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索还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下手竟然这么狠,急忙将水玲珑护住,上前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救我?”

  这个人倒是没有凶他,只是笑着说道:“我感觉到你现在气息很乱,心跳很快。”随后指着魏索继续说道:“你在紧张,还有害怕。对吗?”

  魏索现在看出来这个人对自己没有恶意,所以就信口说道:“废话,这么乱的环境,刚才我又是第一次杀人,换成是你不紧张啊。现在我还不知道要不要抵命呢。”

  听到这些话,对面的白衣男子还没有说话,倒是身边的水玲珑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他们是暴徒,我们是受害者,属于正当防卫,不会有事的,你放心。”魏索当然知道这些事情,他只不过是随便说说这些事情,故意让白衣男子听见,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白衣男子听过后大笑了几声说道:“我叫黑九,是师父让我来帮你的。你不用害怕。不过幸好我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不然的话,你可就惨了。”

  魏索倒是没有这么想,试探着问道:“你一直在跟踪我?”

  显然黑九没有想到魏索会这么问,惊讶的说道:“我听师父说,你有透视的能力,但是我不知道你还能看到我心里是怎么想的?”

  最g@新s(章节;,上T酷:匠E网

  看来黑九的确是一直在跟踪着魏索,他笑了笑,没有回答黑九,只是淡淡的说道:“你好,我叫魏索。”

  黑九看到魏索是避而不谈这个问题,知道这是江湖中人的规矩,低调奢华有内涵。于是也就不再追问,不过现在对这个魏索倒是有几分钦佩,说话含蓄不张扬,还有这么强的能力。

  黑九继续说道:“我觉得现在你们不应该再继续在这里呆着了。跟我走吧。”

  魏索和水玲珑相对了看了一眼说道:“玲珑,你看呢?”

  水玲珑眨了眨眼睛说道:“他要是想对付我们,刚才就出手了。我想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黑九嗤笑了一声,不以为然的说道:“如果实在信不过我,我就先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这招以进为退的招数,就算傻子也能看出来。

  魏索笑了笑,阻拦道:“没有没有,我哪有信不过黑九兄呢。我们现在就走。”

  说完拉着水玲珑抢先走了出去。黑九有点不高兴的看着他们的背影,然后对着耳边的耳机说道:“你们把尾巴处理掉。不要留下任何痕迹。”说完就急急的走了出去。

  在车上,气氛一直很严肃。这是一辆加长的林肯轿车,里面相对的坐着三个人,魏索、水玲珑、黑九。或许是刚才把黑九得罪了,黑九现在品尝着红酒,一直不说话。

  魏索知道现在黑九心里有点不高兴,本来也是,人家好心好意的过来救你,自己还怀疑人家,这本来就说不过去。魏索掏空了心思,想着和黑九说点什么,能够把现在这个气氛打开。

  “你为什么叫黑九?自从师父和我提过你的名字以后,你在我心里的印象就是五大三粗,黑不溜秋的黑社会人物,但是现在看来……”魏索看着黑九没有继续说。

  似乎是听到了师父这两个字,黑九这才慢悠悠的开口说道:“但是现在看来,我并不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动物,是吧。”

  魏索没有说话,只是笑笑,算是默认。水玲珑似乎也被这个话题勾起了兴趣,就接着说道:“说句冒犯的的话,你不仅不黑,而且白的像个小白脸似的。”

  听到这句话,黑九没有不高兴,倒是咧着嘴笑了笑。这个时候,车里的气氛才不是刚才那么紧张。黑九放下酒杯,又拿出了两个高脚杯,分别倒上酒,放到他们两个人面前。这才悠悠的解释了起来。

  “我之前是东都市的一个小混混,皮肤很黑。而且那时候我也很胖。”黑九慢慢的抿了一口酒说着,要不是他说的话,谁也不会相信,面前的这个小白脸,竟然以前是个又黑又胖的人。

  原来,黑九那个时候混迹于迪厅、酒吧这些地方,每天过着前后不着调的生活。见了打架,就往上撵,后来这些小打小闹的伤也就无所谓了。

  直到有一天,东都市内的两大帮派,青鹰帮和光头帮两大帮派,在闹市群体斗殴,造成十二死五十七伤,而黑九是属于青鹰帮的,自然也受了伤,这次的伤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是他不敢去医院,而且联系自己的老大也联系不上,伤势就这么一天天的拖了下来。

  有一天黑九出去买吃的时候,晕倒在路上,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一个木制的床上。闻着屋里的草药香,顿时脑袋清醒了过来。

  这时,进来一个老头,和他说道:“我本来不应该救你的,但谁让我一出去就看见你躺在路上,医者父母心。你该你小子命好。”

