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24 见家长

  魏索送走了黑九之后,拉着水玲珑的手说道:“走,咱们回去见你的父亲。”

  水玲珑知道为今之计只能是这样了,也没有其他的办法。旁边的水芙不解的问道:“姐,魏索又不是你的什么人,他回去有什么用啊。”

  水玲珑正要解释,魏索抢先说道:“小姑娘,告诉你,从现在开始,你应该叫我姐夫了。”

  说着拉着一脸红晕的水玲珑匆匆就走了。留下身后的水芙眼睛瞪得溜圆,不相信他说的话,他才来了几天啊,就做我姐夫了,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叫你姐夫……..跟着水玲珑进了一个别墅区,在一座造型独特的别墅旁停下了车。水玲珑拉着魏索的手,走进了别墅。

  进了家门,看到了很多的人。水沐龙正在和另一个年轻人说着什么,年轻人旁边还坐着一个比较年老的。

  魏索细细一打量,这不是在赌石节上面输了钱,又输了举办权的吴驰吗?那旁边的年老的人肯定就是吴驰的父亲了,剩下的几个人肯定都是保镖了。

  魏索气定神闲的慢慢走了进去。水玲珑则是一脸的后悔,早知道是现在的这个样子,肯定不会让魏索跟着来的。魏索悄悄的紧握了一下水玲珑的手,示意她不要紧张。这下她的心才稍稍安稳了一些。

  看到走进来的两个人,吴驰的脸色慢慢的变的阴沉了起来,尤其是看到魏索的悠闲的样子,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悄悄的和自己的父亲吴用说道:“爸,就是这个小子,抢了我们的赌石节举办权。”

  吴用慢慢的眯起眼睛看向了魏索。

  魏索没有躲避吴用的目光,反而是迎了上去。对峙了几秒钟后,水沐龙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对,急忙和水玲珑说道:“女儿啊,你总算是回来了。吴公子非常想你啊。”

  水沐龙说完这句话才将魏索和吴用的阳光打乱,这个时候屋内的气氛才是稍稍的缓和了一些,水沐龙悄悄的擦了一下自己头上的汗。

  水玲珑正要说话,吴用这个时候说道:“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啊。现在的年轻人火气真是大啊,连我老头子的面子都买不下来了。”

  魏索知道自己现在绝对不能示弱,不管怎么样,气势是绝对不能输的。

  拉着水玲珑慢慢的坐在了沙发上,拿起了桌上的雪茄,点了一根,虽然自己没有抽过烟,但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啊。深深的吸了一口,徜徉的躺在了沙发上。

  吴驰现在已经快气疯了,吴用现在更是眼睛里都快冒出火来了,但是他不敢动,因为现在还不知道魏索的底细,不能轻举妄动。

  水沐龙不断的擦着自己头上的汗,转而看向了水玲珑问道:“玲珑,这位是?”

  水玲珑像是对自己的父亲说,其实也是对吴用说道:“他叫魏索,是我公司现在最大的股东。而且是赌石节举办权的争取人。”

  吴用这才又说道:“原来只是一个小公司的股东,就算是将赌石节的举办权争到手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得听我的。”

  水玲珑不敢呛着和吴用说话,但是依旧不甘示弱的说道:“这倒不一定,现在虽然是小公司,但是不可能永远都是小公司。”

  吴驰笑道:“在东都市的珠宝行业中,只要是我们吴家说你是小公司,你就永远都是小公司,只要我们用力,你们或许连小公司都会保不住。”说完哼笑了一声。

  这个时候,魏索才说了第一句话:“手下败将。”

  吴驰起身叫道:“臭小子,你说什么?”并且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烟灰缸。

  吴用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么沉不住气,有点不高兴的说道:“坐下,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现在是你水伯伯家。”

  吴驰这才坐下,但是还是恶狠狠的看着魏索。

  吴用继续说道:“小伙子,做人不能这么嚣张,现在好歹不说,我还是你的长辈呢,在长辈的面前,总不能这么无礼吧。”

  听到这句话,魏索才慢慢的起身看向了吴用。因为魏索知道,现在吴用已经是给了自己最大的面子了,这也是因为还没有摸透自己的底细。就在刚才躺在沙发上的空当,他给黑九发了一条信息:速来水沐龙家,有难。

  魏索慢吞吞的说道:“吴老板,我知道您在东都市的珠宝界是说一不二的。但是您应该想一想,我既然有把握将赌石节的举办权拿到手中,我就有把握在东都市的珠宝界站稳脚跟。到时候,我想我们两家还会有合作的,可别因为这点事情,伤了我们之间的和气,您说是不是?”

