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生命的诞生,最早要追溯到爱情的化学反应。然后才到生命的萌芽在子宫孕育,一会儿像鱼,一会儿又像两栖动物,最后变成婴儿。再一步步成长,经历岁月洗礼慢慢长大。这是多么疯狂而又神圣的过程,我们每个人都应该尊重和珍惜这个过程。但是,“破”一瞬间就能将这些美好的一切毁灭,而他作为无常竟然可以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在冥界的系统里显示韩霸确实消灭了“破”,树林里早已编好剧本的战斗成了他的战绩,王四营的战绩是建立在牺牲人类生命的基础上,是沾满鲜血的战功。

  “十恶不赦的混蛋。”我把烟头掐灭。

  “他消灭一个‘破’,多一个冤魂,显然为了自己的战功不顾一切。”东家分析。

  “冥界的系统里对于无常的规定只要是消灭一个‘破’,即使多出一万个冤魂,也算是战功。”夏杰继续抖着腿摆弄着手机。

  “哈!体制问题,谁又能改变?”夏启愤恨的说。

  “这种狗屁体制是建立在良心之下,良心坏了体制也就坏了。”我越说越生气,“混蛋竟然拿生命换战功,还有树林编好的那出戏,事后谁不怀疑他和‘破’有勾结。”

  “可我们拿不出证据,不然我直接去王府告他,定他死罪。”夏启越说越气愤,这让我感到一丝反常。一段几百年前结束的恋情,即使到现在对方仍然追求她,也不至于她如此痛恨,甚至起了杀心,这其中也许还会有别的原因。但是夏启掩饰的很好,不能仅仅通过猜测而伤害她,她不说我就不能问。

  “证据?需要什么样的证据?和‘破’勾结是什么罪名?”我问道,夏启一时说不上来,夏杰接上说:“我查查。”开始拿着手机疯狂刷屏,“十恶不赦,第一条是……谋反,没有。第二条是谋大逆,也不是。第三条……第三条肯定是......”夏杰一边查一边说,我们已经凑过去看。

  “第三条谋叛,背叛朝廷。”我们异口同声。

  “和‘破’勾结就是背叛朝廷,是谋叛。”夏杰有些兴奋。

  “这个罪名他就必死无疑,但是关键还是证据!哪儿找证据?”东家说。

  “证据不会找我们,但肯定在等着我们去找它,办法总比困难多。”我分析说,“通过这两次的跟踪,还是有进展的。韩霸显然是无常中的败类,他无视无辜生命,暗中勾结‘破’,我们绝不让他诡计得逞,现在开始我们必须再进一步行动。”

  “二十四小时全天候跟踪。”夏启肯定的说。

  在没有办法的情况这也许是个好办法,至少我们通过跟踪知道他真实的面目。日子一天天过去,“破”一个个被消灭却多出更多的冤魂,而冥界的数据显示这些冤魂绝大多没有踏上黄泉路,去哪儿了就不言而喻。这个棋局是越下越大,也越来越捉摸不透。如果真如我们预料的那样,韩霸就不仅仅是谋叛,而谋反。因为“破”可不是一小股捣乱分子,他们的目标是推翻冥界重新创建他们自己的世界。对于“破”要创造什么样的新世界,我们不得而知,他们是如何发展,如何壮大,又要通过怎样的方法实现他们的目标,这一切的一切我们均不知道。但作为普通的无常,我们知道要维护阴阳两界的平衡,不能牺牲无辜的生命。

  韩霸和“破”勾结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现在该搞清楚这个问题。虽然他在冥界已经没有上升的空间,但是作为他来说已经足够好了。如果只是为来来阳间混军功,为以后在冥界有上升空间,他可以辛苦点,认真的去对付“破”。北京的位置已经被他挤占,他有的是时间,完全可以慢慢来,他到底还急什么?

  “还有必要继续吗?”首先提出疑问的是我,这些天我们轮流去房山跟踪韩霸,匪夷所思的是他的位置几乎没有跳出他们所在房间。而夏杰掌握的是冥界专门的定位系统,是绝对不会有问题的。外面天天在流血,而他竟然可以悠然自得,足不出户。到底是哪儿出了问题?还得继续转变思路。

  “哈!你说呢?”夏启说,夏启的强势态度有时藏着无可奈何。我没说话,深深吸口烟,想把烦恼随着烟消散在空中。

  “最近有个胖子经常出入他们住所。”夏杰说完,停了停看着我们,没有人搭理他,因为我都知道这事。胖子是人类,跟“破”和冥界都没有关系。韩霸通过人类身份找个打工的,跑腿的,再正常不过的事。

  “我查了,他以前做过无常。”夏杰说完我们所有人的目光投向他,他开始不出声。

  “我操,你他妈赶快讲啊!”东家急了。

  “嘿嘿!讨厌,说话斯文点。”夏杰指着我和东家,“他叫陈三俊,和你们一样是人类,也做过无常,任职地点在南京,之后不知道什么原因辞职。这点我们都疏忽了,以为是人类就和‘破’及冥界无关,忘记我们自己就是这种情况。”

  “我去,太棒了。你是怎么想到的?”我开始佩服他。

  “因为他是长发。”夏杰说。

  “仅仅是长发?”我追问。

  “他爱整理长发,发现他手掌遗漏了暗黑之星的印记。”夏杰慢悠悠的说。

  “哈哈!这都被你发现了?聪明!”夏杰的心思和女人一样细,这点夏启都比不了。

  “然后呢?”夏启还想听他详细分析。

  “没了。”夏杰说。

  “我去,刚表扬你,你就掉链子。”我把烟灭了站起来。

  “你小子是不是故意的?说!赶快说!”东家直接动手。

  “真没有了好吧。”夏杰一脸委屈。

  l看Sz正版i章节%o上vT酷匠网H

  “任职时间?”夏启继续追问。

  “2000年以前的事,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了。”夏杰说的很诚恳,我们也知道夏杰不会骗我们在这件事上。可是资料仅仅就这么一点点,说明有人故意隐瞒此事。可是故意隐瞒的目的是什么?难道韩霸十几年前就开始运作,安插他的人进入无常,那这盘棋就太大了。一切的答案都等我们去寻找,而现在的切入点,就要从陈三俊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今天北京的室外温度竟然达到42度,喷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