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0 秘辛

  哭了好一会儿,魏索上前才劝阻道:“好了,不要哭了,现在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没事了啊。”

  水沐龙这才反应过来,对魏索说道:“小魏啊,我实在对你不起啊,之前我对你还有那么多的要求,现在你反过来这么帮我,实在让我无地自容啊。”

  魏索心里想到,要是你知道你的两个女儿的女婿都是我的话,你会怎么想呢?

  当然了,心里想想还行,现在还不能和水沐龙说这件事情,不然的话,刚缓过劲儿来的老爷子指不定又要晕过去呢。

  “伯父,您说的外道了。我既然是玲珑的男朋友,叫您一声父亲也不为过啊,我的父亲有难,我怎么能不帮呢。”魏索笑着和水沐龙说道。

  这句话说到了水沐龙的心里面,他现在已经认定了这个女婿,叫一声爸爸那是理所应当啊。

  倒是在旁边的水芙感到了一丝的尴尬,你还是我的男朋友呢,怎么不说啊。看见水芙的脸色不好,玲珑急忙悄悄的推了一下水芙,使了个眼色,两姐妹互相一交换眼色,水芙才意识到现在还不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

  这个时候华苍生说道:“好了,水老爷子现在身体刚恢复,你们让他好好休息休息吧。”

  玲珑和水芙这个时候才赶忙起身感谢这个救治老爷子的老人,玲珑问道:“谢谢您,谢谢您。不知道您是?”

  华苍生也不客气,捋了捋胡子说道:“我叫华苍生,。”

  玲珑和水芙都听魏索提过华苍生的名字,赶忙作揖感谢道:“原来是华师父,姐妹俩刚才多有冒犯,还望您恕罪。”

  华苍生倒是满不在乎,笑着说道:“没事。现在老爷子已经治好了。我想向玲珑姑娘提个小小的要求。”

  玲珑急忙说道:“您是魏索的师父,就是我的师父,您有什么要求。您尽管提。”

  华苍生说道:“那老夫就不客气了。我想借用魏索三个月,不知道玲珑姑娘可否答应。”

  魏索有点不知所措,但是既然师父这样说了,只能是闭口不言,听从自己师父的安排。

  玲珑此时脸上蒙羞,笑着说道:“当然可以。您是魏索的师父,我怎么能不答应呢。”

  华苍生笑着说道:“那我就此带着他走了。”随后,华苍生便出去了,走的时候和魏索说道:“有什么事情和我到我那儿再说。我给你留三分钟时间道别,快点。”

  魏索听见师父这么通情达理,笑着说道:“谢谢师父。”

  看着华苍生出去,魏索看向了水家姐妹。

  这个时候玲珑说道:“我们到外边说。”

  她知道,在这里,水芙有些话想和魏索说,碍于水沐龙在这里,也不能说。于是想出这么一个折中的办法。

  到了外边,玲珑和水芙一起抱着魏索说道:“你去了那儿一定要想我们哦。”

  “不许勾搭别的女孩子。”

  “必须每天想我们三遍。”

  “不许和别的女孩子说话。”

  “必须一段时间给我们打电话。”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魏索想插话都插不进去,只能听着,就这样,三分钟的时间马上就到了。

  魏索这才能说话:“好了,你们说的话我都记住了。你们在这儿要好好的,我会让黑九安排人来保护你们的。你们也要对我忠贞不二哦。”

  他说完便向华苍生走去,玲珑和水芙在心里说道:这辈子我们都是你的。

  回到了华苍生的地方,魏索看到黑九也来了这里。

  “九哥,你也来了。”魏索急忙上前说道。

  这时华苍生说道:“还能不来吗?腿都快废了,一般的医院哪能救得了他。”看起来,华苍生因为这个事情显得非常不高兴。

  魏索急忙解释道:“师父,都是我的错。是我害了九哥。”

  黑九也急忙说道:“哎,是我没有保护了水家姐妹,这不怪你。”

  华苍生笑道:“好了。好在他福大命大,腿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俩就不要相互责怪了。”

  魏索和黑九尴尬的笑了笑。

  黑九突然抬起头问道:“师父,您怎么会出现在水家呢?”