  吴用慢慢的琢磨话里的意思,然后笑着说道:“也好,也好。既然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不就是赌石节举办权嘛,我送给你了。”

  这句话听着是非常客气的,但是,魏索一听就听出了端倪,举办权已经是自己的囊中物了,现在说来,好像是他拱手相让,自己还得领他的一份情,而且也是在警告魏索,除了这件事情,其他的事情是不会让他管的。对于魏索来说,这个闷亏肯定不吃。

  魏索笑着说道:“吴老先生是不是搞错了,现在举办权已经是我的了,我没必要再和别人争什么了,只不过刚才玲珑是在强调一下。而且今天我也不是为了这件事情来的。”

  }|酷N!匠c\网;永久E免3费=看h小1P说J

  吴用的老脸一下被撕破了,感觉没有台阶可下,气的胡子一下一下往上跳。

  “臭小子,你可别给脸不要脸,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吴驰起身说道。

  魏索没有理吴驰的话,还是继续看着吴用。

  吴用又问道:“那你今天来是什么意思?”

  魏索靠在了沙发上,慢慢的吸了一口雪茄,向吴用吹了过去,说道:“给玲珑退婚。”

  这句话一说完,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惊讶,包括水玲珑,她和魏索回来的原因是想和父亲坦白这些事情的,但是没想到的是魏索竟然当着吴用的面说了出来。

  吴用被气的笑了,说道:“你,你说什么?小伙子,你是不是还没有听过东都市我们吴家的名头。你不觉得开这个玩笑,有点过分了吗?”

  吴驰也在一旁笑道:“告诉你,水玲珑已经是我的半个女人了,你说退婚就退婚,就算是玲珑答应,水伯伯也不可能答应。”

  水沐龙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赔着笑。

  魏索继续说道:“我再说一遍,玲珑和这个吴驰,退婚。不管谁阻挠,都没用。就算是父亲也不行。”

  这一下将水沐龙的口封住了。看着魏索的认真的表情,吴用也不笑了,而是说道:“你要是能从这个房间里完好无损的走出去,我就给他们俩退婚。”说完阴沉沉的笑了两声。

  魏索对自己的无理,对吴家的蔑视,早就让吴用怒火中烧,现在他也不管魏索是什么底细,先给他点教训再说。

  水玲珑听完这句话就挡在了魏索的身前,魏索急忙将她拉开,示意她没事。要说以前碰到这阵势,肯定害怕,但是现在魏索知道自己的能力,一般的攻击他还是不会放在眼睛里的。水玲珑表示了然的退了过去。

  身旁的吴驰听到自己的父亲这么说,早就按耐不住,看到玲珑让开,随手拿起了烟灰缸用了自己的十二分力便向魏索砸去。

  魏索这个时候已经催动了自己金眼的能力,吴驰的动作在自己的面前瞬时慢了起来。看到烟灰缸快到自己的脑袋的时候,魏索顺势向后躲了过去,烟灰缸砸在了木制的茶几上,因为这个木制茶几面板是很厚的,所以砸上去根本没有什么事情。

  魏索看准了烟灰缸砸到木制茶几,吴驰又要举起烟灰缸的时候,顺手按在了吴驰的手上,只见玻璃质的烟灰缸一下陷进了茶几里。而吴驰的手变得红肿了起来。

  场面变得很安静,所有人都盯在了茶几上面,直到吴驰像猪一样嚎叫着的时候,所有人才反应了过来。

  吴用急忙对着后面的保镖喊道:“快上,快上,给打死他,快。”

  魏索急忙和水玲珑说道:“玲珑,带着水伯伯躲到一边。”现在的魏索对于透视的能力已经运用的很熟练了。

  第一个保镖拿着电棍向魏索冲来,他躲避开电棍来时的方向,在这个保镖惊讶的表情中,顺势将电棍转回去指到了这个保镖的身上。只见这个保镖,浑身抽搐的躺在了地上。

  随后又上来了两个保镖拿着刀一起砍了过来,魏索从两个人中间的缝隙穿了过去,然后搂着两个人的脑袋,将他们撞在了一起。

  这个时候的吴用和吴驰已经偷偷的想跑了,魏索上前就要拦住两个人。但这时一个保镖拿出了枪顺着魏索就是两枪。在魏索的眼睛里,子弹的速度变得慢悠悠的,甚至可以看清子弹旋转而出在空中形成的螺旋纹。

  魏索很轻易的就将两颗子弹躲了过去,看着开枪的保镖一脸的茫然,魏索这个时候已经走到了这个保镖的眼前,这个人也是很识眼色行事的,拿起了地上的电棍,向自己使劲电了一下,开始在地上抽搐。这次轮到魏索茫然了。

