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副驾驶上了点了一根烟,东家怕闻烟味,摇下车窗。我们一动不动的堵在东四环的主路上,也许大家在为刚才逝去的女孩默哀,整个环路上,除了发动机的轰鸣声,没有其他声响。

  “多好的女孩子啊。”东家感叹。

  “呵呵!哪好?身材好,脸蛋好,那双洁白的手肯定会弹钢琴。”我凝视远方。

  “嗯,肯定会。”

  “可惜你没在她生前把她办了,不过你可以去冥界找她去啊。”我看了看东家,和他开起玩笑。

  “少来,你去吧。冥界那么阴森,你还有那个热乎劲?”

  “呵呵!我没有,你到哪儿都有那股劲。”

  “阳,你说我们为什么要做无常?”东家沉默了一会说。

  “拯救无辜的生命,拯救美好的世界,让千家万户幸福美满,让罪犯无处遁形,这些都和我们没关系。哈哈!无常就和医生一样,一种职业而已。医生在给垂死的病人手术也会开开玩笑,幽默一下,这叫自我放松,自我调节。我们只是跨越生死界限,境界更高一些。东家,不要像个女人一样多愁善感,看多了也就习惯了。”我扔掉烟头。

  “我问的是我们为什么要做无常?我们什么也做不了。”东家继续追问。

  “我说东家,你他妈的不把我问的心里难受你不舒服对吧?你说为什么?因为寂寞呗,我要有女朋友我就不找五姑娘。”我被问烦了。

  “这和寂寞有毛关系,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东家吼起来。

  “女朋友?澳洲那个?”

  屋内。

  “疼!”我躺在沙发上,用手遮着脸上的伤口。夏启没有搭理我,继续给我上药,随着药水到的肌肤,淤青开始消失,伤口开始愈合。冥界的药确实神奇,但疼痛的滋味比受伤时还难忍。

  “疼!疼!轻点好吧。”

  “哈!疼?那边还躺着一个快断气的。”夏启说的是东家,估计肋骨被我打断了几根,正绑着药在治疗中。

  “他活该,是他先动手的,祸害果然在我身边。”我嘀咕一句。

  “你才是祸害,老子跟你讲哦,老子也是男人,也是有脾气的。”一说到东家,本来半死不活的他嚷嚷起来。

  “开个玩笑,好吧。”

  “老子……”

  “什么祸害!都闭嘴!再废话自己上药。人家堵车刷微博、看好友圈,你们俩竟然练拳击。我警告你们换种方式发泄,再这样,别想马上走出去,至少让你们躺三月。”我知道夏启说话算话,没有她的药给我们治疗,别说马上出门遛弯,伤筋动骨一百天。

  东家还想解释,夏启没理他继续说,“有精力和时间想想怎么对付‘破’,今天这绝对不是孤立的事件,冥界数据显示这种不受控死亡率逐年倍增,显然这是‘破’的势力在扩大。明早你们俩各自递交一份报告。”

  “我们是闹着好玩的,不用写报告吧。”我急忙解释。

  “我没事的,你看我好好的,我们已经和好啦。”东家试着站起来。

  “不是你们,是她。”夏启放下药水。

  “伤员可不可以不写报告。”我装可怜。

  “阳,以后不要做无谓的努力,元神出窍有很多不定的因素,一定要安全使用。”说完转身离开,看着夏启的背影,我感觉到她的失落。特别是从王府回来,她的状态每况愈下,我们之间也忽冷忽热,让我无法适从。

  “看!看你个大头鬼。”东家阴阳怪气插了句。

  我和东家这种相互伤害的发泄方式也是不受控制,其实这事都怪我,话赶话就没有管住嘴。东家的名字叫陈胜,他澳洲女朋友的故事是这样的。在我认识他之前,他是一个积极向上,热爱生活,努力奋斗的大好青年。因为一场伟大的爱情,爱情的女主角当然是他的大学同学,他的初恋。在一个平凡而且伟大的周五下午五点半,吵吵闹闹多日的他收到她的短信“去往悉尼的飞机还有三个小时就要起飞,如果你来,我就留下。”她决定在去往悉尼之前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放下手里的工作,飞奔出了公司。公司主管在身后嚷着无故请假,会被开除。为了爱情,他愤然不顾,心中呐喊着“我爱你,等我,我来了!”

