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我点了一根烟。轻轻地吸了一口,再慢慢吐了出来。淡淡青烟萦绕着闪烁的烟头,营造出奇妙的气氛。凝视着燃烧的香烟,感觉是那么炽热不可靠近,却极其安静地配合着黑暗的节奏,犹如一场无声的交响乐。我欣赏着精彩的演出,把身子舒展开后,又更舒服的蜷缩在沙发里。

  一只手轻轻抚摸着我的发,沿着耳朵再到我脖子,停留在我的胸口,嘴唇湿润的几乎咬着我的耳边轻声的说:“还在等十二点吗?”我并没有转身,深吸一口烟之后灭掉,说:“还记得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是在末班地铁里。”

  “不记得。”夏启轻声说。

  “我记得,2012年12月20日,我以为世界末日。”

  “我有那么恐怖?”夏启表示很惊讶。

  “呵呵!我一个无车、无房、无女友的三无屌丝,看见一个白衣女侠持剑从我身边飞过,而且还消失在漆黑的隧道中。真的以为末日预言显灵,害怕极了。”

  “哈!害怕死亡吗?”夏启表示不解,当然,作为一个来自冥界的她,对死亡的认知和我们不一样。

  “害怕我还是一个处男,没有抱的女神归就和这个世界说再见,会有无尽的遗憾。”

  “哈哈!处男?被无数女人处理过的男人?”她故意嘲笑我。

  “我去!那我是死而无憾好不好?”

  “那现在呢?”她突然认真问道。

  “会更加遗憾,我不能离开你。”我紧紧抱住夏启。

  这时,突然传来猛烈的敲门声。仔细听,是东家在外面。东家一进门就嚷嚷起来:“阳,新婚燕尔可要保重身子。我那边你还回去吗?”

  “呵呵!等我回去呢?你对我还有想法。”

  “少来,地方还给你留着,反正我们前后楼。你们看看这个。”东家把手里紧握的纸条递给了我。我一看,倒吸一口凉气,赶紧把纸条给夏启看。

  “东家,你不是说那封信在车里被水淹了吗?这张纸不像被淹过的痕迹啊。”我感觉这事没那么简单。

  “你信吗?这封是给我的。”东家坐下,接着说,“我晚上在外面喝点酒刚回家,看见门缝里塞着这封信。刚开始还以为小广告,看到这封信后我惊醒了。”

  “两次这信都是你拿到的,难道就是给你的?”我猜测。

  “为什么不是给你的呢?第一封到你单位,第二封,你要记住,你也住那边。”东家指着我说。

  “我去!这要索命的节奏。”我开始思考,我平生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不至于有人这么急迫要和我拼命。

  “也许……是针对你们,也包括我。”夏启拿着信,松开捏着信的拇指,在信的右下角一颗暗黑之星的标识慢慢显现。这种预热显示的技术并不复杂,可是暗黑之星的出现就没有那么简单。是谁知道暗黑之星的标识,而且还寄给我们,这不是恶作剧,是有预谋的行动,是‘破’所为嘛?但是从暗黑之星来看更像冥界自己人干的,这背后隐藏着什么秘密?

  我和东家疑惑的看着夏启,希望她能给我们答案。夏启摇了摇头,“只是从这封信和这几句话看不出什么,明早我们诺丁山店集合。”

  清晨的阳光洒在脸上,给人一种生命希望,可以驱散黑暗的忧愁。可是,在北京想沐浴阳光只能登天了,呵呵!原因我就不解释。穿过一层层迷雾,钻过几条胡同,我来到诺丁山店。在又窄又深的胡同里开这样的店,当第一次夏启带我来这儿时,我觉得匪夷所思。要知道胡同的由来是元代的蒙语,意思是井,把这么洋气的店开井边上,不奇怪那就真奇怪了。当时我以为夏启带我来这儿时约会,搞得我激动半天,因为在进门前,我怎么想这个诺丁山的名字都是咖啡店,可是这儿确实就是书店的名字。但是现在我觉得这样选址理所当然,作为冥界北京联络站这里足够隐蔽。

  推开门,店长范老师品着茶,他是冥界北京联络站的负责人,这里起桥梁作用,两界的信息都从这里传递,并负责组织会议。

  “范老师早上好。”我先问候。

  “早上好。”范老师笑容依然灿烂。

  “咳咳!”我清清嗓子,“请问《幸福的婚姻生活》这本书在哪里?”

  “该书属于幻想类小说,在第一排。”范老师继续悠哉悠哉品茶,头也没有回就告诉我书的位置。

  “好吧,《夫妻相处之道》呢?”我继续追问。

  “该书属于武打类小说,在第二排。”

  “《理财、购房要义》?”

  酷匠网。&唯一2正r版t,其o他g◎都3Z是bl盗5版{“

  “那是妄想综合症,属精神病类,在第八排。”

  “《男人应该是一家之主》”

  “这里不卖童话书!”说完范老师又品了一口茶,缓缓放下,“年轻人,爱情让你迷失了方向,我帮你找回现实。哈哈!她在里屋等你。”

  “好吧,生活真是一门大学问。”我说着就往里屋走去,这里是我们仨开会的地方,也是和冥界联络地点。

  房门虚掩着,从门缝里看到夏启正在品茶,但是神态显得极不自然。

  “回到我身边吧,我一直在等你。”屋内传来陌生的声音。

  “想都别想。”夏启放下杯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混蛋的出现激发自己的潜力,有的时候得试试自己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