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治疗花了三个小时,华苍生打开房门,李家的家人和管家都有些急切的问道。

  “华先生怎么样,我家老爷子不会有事吧。”李老的儿子问道。

  “只要静心调养,不懂肝火李老十年内无恙”华苍生说道。

  李家的家人进入房间看到李老整个人跟年轻了几十岁一样,身上的皮肤也有了光泽,双眼如炬,手脚舞动之间如鼓声,一看就知道李老曾经也是赢高手,如今病愈,功力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华先生我老李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在京都无论有什么事,我李家就是粉身碎骨也会帮的。”李老说道。

  “嗯。”华苍生点了点头,招呼着魏索走。

  “快送送,华先生。”李老迅速吩咐自己的儿子去送华苍生。

  等华苍生离开后,李老的儿子回来,脸色有些怪异。

  李老一眼就看出自己儿子的想法。

  “怎么你认为为父许的诺言不妥吗?”李老声音中带着威严的喊道。

  李老的儿子脸上有些恐惧和挣扎。

  “是的,父亲,我觉得这给华苍生的许诺太高了,我们只要给他足够的钱就够了。”李老的儿子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说道。

  “你太小看华苍生了,你不知道华苍生有着多大的能量,他所拥有的能量绝对是你无法想象的,为夫能让华苍生出手医治,那还是我的旧求他出手,他才肯给为夫治疗。”李老的语气有些严厉。

  “可他就一介平民,我们是官。”李老的儿子狡辩道。

  “他一句话就能让一个省市的头下台,你不知道京都里有多少权贵欠他人情。”

  “滚出去,好好反省,你这番话就烂肚子里吧。”李老的脸上带着很是失望的表情。

  魏索和华苍生离开东都大酒店后就直接回到了华苍生的医馆,华苍生的医馆遍布全国各地,每个医馆都是他的据点。

  一进到医馆的房间内,华苍生一把把魏索按在椅子上,饶有兴趣的跟大量宝贝一样打量着魏索。

  “刚才你给李老输入的能量是什么,竟然如此神奇可以活死人肉白骨的功效,你这样的能力为师自然不会过多的询问,有这样的能力跟我学医,用的好自然可以救人无数积下无量功德。”华苍生兴奋的说道。

  “谢谢师父体谅。”魏索有些担心的说道,生怕华苍生追根究底,到时候自己眉心内金色眼睛的秘密就保不住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为师自然不会逼你,不过仙灵之脉果然神奇,竟然能有运用如此玄妙的能力,已经超越了人力和药力的功效了。”华苍生赞叹的说道。

  “师父你说要我学医,可是我现在都二十几了,学医不是要从小学起,我现在半路出家,我怕我学不好。”魏索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拥有仙灵之脉,本身的能力就已经救济世人,再加上我的医术,你未来的成就一定在为师之上。”华苍生说道。

  “那师父我什么时候开始学医。”魏索问道。

  “我们的医术相传千年,我们一脉奉神农为老祖,我们一脉的医术主要的精髓在于九转神针和神农劲,这些医术都是建立在深厚的武学修为之上的才能施展,所以先不急。”华苍生摆摆手。

  “学医先学武,只有学好武功才能把医术发挥到极致,为师会教一些入门的功夫,你要细心练,等你学有所成了为师才会开始教你医术。”华苍生认真的分析着。

  “那我什么时候开始学武。”魏索挠挠头说道。

  “现在。”华苍生说完直接抓着魏索来到大院。

  “师傅学武之前是不是要先蹲马步啊。”魏索问道。

  “蹲马步是一个打好基础的法子,可惜达到效果所需要的时间太长,为师教你的是比较高级的打底子的功法,达到同样的效果远比蹲马步要快上不少。”华苍生细细的说道。

  “看好了。”华苍生轻喝一声。

  华苍生摆出一个架子,有些形式太极的拳势,负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