服东家能下的了狠手。陈三俊依然是乐呵,带着满嘴的血,显得格外恶心。

  “少受点苦,老实交代。即使你今天守住秘密,你总有一天还是会冥界报道的,那时我们用一个世纪来陪你玩可好啊?”我开始威胁他。

  “哈哈!为什么一定要去冥界?逍遥的地方多着呢!你们还是省省心吧。”他继续顽抗,东家上前又是一拳,打掉他的门牙。

  “我来!”门外闯进夏杰,瘦瘦的身影不必东家能打,他来干什么?陈三俊看见他,更加乐呵。夏杰也不和废话,拿起理发的剪刀,“咔嚓!”陈三俊的头发就被剪掉一片。他的表情马上由正常变成恐惧,再由恐惧变成哭泣,伤心欲绝。还真不能小看夏杰,他真用脑子办事,观察细微,竟然能想到这招。陈三俊就爱这一头黑发,这一剪刀下去就是要他的命。

  “说吧!”夏杰咬着牙,准备继续剪。

  “我……我……我说,我都说。”陈三俊哭的很伤心。

  “你和韩霸怎么认识的?认识多久?”我问。

  “刚认识不久。是……是有人介绍的。”边说边担心自己的头发。

  “谁介绍的?”我凶恶的说。

  “是……啊!啊!”陈三俊突然一声惨叫。再看他背后插着一把剪刀,剪刀直插心脏的位置,而且整个剪刀几乎全部插进去。竟然是王总监瞬间下的手,他不是被打晕了吗?他退缩到墙角,嘴边一丝微笑。完了,谁也没有留意晕倒的王总监竟然瞬间被“破”附体。看来韩霸对陈三俊留了一手,派一个气息极弱的“破”尾随。我们仨召唤玄剑,用暗黑之星把“破”从王总监体内拉出,不费吹灰之力解决掉“破”。就在我和东家对陈三俊尸体发愁时,夏杰从怀里拿出那瓶矿泉水,把陈三俊拉倒在地,矿泉水所到之处陈三俊的尸体逐渐消失,最终化作一滩污水。

  O酷匠z网@永Ik久%免费看小。说

  “化尸水?!”我惊讶的说,“还以为只是个传说。”

  “呵!小瞧人了吧。”夏杰说。

  “那个......给我一瓶吧。”东家说。

  “呵!想的美。”夏杰转身离开。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王总监,我们能做的就到这些了。让你永远失去了一位忠实的客户,给你带来的损失,十分抱歉。

  我们几人先后离开理发店,走的时候没有发现夏启。也许是为了分散注意,提前离开,给她发了一个短信,等了半天也有回复,我们三人索性就先回去。一路无语,到家时发现夏启在家。就问她怎么早回来,短信也不回。她给我的理由就是:干嘛向我汇报。虽然是休假,她还是我们的领导,是没有必要向我汇报,可现场情况我得向她汇报。

  “什么?‘破’从背后出现?你们几个竟然没有发现?”夏启责怪的说。

  “气息极弱,我们注意力全在陈三俊身上。”我解释。

  “那也不对啊,你可是三人,怎么就会没有发现呢?”她继续责怪。

  “我们可不是三人,还有你,你怎么没有发现?”她逼得这么紧,那我就得追她的责任。

  “我不在现场。”

  “去哪儿了?”我的追问并没有得到答案,夏启一直是心直口快的人,这时竟然沉默了。屋内非常安静,没有人说话,都在等待夏启的答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爱你的时候,因为我只有在看不见你的时候,才最爱你。你永远也看不见我最寂寞的时候,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才最寂寞。也许,我太会安慰自己的伤痕。从阴雨走到艳阳,我路过泥泞、路过风。一路走来,你若懂我,该有多好。——秋若雨《你若懂我,该有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