  黑九知道就是面前的这个老头救了自己,他虽然是个小混混,但是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于是急忙起身,向面前的这个老头跪下说道:“谢谢老师傅的大恩大德,我永远不会忘了的。”

  这个老头似乎没有想到面前这个小混混竟然会人模人样的和自己道谢,急忙上前扶起黑九说道:“没看出来,你小子还是个有情有义之人。”

  看了看他的伤势,接着问道:“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或许真的是黑九刚才的一番道谢起了作用,现在这个老头已经改叫“小伙子”了。

  “我叫黑九,是东都市的一个小混混。”说罢尴尬的笑了笑。

  “黑九,这名字倒是挺符合你的,黑不溜秋的。”老头开了开玩笑说道。

  黑九依然是尴尬的笑了笑。老头笑着说道:“老夫名叫华苍生,一个走江湖行医的医生。小伙子,我看你不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小子,还有点天分,挺得我老头子的喜爱。你拜我个师父如何?”

  黑九想了想,既然救命恩人这么看得起自己,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于是急忙跪下说道:“师父在上,受徒儿一拜。”

  就这样,黑九随着华苍生四处行医,慢慢的,黑九才知道自己的师父并不是一般的江湖医生,他行医的病人中,很多都是高官厚禄,或者纵横商界的人。黑九慢慢的潜下心来和师父学习。

  就这样,黑九得到了很多华师傅的真传,也在慢慢的练习中,突破了内劲,到达了外劲的境界。身上的肤色也越来越白,身体也变得越来越结实。

  但是三年前华师傅突然让黑九回到东都市的黑帮中,黑九曾经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华师父也只是说,天机不可泄露。

  黑九回到了青鹰帮,靠着自己的本事,很快便在帮中立下了汗马功劳。在帮中的身价以及地位青云直上,很快便有了自己的势力。

  随着自己的实力的增强,黑九下手也越来越狠,越来越黑,所以之所以现在还叫黑九,而不叫白九的原因就是他下手太黑。

  黑九自己本身的实力大增,而且势力也慢慢的成为帮中头一位,所以在老帮主去逝以后,黑九自然而然的成为了继承人。

  现在和他们一直不和的光头帮也因为黑九的上任,变得缩了回去,不敢再露出头,所以现在东都市的地下势力基本都是青鹰帮包揽。

  听完黑九的话以后,魏索和水玲珑长长的“嘘“了一口气,没看出来,这个黑九的故事还真是挺长的。

  黑九笑着说道:“你们两位不是嫌我啰嗦吧。”

  魏索急忙说道:“现在我也清楚了,你是我的师兄,以后我就叫你师哥了,相信你不会介意吧。我以后武学上的修为,还得多多靠师哥的指点。”

  黑九也是一个大大咧咧的人,急忙说道:“当然,你要是不叫我师哥,我倒是不高兴了。哪会介意啊。师父已经和我说过了,要我以后全权帮助师弟,保护师弟的安全。”

  魏索知道华师父是指望着自己将神农教发扬光大,也就不再推迟,笑着握着黑九的说道:“好,那以后就要麻烦师哥了。”

  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青鹰帮的总部,是一个六层楼的酒吧。黑九先下车,将魏索和水玲珑请了出来,然后走到酒吧门口说道:“二位请进。”

  从门口的装修就能看出来,这个青鹰帮的不简单,魏索和水玲珑相对的笑了笑。进了大堂以后,更是显得富丽堂皇。

  魏索看着黑九说道:“师哥,这个还是酒吧吗?怎么看都像是个皇宫啊。”

  魏索这句马屁拍的很到位,连水玲珑都笑着赞叹的看了一眼魏索。

  黑九高兴的说道:“师弟过奖了,这些都是小打小闹,见笑了见笑了。”不过,脸上没有一点谦虚的表情。

  黑九带着他们俩上了六楼,这时,黑九解释道:“六楼是休息区,二楼是迪厅,三楼是酒吧,四楼、五楼是赌场,师弟要是闲得慌,可以随便去逛逛。”魏索了然的点了点头。

  然后走到一个房间的门口,黑九接着说道:“这间是你们的卧室,今天就先在这里安顿下来,明天再说其他的事情。”

  水玲珑脸色尴尬的问道:“只剩下这一间房间了吗?”

  黑九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魏索急忙说道:“好的,那就谢谢师哥了。”

  水玲珑的脸色更加红了,悄悄的在魏索的手上掐了一把。黑九看到这个场景,不疑有他,笑着说道:“那师弟今天就早点休息吧,明天我们再说其他的事情。”说完以后,看了水玲珑一眼大笑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