  一旁的水玲珑看着眼前的事情“哈哈”大笑了起来。

  魏索突然看到吴用和吴驰就要跑了,今天来这儿的主要目的还没有达到呢。急忙追了出去。

  但是看到黑九已经将两个人抓住,走了回来。

  魏索急忙上前和黑九说道:“九哥,谢了。”黑九大咧咧的笑笑,嗔怪道:“以后不要和我说什么谢谢。多见外。”

  魏索笑着点点头,然后看向了吴用和吴驰。

  吴驰还是在抱着自己的手,刚才被魏索用力拍了一下,到现在都没有缓过劲儿来,不过幸亏是魏索只用了两分力,不然的话,他的手算是废了。

  吴用还是没有明白魏索的底细,为什么连东都市地下势力最出名的黑九都和他这么客气,看来还是自己小看了他。吴用看着面前的黑九,急忙说道:“九哥,饶命啊。我不知道这个小伙子是你的兄弟啊,知道的话,我绝对不会动手的啊。饶命啊。”

  既然知道黑九是地下势力最强的一股,当然也知道黑九的名字是谁叫出来的,怎么叫出来的。

  吴用现在像是一个丧家犬一样,在黑九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求饶的话。

  黑九也不客气的说道:“该。不过这些求饶的话,不用和我说,你和我老弟说就行。”

  吴用转而看向了魏索,魏索急忙向水玲珑和水沐龙挥了挥手说道:“你们过来。”然后指着水玲珑说道:“你儿子和玲珑的事情….”

  吴用急忙说道:“一笔勾销,没事了没事了。”

  魏索又说道:“那以后就不要再来找水伯父的麻烦,知道吗?”

  吴用和吴驰急忙点头哈腰的说着“是,是”的话。

  听到这些话,魏索笑道:“好了,你们走吧。”然后了指了指那些保镖:“你们也赶紧滚。”

  看着他们走了以后,魏索和水家父女还有黑九一起走进了屋内。

  他们没有看到的是,背后吴用和吴驰狠毒的目光。

  在屋内,水沐龙和黑九说道:“九哥你也和我家小女认识吗?真是三生有幸啊。”

  魏索现在已经看不起水沐龙腆着脸的样子,虽然他也知道这是吴用所逼的。但是他已经看清了水沐龙是个胆小怕事的人。

  黑九捋了捋头发说道:“当然认识了,水老头,额,不对,水伯父,你女儿是我老弟的女朋友,我怎么能不认识呢。”黑九在水玲珑火辣辣的目光中急忙改口,但是随后的一句话又把水玲珑的火光惹了出来。

  魏索知道,这件事情迟早都是要说的,现在让黑九说出来,也不是一件坏事。

  看着水沐龙迟疑的目光,水玲珑急忙解释道:“爸,他叫魏索,是我现在的男朋友,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说罢羞涩的低下了头。

  听着玲珑说完,魏索也急忙说道:“伯父,您好。您叫我小魏就行了。刚才的情况,还请伯父原谅,多有冒犯。”

  水沐龙也是东都市商界的名人,现在的情况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一二三四了,更何况水沐龙不是傻子。

  他急忙说道:“小魏实在太客气了。刚才的事情我还没有和你道谢呢,哪儿来的冒犯啊。”但是转口说道:“至于小女嘛,现在已经和吴家订了亲,没有足够的理由,是不能退婚的。”

  魏索一听就明白了,这老头是明摆着要从自己的身上攫取利益嘛,这样的人,就算是给一座金山也不会满足的。

  但是魏索还是说道:“水伯父您请放心,赌石节举办的利益,玲珑会给您4成的分红。我和玲珑只占六成。您看怎么样?这个理由够不够充足。”

  一场赌石节下来,四成的利益就是将近几个亿,对于水沐龙的家族事业来说,已经是一个大数字了。

  魏索看向了玲珑,玲珑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毕竟是自己的父亲。

  倒是黑九不高兴的说道:“你这老头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刚才救了你,现在就开始瓜分利益。”

  正要继续说的时候,看到水玲珑的眼神,硬生生把下面的话吞进了肚子里。

  水沐龙正要解释,魏索继续说道:“伯父不用推迟了,这个是您应得的利益。玲珑也是非常孝敬您的,我希望伯父以后不要再让玲珑做一些不开心的事情,好吗?”

  听到这句话,玲珑感激的看向了魏索。

  水沐龙也能听出来这是魏索给自己的台阶下,急忙说道:“不会了,不会了。以后你好好的照顾玲珑就行。”

  说完,魏索拉着水玲珑的手,并且和黑九说道:“那我们就走吧。”

  这座别墅里面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让一个老头看在了眼里,看到他们出来的时候,老头的眼里闪过一抹恶毒的光芒,悄悄的跟了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