  魏索也急忙问道:“是啊。我还没有来得及问您呢,您是怎么会知道我在那儿呢。”

  华苍生叹了一声说道:“当时我并不知道你在那里,只是我路过那里的时候,看到黑雾弥漫,便料定是师弟,哦,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余老头捣鬼,我就赶了进去,谁知道是你。”

  魏索疑惑不解的问道:“对了,师父,那会儿我们在打斗的时候,您和余老头说的那些话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您和他是同门同派?”

  华苍生起身走到窗前,背对着黑九和魏索,这时两个人看过去,师父好像又老了。

  他又是哀叹一声,似乎只要是提到这个姓余的,他总是很悲伤。

  然后接着说道:“其实,要是论辈分,余老头还是你们的师叔呢。”

  原来,余老头原名余如风,本来和华苍生同属神农教,但是痴迷于武学,而且武学的造诣也一直不错。他们的师父也非常爱护这两个弟子。

  神农教是从秦朝就已经兴起的,只是门下弟子一直行走江湖,主在治病救人,所以很少有人知道神农教。

  但是这个门派在武学上造诣也也一直很高,只是不为多数人所知。尤其是祖师爷自创的九转神针和神农劲,本来是旨在治病救人,但是在武学上也称得上是上乘武功。

  在神农教门下皆知,本教有一门禁忌武学——血魔逆天大法,因为练者武学修为必须到结丹的境界方可修炼,否则将会害人害己。

  因为教门中人本来是以治病救人为根本,所以神农教一直能够到结丹境界的人很少,而且因为名字的关系,这门武学便成了神农教的禁忌武学,由每代的掌门人传承,却不得修炼。

  S9酷.◎匠%¤网0首k发

  到了华苍生他们这一代,已经传承了千年以上,这门武学更是差不多被门教中人忘记。

  谁知道,在华苍生的师父——丰宁远和他们二人讲过以后,余如风便惦记上了这门武学。之后余如风更是沉浸在了武学当中,希望自己能到结丹的境界,从而修炼血魔逆天大法。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丰宁远在不久以后便身染重病,自己治了一辈子的病,但是临了的时候,却不知道自己患上了什么病。

  丰宁远知道自己已经不久于人世,于是将掌门人之位传给了华苍生,理由是华苍生天性善良,是一个好大夫,而且不贪恋功名,能够将神农教治病救人的传统发扬光大。而余如风过于贪恋武学,在医学上没有太大的修为,很难将神农教发扬光大。

  这个举措让余如风很是接受不了,于是趁着丰宁远有病的时候,将血魔逆天大法的秘籍偷了出来,一个人悄悄的修炼了起来。

  余如风虽然资质甚高,但是他刚修炼到了纳气的中段,甚至还没有能力冲破高段,就开始强行修炼血魔逆天大法,在修炼了一段时间以后,终于走火入魔,进入了癫狂,多年修为一朝被废,落到了刚进入纳气阶段的能力。

  这件事情也被丰宁远发现,并且用尽了自己的最后一分力救了余如风。但是在救了余如风以后,就将他赶出师门,永远不得提他是神农教门下弟子。

  至此,余如风就一直觉得是丰宁远和华苍生害了他,甚至认为是他们俩不让他修炼血魔逆天大法导致的。

  最后,余如风在临出师门之际,还是将血魔逆天大法偷了去。丰宁远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一命呜呼,不久便去逝了。

  说完这些,华苍生哀叹了一声,接着说道:“本来如果师弟能够潜心专研医学的话,这个掌门人之位肯定是他的。”

  魏索听后却说道:“师父,这个血魔逆天大法您手里还有存稿吗?”

  华苍生笑道:“当然没有了。当年余如风偷走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我本以为这些年他怎么也该练到个七七八八了,谁知道,却还是一点也没有进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