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晚上,他们几个人正在酒吧里喝酒,自从魏索又了透视的能力以后,喝酒这项任务仿佛变得轻松了起来,喝多少酒都和没喝是一个样子。

  看着其他三个人醉醺醺的样子,魏索无奈的笑了笑,他起身独自去了卫生间,刚要解腰带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魏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接起了电话。

  “喂,你好。”魏索习惯性的说起了客套话。

  “要想救你未来的岳父,就赶紧回来。”电话里一个阴深深的声音说道。让这边的魏索都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

  “你是谁?”魏索急忙问道。

  “不用管我是谁,只需要来就行。”说完,电话里便只剩下了“嘟嘟”的声音。

  魏索急忙从卫生间里出来,回到了酒吧包间,他正要告诉水家姐妹,但是回头想想,现在还不能让他们二人知道,不然的话,以水玲珑孝顺的性格,肯定要马上回去处理这件事情。

  于是,他拉起了仍在醉酒中的黑九,黑九迷迷糊糊的说道:“不能喝了,我已经醉了。再喝的话,我就不行了。”

  魏索急忙说道:“家里出事了。”

  黑九一下清醒了一半,问道:“什么出事了?怎么了?”

  魏索把刚才电话里的事情说了一遍,黑九分析道:“估计是有人挟持了水老头,让你回去,这明显就是一个圈套。”

  魏索无奈的说道:“就算圈套我也得回去,不然的话,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向水家姐妹交代啊,毕竟这件事情是冲着我来的。”

  黑九也没有了主张,于是接着问道:“那现在要怎么办?”

  魏索说道:“你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水家姐妹。我想如果是冲着我来的话,肯定也不会放过水家姐妹的。”

  黑九肯定的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你一个人回去,我还是有点不放心。这样,你回去给我青鹰帮的副帮主打电话,有什么需要,你只管开口,他一定会帮助你的。你的事情我也和他说过。他叫喻天方。”

  说完以后,魏索和黑九急忙将还在醉酒中的两姐妹送到了酒店中,魏索又对黑九交待了一番,确定黑九打了保证以后,魏索才匆匆忙忙的订了飞机票回到了东都市。

  第二天,水家姐妹起床看到魏索不在身边,急忙找黑九问道:“魏索哪儿去了?”

  黑九忙回答道:“东都市临时有点事情,他回去办了。不用担心。”

  水芙没有看出什么端倪,但是水玲珑看到黑九在说这话的时候,眼神里有点恍惚,急忙继续问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和我说实话。”

  黑九依然是婉转的说道:“具体什么事情我也没有听清楚,只是公司有点事情就回去了。”

  水玲珑知道,现在的黑九基本上是魏索的左膀右臂,不可能有什么事情不和黑九说,自己就急急忙忙的跑回去,而且,公司的事情,为什么不和自己说,而是要和这个股东说,这明显是在骗人。

  水玲珑随手拿起电话说道:“那我现在就打电话和公司联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黑九暗道一声坏了,急忙上前阻拦道:“玲珑,这个,这个……”

  水玲珑看到黑九有点不好说出口,知道这件事情肯定小不了,急忙说道:“快点说,快点说。”

  黑九见已经瞒不过去了,只能如实说道:“是这样…….”然后将昨天晚上魏索和自己说的话通通和水家姐妹又说了一遍。

  听完黑九的话,水玲珑和水芙着急忙慌的就要收拾东西回去,黑九阻拦道:“不能,小魏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不要你们回去,怕对你们不利,你们说什么也不能回去的。”

  水玲珑着急的说道:“我现在给你两条路,一是你带着我们回去,就算有什么事情,你也在我们身边,好保护我们。二是趁你不注意的时候,我们偷偷回去。但是基本的保护就没有了。你自己选一条吧。”

  黑九现在是犯了难,遇到这么刁钻个姑娘,实在是束手无策。旁边的水芙也在催促道:“大白脸,你到底同不同意?”大白脸是水芙给黑九起的外号,自从和他们一起出来以后,就一直这么叫。

  最后黑九被逼无奈,只能同意道:“好吧,那这样,回去以后,你们不能擅自做主,全得听我的,知不知道。”

  水玲珑和水芙同时点头答应道:“好,就这么办。”

  随后水芙嘟囔道:“到时候谁听谁的还不一定呢。”

  其实黑九也不放心魏索一个人回去,这么轻易的同意她们回去,也有自己担心魏索的原因。

  再说魏索回到东都市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联系喻天方。

  “喂,谁呀?”电话里一个粗重声音的男人问道。

  “我,我是魏索。”听到这句话以后,电话里一阵铿锵倒怪的声音。然后恢复了安静,接着电话里的人说道:“是魏哥啊,早听九哥说起你。怎么了?有什么事情。”

  魏索也不想啰嗦,接着说道:“我需要你的帮助,你现在在哪儿。”

  喻天方急忙回答道:“我在我们总部,您现在在哪儿,我派人过去接你。”

  魏索直接说道:“那好,等着我,我马上过去。”

  挂了电话,魏索直奔青鹰帮总部而去。

  又来到了这个辉煌的酒吧门口,这时,喻天方早已经在门口等着。看到魏索来了急忙上前迎接。

  “魏哥,早听九哥说起你,一直无缘得见,今天终于见到了。”喻天方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眼睛里还是带着鄙视的表情,其实在喻天方的心里,一直看不起魏索,因为在他的心里,魏索是靠女人起家的,没有什么真材实料。

  魏索没有在乎这些,急忙说道:“你现在帮我…….”

