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出发在暗黑之中

  “你还真问到点子上了,他在禁卫军从兵卒一直到禁卫军军都虞侯算到顶了,往上是禁卫军的军主,最高级别是厢都指挥使,厢主。韩霸什么人,禁卫军总教头之子,还能有上升空间吗?那些军主、厢主都是王爷家的公子当的。哪有韩霸什么事?最后韩天雄看这情况只有自己退下来,再四处打点、托关系,才让韩霸顺利当上这禁卫军总教头。”夏杰把这么一分析,我明白了许多。

  “看来禁卫军总教头还算是好职位?”我问道。

  “当师傅的,自然有徒弟和一些想参军的人供奉,日子自然悠哉。这是韩天雄给韩霸留一条好退路。”夏杰说,“可是韩霸这人不安分,和几个小王爷私下搅和,还想往上升职。”

  “跑我们这儿是为了升职,难道我们这儿比他那个禁卫军总教头还有什么虞侯的位置还高?”我很疑惑。

  “这你就不懂了,像韩霸这样的人,在冥界做军都虞侯、禁卫军总教头已经升到顶了,以后什么事都和他没关系。还想有上升空间,必须到一线前沿来混军功。你们这儿级别也就是都级或者指挥营级,北京应该算是指挥营级,比军主和厢主要低好些级别呢。但是要没有这一线前沿的履历和军功,不管是谁都没有上升的机会。”说着夏杰看了看夏启,这么说夏启也是来混军功的嘛?我心中出现一个大大的问好。

  “除了这些履历还有其他资料吗?私生活方面的资料。”我克制住自己没有看夏启,补充一句“我是很认真的。”

  “呃!”夏杰停顿一下,看了看夏启。夏启没有说话,向东家和夏杰挥挥手,他们心领神会离开房间。夏启咬着嘴唇,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让我有种莫名的冲动,想把她马上推到,在包房里把事办了。

  “我是认真的。”我强调说。

  “我也是。”夏启说着紧握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脸庞,她的脸庞很柔滑温暖,慢慢融化我的心。我做最后的抵抗,强调说:“一定要干掉他。”

  “哈!”她靠近我怀里,“先干掉我吧。”她这种赤裸裸的勾引是在告诉我,她和韩霸是几百年前的事,如果在人间都投胎转世好几回,总不能计较几辈子前的事吧。我用吻封住她的嘴唇,极力的吸吮着,又是那种窒息的感觉。我脑子开始错乱,难道真的在包房里把她办了?我的内心深处出现两种声音,一种声音对我说:“干她!干她!”另一种声音说:“好啊!好啊!”好吧,我彻底失去控制。她把我推到,压在我身上,俯身露出诱人的乳沟,在我耳边轻声说:“又没说在这里,晚上,换个地方。”我彻底疯了,要忍到晚上回房间,她对我这种欲擒故纵的战术是会死人的。

  “韩霸的事你有什么问题?”她嘴边刚蹦出这名字,就让我彻底清醒,她在对我表达的爱意之后,又赤裸裸的把我拉回现实。就像对一个小孩拿出一个包装极奇诱人的糖果,让后告诉他现在不能吃,要等晚上才可以扒开糖衣慢慢品尝。

  “你们……不是,我是说你知道他什么......更具体的情况,譬如爱好、缺点之类的。”我被她迷惑的神志不清,说话没有头绪。

  “没有。”她回答很明确。

  “没有?可是这……不对啊,他怎么会没有什么爱好和缺点呢?”

  “知道这些并不能对付他,他受贿、贪污,可是冥界谁人不这样?把那些当官的排成一排,挨个杀了,可能会有冤死的,但是每隔一个杀一个,肯定有漏网的。”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明白,冥界还是封建社会,这种世袭君主专制的社会制度,这些情况再正常不过。如果这样也不行,怎么办才好?我们现在可利用的资源就我们这四个人,我和夏启及东家,就算加上夏杰也打不过韩霸一个人,而且他手下肯定还有一群人。再说韩霸那边有上峰指令,明着对付他并不是好主意。点了根烟,紧紧把夏启搂怀里,看着窗外夜景,听着溪水声。

  “要想事成得发挥我们的优势。”我吐了一口烟。

  “嗯,和韩霸硬碰硬不明智,所以其他人我没有带来。我师弟虽然人难相处,但是自己人,很仗义。他掌握的信息很重要,也许会对我们有帮助。”

  “我明白,我会和他和谐相处的。你说的其他人都是些武林高手?改天教教我。”

  “嗯,只要你肯学。”夏启依偎在我怀里,更加可爱。我要对得起爱我的人,马上去提高我的战斗力是不可能,等解决掉韩霸一定要潜下心来多学习。我又开始优雅的吞云吐雾。

  “少吸点烟,对身体不好。”夏启提醒我。

  “呵呵!你是怕我床上的战斗力下降?还是怕我死的早?我的生死在生死薄上早就注定啦。”

  “哈!你说呢?”夏启坐直身体,准备给我补课,“生死薄,是在你生下来的时候就你预定死期的账本。”

  “对呀,死期早已预定,我就不做什么无畏的抵抗。”

  “想的美,你要是负心、作孽多端,会给你逐条记录,再重新计算你的死期。听说报应吗?现世报呢?”

  “我去!这么严重。”夏启这么一说我赶紧把烟掐灭。半信半疑看着夏启,而她似笑非笑,这是他妈的的拿我开玩笑呢,如果是真的话,我们需要做的事就太多了,而不是在这儿干耗着。既然韩霸在人间,就应该按照人的活法。十恶不赦罪名,找一条就让他提前结束人间旅行,让他滚蛋。在此之前,首先要制定一个周密的计划,那么夏杰也许真有可能帮上忙。我拉着她快速拉开房门,房门外两个偷听的窜了进来。原来夏杰和东家一直在门外偷听,夏启像是早知道的样子,莞尔一笑,难道刚才她就知道,所以没有让我把她办了。

  T酷~Z匠@w网!X首-K发

  “干嘛呢你们?赶紧上车,还有很多事等我们呢。”我拉着夏启继续往门外走,并轻声在她的耳边说:“今晚先放过你,等这事办完了,好好收拾你。”

  “迫不及待加求之不得。”夏启一字一字吐出,恨得我想马上找一草丛先成全了她。

  东家开着车,带着我们在山谷中游走,夜色下山谷寂静,远光灯在暗黑中形成两个光柱直射远方。这种一静一动的冲击,让我难以平静,不自觉点了一根烟,东家开启车窗透气,我看了看夏启,索性把烟掐灭。

  “夏杰,这次全靠你了。”我在后排拍了拍副驾驶坐着的他。

  “嗯!”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矫情,而是诚恳的答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 说:

夏天的怀柔是每个生活在北京的人都愿意去的地方,至少我这样觉得。满眼的绿色,和水泥森林形成巨大的反差,更加吸引人常去。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