  在法国,坐一小时的车,你就到了德国,再坐一小时,你到了波兰。同个时间点,你在北京朝阳区,坐一小时的车,你在朝阳区,再坐一小时,你还是在朝阳区。

  可是你如果在三里屯,三个小时以后,他还在三里屯的公司楼下打不到车,而她,已经飞往另个地平线。

  从此以后,他痛恨打车,更痛恨堵车。他痛恨朝九晚五的生活,要成功,做销售赚钱快,凭借自己的力量展翅高飞。于是,在他掘到第一桶金之后,选择先租个三室的大房子。然后,然后他发现他的第一桶金很快就用完,于是就有了我和他合租,他成了我的东家。

  房间内。

  酷!0匠`网_唯CJ一(正v版,wS其他都d¤是盗版

  “你的贱骨头好了吗?”我点了根烟。

  “什么话?全身上下没问题。”东家显得特别有精气神。

  “两位先生,是足疗还是保健?”服务员问道。

  “保健?呵呵!大保健什么价位?哈哈!”东家来了精神。

  “对不起先生,我们是正规场所。”服务员忙着解释。

  “咳咳!你误会我们的意思。”我马上圆场,“我们只有两个要求,你记好啦,第一我们要小姑娘帮我们服务,这第二呢,水多。”

  “先生我们是正规场所。”服务员快哭了。

  “我说的是洗脚水要多。”我深吸一口烟。

  “这脑子不知道整天想什么?还说我们是正规场所,我最痛恨这种心口不一。你先出去,我们想好再找你。”东家转身又对我说,“我们的青春无处发泄啊,不准打架,不准嘿咻,这是要逼死我们啊。”

  “呵呵!还不准备不写报告。”我提醒东家。

  “商量一下,这报告怎么写。”

  “怎么写?你怎么那么久才到现场?”我疑惑的看着东家。

  “这事怪我啊!我人在三里屯,你说赶到西大望路需要多久?”

  “那我们就写交通环境恶劣,政府通过限号、摇号、限时等一切非人手段仍然阻止不了人们自由出行?”

  “我跟你讲哦,你别忘了你在国贸上班,你怎么回事?”

  “我……我早到啦。”我忙解释。

  “早到了怎么上去?少来,我到的时候明明看到你刚停下车,老实讲,你干什么去了?”东家这个贱人,明明看到我却装。

  “我没干什么啊。堵车嘛!”

  “从国贸到西大望路要开车来,你脑子进水啦?老实讲,快!”

  “我说东家你要逼供啊?”

  “不讲啊,好,不讲我就如实写报告。”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好吧!好吧!”这种情况再抵抗也没有意义,“我去了一趟古玩城。”

  “古玩城?”

  “想买件老物件送给夏启,你知道的,她来人间整整一年了,得送件礼物对吧。她一开口就说自己几百岁啦,我想啊,怎么也得送个配得上她当年时代特色的物件。我刚到那儿,这边就出事。”

  “哦!这样啊。嘿嘿!”东家坏笑,“你们都在一起一年了,怎么也没有什么实质进展?你行不行?不行,我来。”

  “你给我打住,夏启心里有我。”

  “哈哈!心里有你?你们这是搞什么?演韩剧呢?人家美剧都滚完床单开始讨论分手。你是不是上次去她家那个什么王府吓傻啦?”

  “还想尝尝我拳头是吧?”我咬着牙。

  “哈哈!大仇已报。政府治理交通拥堵无能,导致市民出行不便。对了,服务员怎么还不来?非要我亲自出来找两个水多的美女技师。”

  夏启,不管你是三百岁、四百岁还是五百岁,一百年对你来说也只是青春发育。别说一百年,只要再等个十年、二十年的,我下面的小伙伴就废了。

  “有什么办法把她给办了?我很认真的。”这方面我不得不请教东家。

  “基本没戏。我跟你讲哦,泡妞其实有很多种方法,什么三浪真言啊,浪费、浪漫、浪花,还有什么死缠烂打、欲情故纵等等,但是这些对她没用。她活这么久什么没有见过?你还买什么古玩给她,简直就是笑话。”

  “你的意思是一点机会都没有?”我掐掉了烟。

  “对啊,有机会我早就动手,还等你?你仔细想想,她即自私又冷漠,还很高傲,对付这样的女人,实在没招,所以我一早就放弃啦!”

  “你我不一样,她心里有我。”

  “心里有你……除非……”

  “什么?”

  “既然她心里有你的话,那你就……你就只有等她把你办了。”

  “我去你大爷的,问你有屁用。等她?还不知道等几百年,我小伙伴都烂了。”连东家这个淫棍都没办法,我这辈子算彻底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完了。”我开始西斯底里般的狂吼。

  “嘿嘿!你果然疯了。”东家阴阳怪气的说,“我跟你讲哦,如果真要想办法,倒是有一个,你想不想知道啊?”

  “废什么话。”

  “条件,一百次足疗。”东家开始讹诈我。

  “十次。”我很坚持。

  “九十。”

  “十次”

  “好了,好了,五十,行了吧。”东家妥协了。

  “十次。”我依然坚持。

  “我操!你他妈会讲价吗?”东家气的喝了口水,看着我还是不肯让步,“好了,好了,十次就十次,谁叫我们是兄弟。今晚你按照我教你的方法,一定能把她办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好的爱情有韧性,拉得开,但又扯不断。相爱者互不束缚对方,是他们对爱情有信心的表现。谁也不限制谁,到头来仍然是谁也离不开谁,这才是真爱。——周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