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的时候,我一直纠结是考北大还是清华,后来才发现是我想多了。人生除了自我的努力还有命运的安排,在我来北京之前,在我遇见夏启之前,命运给我安排的生活波澜不惊,平淡无奇,甚至在我身边连中个五元彩票的人都没有。乏味的生活让我窒息,今天死还是一百年以后死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就在我感叹生活如此多彩但都是别人的时候,命运又给我来个九十度直角极速转弯。我想我有点晕车,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我是怎么样走到这一步?怎么样走到这门前?当我准备推开门时,却犹豫了。夏启提供关于她的资料少的可怜,甚至姓名都没有。门外的她是怎么样的人?我该如何面对她?和她说些什么?又该做些什么?

  刚才在楼下看见她站在楼顶护栏外,一只手扶着护栏,另一只手拧着包在空中挥舞。楼下的人们开始迅速的聚集,之后,又迅速退开,远远站着用手机拍照、打电话。

  我知道,她一直在等我,她肯定感觉到了我的气息,主动站了出来,这是她在逼我现身。

  “警察快到了。”东家在身后提醒我。我嗯了一声,推开门。

  “你来了!”她见到我很平淡的说,阳光洒在她的脸上,微风轻拂着她的卷发,黑色长裙在空中舞动,显得格外可人。虽然第一次见面,却没有我想的那么尴尬。

  “来了。”接下来我不知道说些什么,四目相对,我只会傻傻的微笑。

  “你笑起来很阳光。”她笑起来更加娇媚,。

  “呵呵!你也是。”我附和着说。

  “怎么?就不想对我说些别的?”

  “我……我……”我有些紧张,手心开始冒汗,“我不知道我该说些什么,我不想问这是为什么,你肯定有充足的理由。可是,我求你,放过她吧。你看她这么可爱,青春年华,大好时光,你这样附体在她身上到底是为什么?有什么事你可以找我们啊,我们可以帮你。”

  “帮我?呵呵!我已经死了,你还能帮我什么?”

  “生死只是不同的世界而已,这个世界除了我们看到的这些还有很多种不同的时空,我们可以一起慢慢探讨人生。”

  “哈哈!我带她去另个世界一起探讨吧。”

  “不要伤及无辜,记住,她的去留不是你我决定的,你这样做触犯了冥界法律,会灰飞烟灭的。灰飞烟灭意味着什么你知道?是永远消失在这世界。我们要尊重任何生命和灵魂,更要珍惜自己。放手吧,来,慢慢走过来。”我相信我的话已经打动她,她犹豫中双手抱紧护栏。看看我,又突然微笑,然后疯狂摇头,秀发在空中瞬间定格成优美的画面。我不能让她死,精彩的世界等着她。

  “我不!我不!我不!”她开始西斯底里的咆哮,“我什么都不在乎,不在乎!”

  “想想,想想你爱过的人。”说完我开始后悔,在没有调查清楚她的资料之前,我不该随意引导她。

  “爱过......爱过的人……”她默默念着,我等待命运的决定,她突然想起什么,说:“爱过的人已经被我杀了,呵呵!和你们说个爱情故事吧。”

  “不要太煽情,我会哭的。”我看时间不早,怕警察上来。

  “我们天各一方,为了他,我不顾家人反对,离开了养育我二十多的父母,来到这里。本以为幸福的生活仅仅维持了半年,不!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剩下的时间都在吵闹。我受够了!受够了!我要离开他,回到没有他的城市里。他打我,侮辱我,软禁我,并且用烟头烫我。我便成他发泄的工具,我恨他!我要杀了他!杀了他!”她越说越激动。

  “冷静!冷静!杀了就杀了吧,命中注定被你杀。”我努力控制她的情绪。

  “终于有一天,我哄着他喝醉酒,在他睡着的时候,剪了他命根子。哈哈哈哈!”她竟然这么变态,说的我两腿之间有种莫名的疼。

  “好了,都已经结束了。你了断了他,也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从此人间少了一对冤家,到冥界你们变得没有任何关系,来世各奔前程。来吧,勇敢的走过来吧,一切都结束了。”

  “哼!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满口谎话。你就不要白费口舌,我不听。”她说。

  “我现在不是代表男人和你说话,是代表冥界。条件可以谈,你既然等我,我也来了,你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谈啊。在冥界需要什么待遇,住多大的房子,甚至车也可以考虑啊,还社保问题,我会尽力满足你。你放心,只要是冥界的事,我在这里说的都算数。”我说。

  “来,过来吻我。”她突然冒出一句。

  “啊?”她说的话让我不知所措,东家差点笑出声。

  “还是处男吗?还是你不敢?怕女朋友生气?”她讥讽我。

  “没有,不是,我……我来了。”借这个机会我可以拉住她。

  “哈哈!算了吧,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实话告诉你,我没有任何要求,不谈什么条件。”

  “那你这么急迫的见我,为什么?”我一直很疑惑,她完全可以提前动手。

  “为了……看到……你们无常……也会束手无策,和我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酷a/匠网`$唯^一正L版:k,~其…¤他都2;是%盗、“版*

  “我真的可以帮你。择日再死,再给自己一点时间行不行?”东家在身后轻轻拍了我,小声说道:“她被蛊惑了。”我微微点头。

  “哈哈!我死的时候,你们谁也不帮我,现在猫哭耗子假慈悲。晚了,一切都晚了,晚了!你们什么也做不了……你们只能眼睁睁看着,什么也做不了,看着我,听我说,祸害在你身边。”说完纵身一跃。

  “带我下去。”说完我伸出手心有暗黑之星的右手,拉出我的灵魂,躯体倒在东家身上。她坠落的速度很快,我的魂魄紧随其后。大脑高速思索,如果附体楼下的人接住她,但是三十层楼摔下来,谁接也会被砸死。在大厦外侧寻找挂钩、护栏之类的物件,均无果。在她之前我来到地面,仰首望着,此刻,我期盼奇迹的到来。娇美面容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双眼已经湿润。

  已经无力回天,一个鲜活的生命消失在人间。冰冷的躯体,飘出的灵魂,瞬间化为闪耀花火,如爱情一般美丽却很短暂,灰飞烟灭之后随风飘散,竟然让人那么着迷。对与错已经并不重要,无论她选了什么样的结果,她已经走了,彻底的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无论天堂、人间还是地狱。

  之后,躯体的元魂缓缓漂浮向半空,反复念道:“真累!真累!我觉得我一辈子也放不下你,就算我死了也会默默守护在你身边!”

  她的目光无神,却看向远方,我知道她在期待遥远的未来。念着,念着,就走向远方,如断了线的气球,越飘越远越让人留念。看着,看着,就看不到了她,如剪不断的思念,越离开越想着越难以释怀。

  “快走!”东家扶着我的躯体说。

  怜悯之心,与生俱来,只是需要加上尺度,我一直这样告诫我自己。我们在这纷繁的世界中,做好自己,我们无权决定别人甚至自己的生死,即使我们是来自暗黑中的无常。在人间就要遵守人间法则,和所有活着的人们一样。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维护阴阳界的平衡,将破坏者绳之以法。抬头,我又遥望那片天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纸牌屋之锡杖说:

女人的忧伤像她的爱一样,不是太少,就是超过分量。——莎翁《哈姆莱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