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他们恼羞而走的背影,魏索的身上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快感。

  旁边的水玲珑看见他的脸色不是很好,开玩笑的问道:“怎么样?报仇的感觉是不是很好。怎么你看起来好像不是很高兴呢?”

  魏索微笑着说道:“只是感觉我的变化有点快,自己还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呢。想想以前被甩时的场景,现在真是历历在目啊。我还以为她现在是阔太太了,谁曾想到,也是一个腆着脸给人家看的狗。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水玲珑捂着嘴“扑哧”一声笑了。接着说道:“在我的眼睛里,你可一直是高大威猛,自信满满的样子,我也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小愤青的面容啊。”

  被人夸心里总是会浮起来的,尤其是被这样的美女夸,魏索的心里更是乐开了一朵花,转过头看着犹如清澈如水的玲珑,说道:“被你这么一夸,我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水玲珑有点不明白看着魏索。

  魏索接着说道:“就是原来你这么喜欢我。虽然我已经知道,但是没想到你这么婉转的告诉我。”水玲珑顿时犹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样,纯洁的脸上罩上了一层朦胧的红色。

  聚会结束已经是深夜了,魏索和水玲珑这个时候才刚从聚会堆里出来,今天让魏索感触最深的就是,原来有钱的时候,所有人和你说的话和看你时候的眼神根本就不一样了,以前对魏索根本不屑一顾的几个同班女同学,甚至在水玲珑不经意的时候,向魏索抛媚眼,这让魏索更加感受到了金钱和权利带给自己的快感。

  他知道,自己这辈子肯定不会再和这两样东西分开了。

  俩个人正在酒店门口打情骂俏之际,李婷不合时宜的走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两个人,李婷指桑骂槐的和身旁的朱燕说道:“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葱,吃点软饭就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了,也有人爱养小白脸,被骗也是活该。”

  旁边的死肥猪朱燕帮腔说道:“就是,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在我们面前充大款,到回家的时候,可别连车票也买不起哦。”

  水玲珑听到这些话,没有动容,只是简简单单的对魏索说道:“我记得我奶奶和我说过,狗眼永远都是狗眼,就算是穿上了人的衣服,还是掩盖不住狗的本色。”

  魏索心里暗赞一声,水玲珑吵架的本事已经神乎其神,不愧是自己出来闯荡的女强人,就连说话也永远都高那些二、三流的人。

  李婷和朱燕气的脸都成了酱紫色,水玲珑的话是一炮双响,虽然是说给一个人听的,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就全都暴露了出来。李婷上前就要打人,朱燕急忙拉住。

  这个时候,赵富权也从酒店走了出来,喝住了李婷说道:“狗肉上不了酒席。不要打扰水小姐的雅兴。”李婷和朱燕就像狗一样,尴尬的呆在了赵富权的身后。

  赵富权继续说道:“水小姐,以后还请多多关照。刚才多有打扰,敬请原谅。改日一定请水小姐吃饭,讨教一下关于翡翠这些东西的知识。”

  水玲珑不好意思过于托大,毕竟这个赵富权不单单是一个富二代,主要还是因为他的父亲。急忙应承到:“好,有时间的话一定,一定。”

  倒是魏索不在意这些,听完水玲珑说的这些话,就拉着她的手向几个同学身边走去告别,一直都没有和赵富权说话,甚至眼睛都没有向赵富权这边看一下。这让赵富权非常不高兴,他心里想着:“不要栽到我手里,我玩儿死你。水玲珑这么完美的女人,应该是我的。早晚有一天,我会让水玲珑躺在我的怀中。”眼睛里色迷迷的眼神让身边的李婷一览无遗。

  这下李婷对水玲珑更加是恨之入骨了。

  魏索和水玲珑坐在车上,醉眼朦胧的看着对方。这个时候,司机问道:“水总,我们现在去哪儿,还是去酒店吗?”

  魏索和水玲珑听完司机的话,两个人相对的笑了:“去酒店。”

  似乎两个人都已经示对方为自己的心上人,今天,注定是水玲珑要以身相许的日子。魏索当然也知道水玲珑的意思。他帮她解决了那么多的事情,而她今天又为他出了这么大一口气,正所谓是互通有无,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是理所应当的。

  回到了酒店,水玲珑便将司机遣散了回去,和魏索两个人慢慢的走向了房间,看着酒后吐气如兰的女神依偎在自己的怀里,魏索心里一阵心猿意马。

  就在他们两个人上了电梯的时候,却没有看见身后有几个身着黑衣,眼神透着杀气的男子跟在了他们的后面一起上了楼。

  打开房门的一瞬间,水玲珑便冲到了卫生间,听着她干呕的声音,魏索急忙也跟了过去,拍着水玲珑的后背说道:“怎么样?好点了吗?今天也多亏是你,为我挡了那么多的酒。本来这挡酒的事情应该是下属为上级做的事情才对。”

  水玲珑转过身子抱住了魏索说道:“今天不怕你笑话我了,我喜欢你,从那天你为我破了一个百万的骗局开始,我就喜欢上你了。喜欢你的自信,喜欢你的英勇。”

