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的宽敞的房间内,四处摆放着药材,这里药香弥漫烟雾朦胧,在一个大水桶内蒸汽滚滚,魏索躺在里面,一名中年人不断的往里面倒着药材。

  魏索脸色黝黑,嘴唇发紫,身上插满了银针,中年人一边看着魏索的气色一边赞叹的称奇。

  “这小子好强悍的生命力,中了余老鬼的毒掌竟然还能在垂死挣扎,一般人早就化成一滩溶血了。”中年人继续赞叹道,双眼冒着兴奋的光芒,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

  魏索微微的转醒,神智模糊,发现自己泡在一个大水桶里,浓厚的药味让他呛了几下,想要挣扎的站起来。

  “想要活命的就乖乖的呆在。”中年人的手在魏索的肩膀一按,魏索就老老实实坐了下来。

  “小子命挺大的,这样都死不了,我感觉你体内似乎有什么神秘的力量在抵抗着剧毒,,而且你那破碎的内脏竟然在短时间内修复,不然就是我医术在高也就不了你。”中年人问道。

  魏索内视,看到眉心内的金色眼睛不断的释放者金色的光线在自己体内循环,修复这破碎的内脏,全力抵抗者剧毒,防止毒素扩散到内脏。

  “我不知道。”魏索虽然神智有些迷糊但是也不敢多说,毕竟这是他唯一的秘密,不可轻易对他人说起。

  “哈哈哈,那你一定是传说中万中无一的高手,这下见到宝了,没想到路边随便见到一个受伤的人,竟然是身怀仙灵之脉,老头不枉我这么多年苦苦求寻。”中年人预期激动的说道。

  “好,我怎么样都要医好你。”

  中年人说完,手指不断的在魏索身上点着穴位,中年人行云流水的点了一阵收功,脸色有些苍白,显然耗费不少精力。

  魏索张口吐出了一口黑血,背后的乌黑掌印也渐渐减淡,融入水桶的药液里,和这药液中和,魏索的脸色有了一丝红润,皮肤上的紫黑色也迅速退去。

  体内的毒素清除,魏索发现金色的光线再也没有阻碍,修复虚弱的身体更加的迅速了。

  第二日清晨,魏索治好毒伤后已经昏迷了一天,魏索睁开眼睛看到一名中年人正趴在自己身上,用嘴巴在吸着什么。

  魏索立马打了个冷战,一把推开中年人。

  “你干什么。”魏索有些慌乱的问道,就跟受惊的小媳妇一样。

  “我在帮你吸出体内的余毒,就差一点了让我帮你把它吸出来。”中年人说完又要趴在魏索身上。

  魏索慌忙退后,发现自己身上什么都没穿,光溜溜的一阵凉快。

  “你个老变态。”魏索感觉自己就像被迷晕的少女。

  “是我救了你,你就是这样报答你的救命恩人。”中年人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魏索回想起来自己种了余大师的毒掌昏迷了过去,想起来还真是被这位‘高人’所救。

  “谢前辈救命之恩。”魏索诚恳的说道,知恩图报这种事情他还是知道的,况且还能从余大师手上救下自己的那一定是高手。

  “你身上的上已经无大碍了,过几天就会康复。”中年人说完,递了一件衣服给魏索。

  “那前辈我告辞了。”魏索穿上衣服就要离开。

  “等一下,你这样就走了,不用付一下诊金。”中年人挑一下眉头说道。

  “哦。是我太着急了,那请问前辈诊金是多少。”

  “不多,不多,救你这样垂死的人,再加上我珍贵的材料和高明的医术,就十亿吧。”中年人淡定的说道。

  “十亿。”魏索都想一口老血喷出。

  “我没那么多钱,前辈能不能宽限一下。”魏索试探的问道。

  “什么叫宽限,你跑了我去哪里找你,没给钱今天你这个门都出不了。”中年人摇摇头说道。

  “那。”魏索试探的问道。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中年人神秘的说道。

  “是什么。”魏索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一样问道。

  看正w`版o章☆节b上b酷8'匠网

  “做我徒弟就行,咱师徒之间自然不用谈诊金什么的。”中年人带着笑意说道。

  “做你徒弟,这是不是太突然了,我还没心理准备。”魏索说道。

  “我能把你从鬼门关拉回来,这样的医术你不想学吗,我不仅能教你医术,还能教你武功,不用多少时日,你就能亲手手刃余老鬼了。”中年人循循善诱的说道。

  “竟然你是这样的高人,怎么会看上我,要收我为徒。”魏索心里也是有了一丝警惕,生怕自己的秘密被他人知道。

  “因为你是万中无一的高手。”中年人说道。

  “大叔,功夫我看过的,不要忽悠我了,我被打残了医好了也不见功力大增啊。”魏索说道。

  “电影自然是夸张了,但你是身怀仙灵之脉的人,这跟万中无一的高手没差别,你这样的人习武起来简直就是事半功倍,你的身体我已经检查过了,果然是横练的筋骨,天生的习武奇才。”中年人赞叹的说道。

