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夜,我失去了睡眠。我搂着夏启在怀里,却睁着眼迎来窗外变白。

  “五次。”夏启慢悠悠的说。

  “什么五次?”我疑惑。

  “一夜你折腾我五次。”她说话表情凶巴巴的。

  “我去!我……怎么可能?”我更加疑惑,只是失眠而已,有这么严重吗?难道失忆了?

  “不是你还有谁?你是不是买了交强险?”她问的我摸不着头脑。

  “我啊?买了,每年都买。”我今年确实有上交强险,这是车辆必须上的保险。

  “哈!我说是性交强迫很危险。你这个色狼,再折腾你就完蛋了。”

  “我去!哈哈!再上一次交强险吧,反正今天周末不用上班可以多睡会。”我扑在夏启身上。

  “听着。”她又以命令的口吻和我说话,“你现在的工作不适合你做无常,你必须辞职,明白吗?这样对你好。”

  “我毕业就来到这家公司,我喜欢设计这行业,设计的图纸最后都变成真实的高楼大厦,很有成就感,不是吗?”我反复强调。

  “可是这会影响到你再冥界的工作,二选一。”

  “必须吗?”我问。

  此时手机响了,我们的争论暂时停止。电话显示是公司领导王经理的电话。我职业工程师,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并随时准备处理一切工作问题。

  “喂!王总,是我。”

  “这星期天你能过来加班吗?知道你周末肯定有安排,我们已经加班一宿了,实在顶不住,我们真的很需要你。”

  “好吧,没问题,不过你也知道的,周末不限号,路上很会堵,估计能晚点到。”我说。

  “嗯,好,大概什么时候到?”

  “周一。”我挂了电话看着夏启,“我爱你。”

  夏启高兴的扑在我身上,“哈!真乖!”

  “天啊!我失眠之后就是失业,救救我,我得找个正当职业,不然整天白混又过着滋润的日子,家里也不是官二代和富二代,这种生活不符合逻辑。”

  “哈!下岗职工再就业,求我啊!”

  “我求你。”我假装哀求。

  “这就算求我?诚意呢?”她继续刁难我。

  “好吧!第六次开始。”掀开被子把她压住,伸手在她身上乱摸。最后折腾累了,索性平躺着,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相公你要吝惜我。”

  “明白!”正当我这个饿狼开始第六次进食时,手机又响了,这个王经理还不死心,辞职还要我再确认吗?但是电话那边传来的是夏杰的声音,“韩霸开始行动,我和东家正在下楼,咱们路上说。”

  我们被堵在京通高速传媒大学路段。记得2008年奥运期间,实行单双号,那时的环线及京通是畅通无阻。可是后来不管限号还是限行,永远限制不了老百姓一颗追求幸福小康生活的心。车流如水流,不知道几千年前我们老祖宗大禹看到今天这些不靠谱的做法会怎么想的。

  夏杰位置显示韩霸正在前往朝阳区王四营,因为这里有个热电厂基本没有开发,没有像样的大马路。同时,系统显示王四营有“破”入侵。必须尽快赶到现场,继续在无声中等待,等待韩霸露出破绽。时间指向上午十点,我在车上睡了好几觉,下车时脑袋昏昏沉沉。

  “这是哪儿?”我问。

  “王四营观音堂桥。”夏杰说。

  “呵呵!你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顶的住吗?”东家在我身边捅我一下。

  “我去!一天比天健壮好吧。”我没有继续搭理他,“村子里的老头老太晃来晃去,韩霸不知躲在哪儿?‘破’的气息忽隐忽现。”

  “先上车。”夏启说。

  “请教一个事,你这个手机在哪儿买的,我也买一个。”大家坐在车里,东家看夏杰关手机,防止系统留下记录。

  “怎么着?想要这玩意儿啊?呵!对不起,买不着。”夏杰开始显摆手机。

  “还有买不着的手机。我跟你讲,条件随便你开。”东家认识起来。

  “呵!冥界有这样手机的人扳着指头数的过来,就你也想要。”

  “我操,‘破’的位置都跟踪不到,关键时候还关掉,怕这儿怕那儿,就一个破东西。那韩霸的位置能查到吗?”东家开始挖苦夏杰。

  “来了。”夏杰话刚落音,一辆黑色奔驰疾驰而过,在下个路口靠边停下。感应到车内有四个人,韩霸肯定在车内,车的玻璃黑的反光,不清楚韩霸具体的位置。一会儿,车窗开了一条小缝,再过一会儿又关上。这样来来回回好些次,也没见人下车。

  “他们会不会发现我们?”东家有些紧张。

  “呵!会啊,但是他们感应到的也只是人。”夏杰晃他的宝贝手机继续说,“他们可没我这宝贝,我是通过系统跟踪他位置,然后也是靠感应确认。”

  看w0正V版章dc节x{上JD酷匠P网j

  “哦!那我就放心了。”

  “傻冒!哼!”

  他们俩斗嘴,我和夏启没有插话,感应不到“破”位置,韩霸那边没有行动,我们只有继续呆着。让他们俩盯着点,昨晚折腾太累,不知不觉靠在后排睡着了。我和夏启在后面以各种姿势睡觉,一会手麻了,一会脖子酸的不行。

  “阳,你们醒醒吧,下午一点了,吃点东西。”东家推醒我。我翻个身没有搭理他,继续睡。

  “说你顶不住吧,还嘴硬。吃点,好香的披萨,吃了再睡。”东家继续催我。

  “披萨?哪儿的披萨?”我突然清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生活就是生下来,活下去。我们一起好好活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