  魏索沉浸在水玲珑不停的夸奖中,周身的血液因为这些话瞬时变得沸腾了起来。

  俩个人在卫生间的马桶旁边,面对面的看着,魏索的心就像要从嘴里跳出来一样,慢慢的靠向了水玲珑。

  门口的一声轻响,引起了魏索的警觉。他催动自己的透视能力,看向了门口。五六个拿着刀的人慢慢的靠向了房间的门口。他猛地放开了水玲珑,向门口走去。

  水玲珑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叫道:“魏索,你怎么又跑了。你干什么啊,怎么每次都这样啊。”

  魏索急忙上前将水玲珑的嘴捂上,小声说道:“嘘,有人拿着刀过来了。”

  看到魏索这么紧张的神情,水玲珑知道他没有开玩笑,急忙问道:“那怎么办?”这个时候的酒已经差不多全醒了。

  魏索看了房间的东西,没有一件事带有杀伤力的,于是急忙解下了自己的腰带。又和水玲珑说道:“你现在赶紧报警,顺便给我的朋友打电话,他叫黑九。这是他的电话号。”说着递给了水玲珑了一个小纸条,接着说道:“你去卧室打电话,我先顶着。”

  魏索没有告诉她这个黑九是做什么的,因为害怕水玲珑知道了黑九的身份害怕。

  看着已经开门的一帮不知名的匪徒,魏索的手心里浸满了汗水。他慢慢的挪到了门的后面,等着第一个不要命的冲进来。

  看着门把锁的慢慢扭动,魏索将腰带拿起,做好了勒人的准备。第一个进来的人,拿着刀左顾右盼的看着房间里的一切,但是没注意到身后的魏索,魏索上前将腰带勒在了这个人的脖子上,双手一用力,从背上摔了过去。

  前面说过,自从魏索发掘了透视的能力以后,整个人的力气,以及反应速度都变的不一样了。

  把第一个人摔在地上以后,随后剩下的几个人都冲了进来。

  魏索看到人多势众,为了拖延时间,他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来杀我?派你们来的人是谁?”

  最后冲进来的一个人进了屋子坐在了沙发上,慢慢的说道:“告诉你也没关系,反正一会儿你就要死了。”这句话刚说完,水玲珑从卧室跑了出来,站在了魏索的身边。

  旁边的一个匪徒正要上前将她拉开,坐在沙发上的人说道:“别动。不要那么粗鲁,要是碰坏了一点,咱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谁能知道这以后是不是咱们老大的压寨夫人。”

  魏索的心里似乎是猜到了一点什么,但是还是继续问道:“我都快死了,你就让我知道,到底是谁恨我恨的这么彻底。”

  沙发的这个人马上摆出了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大笑着说道:“告诉你,杀你的人叫赵富权。你说说你,就算你有钱怎么了。惹谁不好,偏要惹他。不过也怪你命不好,谁让你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朋友呢?我们老大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小妞。怎么样,这下你应该明白了吧。”说着贪婪的眼光在水玲珑的身上扫来扫去。

  果然是这样,魏索那会儿就知道,这个赵富权不会放过自己,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下手竟然会这么快。旁边的水玲珑听见这些话,急忙说道:“我和你们回去,但是你们要放了魏索。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我惹出来的,你们抓我回去就好了。”

  魏索看到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竟然要舍身而出,急忙把水玲珑揽到身后说道:“你们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不要欺负一个女人。”水玲珑又上前说道:“冲我来。”而魏索又拦到:“冲我来。”

  两个人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这番谦让把坐在沙发的匪徒惹恼了,叫道:“挤什么,挤什么。你们俩个人谁也跑不掉。”说着向魏索旁边的匪徒示意了一下,这个匪徒会意后马上举起刀就要向魏索砍去。

  这个时候的魏索不经意的又将自己的能力发挥了出来,砍来的刀的速度瞬间的变得很慢,他甚至可以看清刀上反射出自己的样子。

  他用自己的腰带把刀卷住使劲一拉,刀顺利的掉了下来,他一把将刀抓住,顺手将旁边的人砍倒。

  这个时候,眼前的事物又变得快了起来,剩下的几个匪徒都被眼前发生的事吓住了,在魏索的眼里,这些动作都是在很慢的情况下发生的,但是在这些人的眼里,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魏索砍倒一个人以后,突然变得非常吓人,就像一尊魔神一样,看着剩下的人。

  酷,匠网o永_久!免费#;看Y{小说、…

  他们吓得不停的往后退着,这时沙发上的那个匪徒悄悄的拿出了别在腰上的枪。

  水玲珑看的真切,大声叫道:“小心。”但是为时已晚,枪声已经响了。

  奇怪的是,魏索并没有倒下。这个时候,开枪的匪徒像是疯了一样的吼叫道:“他不是人,他不是人。”说着便又要开枪。

  这时又从门外进来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色的中山装,长的很清秀,甚至可以是人们常说的小白脸的模样。

  他进来直接冲到拿枪的匪徒身边,单手掐着脖子将这个人提了起来,稍一用劲儿,这个匪徒便耷拉着脖子,没有了呼吸。

  剩下的几个人看见占不到什么便宜,急忙跑了。

  这个清秀小子看着目瞪口呆的魏索说道:“幸亏没有出事。不过,你刚才能躲过子弹,的确很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