  魏索再一次感觉到全身凉飕飕的,放佛被人摸了好几遍一样。

  “我真的有这么厉害。”魏索问道。

  “现在很菜,不过拜我为师后学了我的功夫和医术后,大半个世界都可以横着走。”中年人诱惑的说道。

  “靠,这么吊。”魏索心里暗爽一声。

  “师父在上,徒弟魏索拜见。”魏索恭敬的跪拜了下来。

  “哈哈哈,天不枉我,让我有生之年收到一个如此资质的徒弟。”中年人扶起魏索。

  魏索才认真的大量眼前的中年人,由于原本这房间比较昏暗,魏索又神智比较模糊,认真一看发现眼前的中年人,一脸正气,说不上有多英挺,但是看上起很和蔼亲近。

  “为师华苍生,人称活菩萨,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的徒弟了,以后行走江湖不可报为师的名字,只有我允许了你才可说我是你的师父。”华苍生严肃的说道。

  “徒弟知道。”魏索认真的回答。

  “这几天就跟着我,教你一些东西让你打好武功的底子,不过今天为师正好需要出诊,你就跟为师一起去,让你见见为师的医术,这样对你以后也有好处。”华苍生说道。

  魏索和华苍生吃了点清淡的食物就出门,华苍生让魏索背上药箱两人就开着车向着东都市最奢华的六星级酒店东都大酒店,这个酒店可是比魏索原先住的还要高上一档次。

  “待会只要看不要乱说话,为师治的这个人是来自京都的大人物,虽然现在退了下来,但是他在京都拥有极高的声望。”华苍生吩咐的说道。

  进了京都大酒店,魏索老老实实的跟在魏索身后,两人坐上电梯向着总统套房走去,华苍生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位老者,老者身形有些佝偻穿着一身管家的行头,但是目光很锐利,手上布满了厚厚的茧子,一看就知道是练家子。

  “华先生来了,请进我家主人已经等了很久了。”老者恭敬的说道。

  华苍生带着魏索进了房间内,房间内一名老者面容枯黄,皮肤褶皱,身形有些干瘦,但是依然掩盖不住那种指点江山,身居高位的气势,坐在老人身边是一对夫妇,看起来应该是了老人的家人。

  “华先生来了,有劳了。”老人有些气喘的说着。

  “李老言重了,让我先看看你的病情。”华苍生手指搭在李老的手上。

  华苍生眉头有些紧蹙,从脸色上看就有些不乐观。

  “华先生我家主人的病。”管家有些焦急的问道。

  “李老这病我没把握治好,李老的肝几乎快坏死,所以我的医术只能延续李老的寿命,但是也就才一两个月而已。”华苍生叹气的说道。

  “华先生一定要医好我父亲的病,多少诊金我都愿意出。”坐在李老身边的中年人哀求的说道,李老是他们李家的顶梁柱,有李老在,李家自然就会昌盛,李老一倒,李家也跟着倒。

  “我已经看淡了,能活到这么大把年纪我也没有什么遗憾。”李老摆了摆手说道。

  “好,李老竟然如此豁达,我也就尽全力帮你续命,其他人都出去吧,我医治病人的时候不想外人打搅。”华苍生说完命魏索拿来药箱,取出医疗器具。

  李老的家人很管家有些犹豫,但是李老立马示意了一个眼神,管家和李老的家人都乖乖的出了房间。

  “过来帮我按住李老,待会施针治疗的过程李老会很痛苦。”华苍生吩咐魏索。

  魏索双手按住李老开启透视能力,发现李老的肝脏通体发黑几乎坏死,这已经是无法医治的绝症。

  “不知我的能力能不能帮李老恢复一点。”魏索暗自的说道,眉心的金色眼睛释放着金光向着李老的肝脏射去华苍生利索的在李老身上插这银针,然后运起指法在李老身上不断的转换穴位点着,李老脸上汗珠越来越多,紧紧的咬着牙关。

  魏索透视发现自己师父华苍生在李老身上点的穴位有着一股股绿色的能量向着肝脏去,那些绿色的能亮不断的维持着不让肝脏坏死,活菩萨不愧是活菩萨,露几手几乎都是既然都能有如此厉害的功效。

  但是在魏索金色的光芒治疗下,原本已经接近坏死的肝脏恢复了一丝生气,这些生气缓缓的扩散,充满生命的肝细胞疯狂的分裂,取代原先坏死的肝细胞,魏索的额头也冒出了一丝丝汗珠。

  在魏索全力的催动下,李老的肝脏竟然奇迹的恢复了生机,在借助华苍生输入的那些绿色能量,李老坏死的肝脏只要经过细心得调养,不用多久就能好起来。

  看着李老脸色红润起来,华苍生有些惊异,对于自己医术的成效他是很清楚的,华苍生再一次号了李老的脉,发现李老的原本已经坏死的肝脏竟然恢复了生机。

  “怎么回事。”华苍生看来一眼满头汗的魏索,瞬间明白了自己的能力只能治标缓解肝脏的坏死,而这魏索竟然能让肝脏重唤生机。

  “华先生不愧是号称活菩萨,经过你的医治我感觉身体轻松了好多,感觉自己就像年轻了几十岁一样。”李老赞叹道。

  “李老此次医治效果出乎意料,你只要细心调养,在活个十年不成问题,切记伤肝动火,我给你开个养生的方子,你回去好生调养。”华苍生说完,收拾了一下医疗器具招呼一下魏索就往外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