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神秘来信

  “是我送你回来的。”夏启接着说。

  好吧,此时此刻我不得不承认,是她把我办了,真的应了东家那句话。虽然目的已经达到,可是我没有一丝的快感,我怎么会被她办了呢?我设定的计划,精心布局,一步一步小心行事,可是最后应了那句:酒量小的会被灌死,身体差的会被累死。我好像一个失败者,心中充满失落。

  “哈!需要我对你负责吗?”夏启这句点燃了我,我直接把她拉到怀里,停顿了一下,看她微笑着没有反抗。好吧,这回老子要把你办了。

  腰断了就断吧,腹肌酸痛就酸痛吧,老了以后尿不动就早点死吧。只有越耕越肥的田,没有耕不死的牛,我就是那头牛。整整三天,无论外面刮风下雨,我们依然在房里,和世界唯一的联系就是快餐送到门口的那一刻。

  在这间屋子我们并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更多的肢体冲突。我没有问她是否爱我,什么时候开始的,因为此刻这已经不重要。她也没有责怪我为什么不早点表白,她从我的疯狂中知道我对她爱的程度。彼此之间有着默契,仿佛下一刻就是世界末日,我们要珍惜每一秒做该做的事。我知道再这样下去我就是那头耕死的牛,可是我并没有打算走出那扇门。

  生死时刻,东家果然在关键时刻出现拯救我。拿起手机显示是东家的来电,“喂!东家。”我有气无力的说话声自己都很吃惊,什么时候自己的精气神弱到这种地步,那边夏启坏坏的用脚丫踢我。

  “阳,我不管你在做什么。救我!”电话里传来东家的声音。

  “救你?”我有点紧张。

  “条件随你怎么讲,你快点来救我。”

  “你在哪儿?”

  我把夏启拉倒怀里,尽情的深吻,又轻轻拍了她的屁股,“亲爱的,咱们出发吧,他等着救命呢。”

  据说外面连续三天下着大雨,北三环某桥下,大水淹着东家的脖子,水流在桥中央成漩涡,他依然一手举着手机向我挥舞,另一只手牢牢扣住墙壁的缝隙。

  回到屋内,东家裹着毯子缩在沙发上,用鄙视的眼光扫着我和夏启,我们只是笑而不语。

  ◇\酷A匠a网g,唯Nf一@(正版/,P其4S他都是H盗vW版,

  “东家怎么回事?不知道下雨要带游泳圈啊?”

  “我跟你讲哦,你就是我见过最重色轻友的家伙。”东家发牢骚,显然他看出我和夏启的进展。

  “你一个电话,我们就到了,半点不敢耽误。可是我们就不明白你怎么回事?就这样了。”

  “我们!我们!我们!全天下都知道你们在一起咯。我跟你讲,我这样都是你们害的。”东家越说越气。

  “你心中哪来的气,也不要乱冤枉人吧?”夏启在一边乐和,也闲不住插了一句。

  “我……我还不是担心这家伙。”东家指着我,“两天没声音没图像,我顺便从你单位路过,你们前台非说有你一封信,让我马上给你。”东家说着喝了一口热水暖暖身子,接着说,“我当时就想,现在除了信用卡催款函,谁还会写信?就现在很多信用卡都改短信和电子邮件了。还说的那么急。于是我拆开看咯。”

  “我去,你私拆我的信件。”

  “少来,我不看还好呢?”

  “快说,怎么回事?”夏启仿佛嗅到一丝不一样的气氛。

  “信中提到今晚十二点整在北五环奥林匹克公园见。”东家神秘兮兮的说。

  “呵呵!神经病,这信有落款吗?信在什么地方?”我想弄清楚。

  “信?泡水里了。信虽然很奇怪,也没有落款,但我看了不像是开玩笑。你想啊,现在谁开玩笑一个短信就可以了,非要周折半天写信?而且信到你公司非要我马上交到你手里,可见这信是写信人亲自送去的,而且向你单位前台特别嘱咐。我想你这一辈子难得一回逍遥,我替你去看看吧。可是走到三环出事了。”

  “不会是有意设的陷阱吧?可是这陷阱设的太明显了吧?”我猜测。

  “陷阱你个头。我他妈被一个傻逼害的。当时雨下的很大,三环桥下水很深。很多车都过不去。一打伞的傻子站在没过膝盖的水中。这时我开城市越野到这儿,看这傻子水到膝盖还傻站不走,于是我加大油门冲了过去,结果整车全部淹的都看不见了。我好不容易从车里爬上来对傻子说:‘傻逼水不是才到你膝盖吗?’,你们猜这傻子说什么?”

  我和夏启摇摇头,东家接着说:“傻子说:‘你才傻啊!我站车顶上呢,还是大巴呢!’”

  “东家你这样智商真让人着急。”我开始思索给我写信的人是谁?今晚十二点约我在北五环见面,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约会方式?还写信约我,竟然亲自送上门,这不像是约会,更像是挑战书。那向我挑战的又是谁?我看着客厅的钟表,指针正好指向午夜十二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 说:

男人就该反击,女神结婚的原因就是她怀孕了!开始吧!做了她,反击开始!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