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反应慢的会被玩死,能力差的会被闲死,胆子小的会被吓死,酒量小的会被灌死,身体差的会被累死,讲话直的会被整死,能干活的会被用死。所以干任何事情不必太认真。不然人在天堂,钱在银行。

  活在当下,在自己活着的时候,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不管失败或是成功。我预定环境最好的私人会所,点了最好的海鲜,当然还是配海鲜最完美的干白。

  “还要等多久?”夏启一脸严肃。我一直很好奇,夏启冷冰冰的外表是天生单纯,还是经历世间沧桑后的老练。东家说她活了几百年,没有那么简单。这道理我认同,但她不是,我看不出她半点沧桑的老练。她拥有一双修长的眼,洁白细腻的皮肤,高挑的身材,气质清新脱俗。在我心中她犹如天使,来自地狱的天使。

  “刚才东家说堵北三环了,这个点正巧是下班高峰,一时半会来不了。”我看了看表,又看了满桌的菜,“海鲜、刺身这些都是新鲜食材,我们边吃边等,他来不够再加。”

  “嗯。”她边吃边问道,“你说有对付‘破’的计划。”她终于问到正题,这也是计划的一部分,没有重要的料,怎么能让她来东五环外私家会所吃饭。这家私家会所的客人不多,甚至我们都无法遇见其他客人,每个包间设计的非常隐私,甚至通往包间的小径也用果岭巧妙阻隔,即使相遇也只能闻其声而不见其人。

  “这计划是东家想的,他鬼得很,我知道的不多,等他来了问问。”我耍了花枪。

  “嗯。‘破’是有组织犯罪集团,背后还隐藏着更大的阴谋。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在明,他们在暗。阳,以后办事安全第一,元神出窍尽可能不用。”她说话老成也许和她的年龄有关,但样子青春可爱,超级喜欢。

  “呵呵!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办法总比问题多,放心吧!我们总会有解决的办法。来!这吃海鲜配干白最好,我给你来一杯。”我拿出早就开好的酒。

  “不用。”

  “呵呵!不喝也配个样子。”我按照国人的习惯,给她满上,给自己也来了个满杯,今晚成不成就从这杯酒开始。接下来按照东家所说就得打开她的话匣子,可她这人冷漠、高傲,谈的都工作,我得引导,接着说,“关于‘破’这个组织,我们掌握的信息太少,信息不对称,导致我们处处受虐待。我希望我们可以得到上峰的帮助,多提供一些资料。”说完,我举起酒杯浅浅抿了一口。

  “嗯,这点我会和上峰报告。”

  “还有,我们的力量相对薄弱,在这错综复杂的环境下,无法有效的展开工作。”说完,我又举起酒杯浅浅抿了一口。

  “嗯,这点我也考虑到了,上峰目前正在筛选合适的人员。”

  “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我犹豫一下,看着夏启的表情,继续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你说。”夏启说话时,手已经不自觉往酒杯处移动,虽然没有端起酒杯,但是我知道,在我暗示下,她有喝酒的冲动。这是好事,只要我再努力一下。

  “我说的不对,你别怪我啊。”我故作深沉,“东家最近一直问我,我们为什么要做无常?我们什么也做不了。”说到这我没有继续往下说,端起酒杯,大口喝下,接着说,“我……我无法回答他。”

  “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我也很自责。可是……”夏启还没有说完就端起酒杯,接着豪饮一口竟然干了。我去,这是要加快进度啊,我心中暗喜,夏启,今晚你是我的咯,吼吼!二话不说先给她再来满杯。

  “其实你也不用自责,我们处在这种环境下,局面不是我们能掌控的,是吧?来,我们喝一口。”说完我和她举杯痛饮,她也不推辞,竟然还是一口干了,我也不能示弱,就这样一瓶酒结束了。我又来了一瓶,她并没有反对,看来刚刚进入状态。好吧,今晚把你拿下势在必得。开始畅谈人生感悟,宇宙奥妙,生活真理,眼看着第二瓶没酒了。这活了几百年的妹子果然不简单,我擦了擦汗,这第三瓶就得把你拿下,不然我就该撑不住了。

  “停!”夏启突然说道,这时候突然停下来可不是好事,关键时刻不能半途而废。夏启看着打开的第三瓶酒,说道:“这瓶要等你的东家来再喝。”

  “嘿!等他?等他我还有第四瓶、第五瓶呢。”我指了指一箱干白,今晚为了拿下你,我准备足够的酒,就不信你不倒如我怀里,“你来了也快一年的时间,来!今晚我们举杯庆祝一下我们相遇在人间。”

  于是,我们继续畅谈人生感悟、宇宙奥妙、生活真理。一边讨论一边幻想着美好生活,我将有个美满的家庭,有一对孩子,和老人住在一起,当然还有我美丽的妻子。我想努力看清我的妻子的样子,她一定美丽无比,我也一定是最幸福的人。可是我无法看清楚她的样子,仿佛听见她在我耳边轻轻的说:“你想要我嘛?”

  “我当然想要你。”我急迫的回答。

  “那你还在等什么?”

  虽然无法辨识她是谁,但是我想要夏启,我开始疯狂扒光她的衣服。两人急不可耐的相互脱去所有的束缚,疯狂的吸着嘴唇。一瞬间,我感到灵魂出窍,我的灵魂快被她吸了出来。一瞬间的窒息感让我更加疯狂,我推倒她,用我积蓄几十年的力量在她身上驰骋。我感觉自己是空中的风筝,在风中左右摇摆,又好像断了线,但是下面又把牵引回来,愤怒的白色液体填满了她的空白。

  喉咙干的冒烟,也许是折腾太久,水份流失太多的原因,急需要水。这时水就到了嘴边,这是做梦般的美事,大口喝水。喝到一半,我借着微弱的灯光看见贴在我身边的人,给我端水的是夏启,而且是全身赤裸的夏启。嘴里的水从鼻孔喷了出来,身子不自觉的往后退。

  大脑不停思索昨晚事情的经过,可是只记得疯狂的做爱,却不记得事情的来龙去脉。

  }√看/~正版)章节上%P酷&匠网

  “昨晚你喝多了。”夏启很冷静的说完,开始穿睡衣。我看着她美丽的身体,洁白如玉,美若天仙,当时就惊呆了。

  “是我送你回来的。”夏启接着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我要做了她,除了喝酒还有更好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