  魏索正要说话,电话突然已经响了起来。魏索急忙和喻天方摆了一个停的手势,接起了电话。

  “来的很快嘛,”电话里还是那个阴深深的声音,看来自己一下飞机就已经被盯上了“你现在就来水家别墅,不许带任何一个人,也不许报警,否则的话,水家老头就没事了。”

  说完便挂了电话,甚至没有来得及让魏索说一句话。

  魏索听着电话里“嘟嘟”的声音,脑袋里在飞速的响着眼前的这些问题。

  直到喻天方说道:“魏哥,怎么了?”魏索才反应过来。

  魏索急忙和喻天方说道:“你现在找几个精明强干的手下去水家别墅附近看看有没有埋伏着什么人,如果有的话,全部都干掉,一个都不能剩下。”

  喻天方笑着说道:“没问题。我现在就去办。那魏哥,你呢?”

  魏索整了整声音继续说道:“我现在去水家别墅。”

  喻天方看着眼睛里有着坚定眼神的魏索,倒是有点佩服他了。

  魏索独自一人来到水家别墅,眼中金光大盛,看到水家别墅笼罩一片黑雾之下,外围还有着几个鬼文在不停的绕着别墅转着。

  魏索慢慢的走向了水家别墅,进了家门以后,看到水沐龙周身被一层黑雾弥漫,人像是中了邪一样,浑身抽搐,发出类似于老虎一般的叫声。

  在水沐龙不远的地方,坐着一个老头,正在闭目养神,似乎没有听见魏索到来的声音。正当魏索要继续进来的时候,这才开始说话。

  “好小子,有胆量,竟然一个人敢来这里受死。”这个老头没有睁开眼睛,带着怪里怪气的声音说道。

  魏索知道面前这个人不一般,不能大意。于是笑着说道:“既然是受死,就不用拉着别人来了,一个人就已经足够了。死那么多人,还不如就死我一个。”

  这个老头大笑道:“老夫不与你做口舌之争,今天叫你来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你命。”

  魏索为了拖延时间,救出水沐龙,于是接着问道:“我与你到底有什么瓜葛,让你这么的费劲心思把我叫回来。最起码,死也要让我死个明白不是。”

  说着魏索坐在了沙发上,看向了慢慢睁开眼睛的老头。

  “什么瓜葛?小子,”这个时候,老头似乎非常生气“上次在姓李的家中,要不是你的话,我早已经将所有的钱拿到手了。还有就是你那那个死鬼师父,仗着自己比我的功力高,处处的欺负我,坏我好事。我今天就是要用你的命,来出这口气。”

  “哦,我想起来了,你就是上次在宽哥家中的那个余大师,是吧。怪不得对我恨之入骨呢。不过这样也好,我死了你就出了一口气。不过,你以后还是要躲躲藏藏哦。”魏索故意拉长声音说道。

  酷匠a网首H$发

  这句话似乎勾起了余老头的胃口,他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魏索笑着从沙发上起身,向前走了走说道:“那还有我的师父呢。你就算是杀了我,还是打不过我师父,反而会让我师父很生气,反过来到处追杀你。我现在在我师父眼里可是很值钱的哦。”

  魏索为了拖延时间,信口胡说着,慢慢的向水沐龙靠了过去。

  余老头笑着说道:“你是在威胁我,告诉你,我不怕,虽然我打不过你师父,但是我现在可以杀了你,也够他心疼一阵子了吧。”

  魏索继续向水沐龙走过去,笑着说道:“你现在就是打不过我师父,从我身上来报仇,你不觉得很可耻吗?作为一个垂木已朽的老人,你不觉得有点狠失风度吗?”

  已经走到了水沐龙的身边,魏索说完这句话直接上前拉住了他,就要把他拉走。

  谁知道,水沐龙不但没有走,而且还反身用嘴咬了魏索一口,魏索“嘶”的一声向后退了去。

  余老头大笑了一声,说道:“哈哈,告诉你,你觉得我会这么轻易的让你将水老头就走吗?告诉你,我在他身上下了狂血咒,现在他只听我一个人的话。而且还会咬人,啊。哈哈。”

  魏索知道今天是很难从这间屋子出去了,只是可怜自己的两个老婆,还没有和自己享受了多久的天伦之乐,就这么没了。

  魏索现在下定决心要和余老头死缠到底,就算自己死,也要拉他做垫背的,必须保证将水沐龙救下来,不然的话,会很对不起水家姐妹的。

  余老头看到魏索眼中金光大盛,直道不好。上前就要取魏索的性命。上次能将魏索打伤,完全是因为魏索没有任何防备,这次可没有那么顺利了。

  余老头周身缠满黑雾,凌空用掌向魏索劈来,魏索眼睛的神力现在已经完全发挥到了极致,因为他这次要拼命一博。

  余老头的动作在魏索的眼睛里变得很慢,魏索一下躲开了余老头的劈掌,转而抓住余老头的手向前拉去。

  “不好!”余老头脸色一变,暗道不妙,在落地的一瞬间用另一只手拖住地转了一圈,如人形风车一般,将魏索的手掌猛然甩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