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阳光从窗户外照进来,魏索睁开迷离双眼,洗漱了一下吃点早餐就出了门。

  魏索魏索居住的坐上电梯来到了李宽的俱乐部,魏索觉得多自己应该去好好结交一下李宽,毕竟李宽是市长的大公子,在东都市里很有说话权。

  魏索刚进入俱乐部,服务员直接就上来恭敬的问候道:“魏先生,老板吩咐了,你来了可以直接去他的办公室见他。”

  “好。”魏索点了点头。

  魏索敲了敲,“不是说了,别打扰我。”李宽的声音很不耐烦。

  “宽哥,是我。”魏索推开门看到李宽一脸的憔悴。

  “宽哥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你一脸惆怅的。”魏索关心的问道。

  “原来是魏老弟。”李宽叹了口气。

  “宽哥难道是小芳的病更加的严重了。”魏索已经知道了大概“是啊,小芳的病犯的频率越来越严重了,那余大师提出的要求也越来越过分,他已经向我老爷子要了好几个市里重要部门的位子,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头。”李宽头痛的说道。

  “宽哥要不我去给你小芳看看。”魏索有信心,自己的金色眼睛医不好,至少能看的到病根在哪里。

  “魏老弟你懂医术。”李宽激动的问道。

  “即使医不好,我想我也能找出病根。”魏索自信的说道,在他透视的能力下所有的东西都将无所遁形。

  “好,那赶紧去我家。”

  李宽带着魏索立马出了饭店,坐上豪车向着市长的住宅开去。

  李宽带着魏索一进门,进看到听到了一阵阵像是野兽一样的咆哮。

  市长家的佣人都面带恐惧的的跑了出来,魏索一惊才知道小芳的病竟然如此的可怕。

  “快,小芳又发病了,请余大师来。”李宽瞬间失去了方寸。

  “宽哥等等,让我先看看。”魏索已经大体猜到,小芳犯病跟这位余大师脱不了干系。

  “好。”

  李宽带着魏索进入了小芳的房间内,魏索看到一个皮头散发面目狰狞的十七八岁的少女在痛苦的挣扎着。粉红色的墙壁上都是抓痕。

  魏索开启自己透视的能力,瞬间吸李宽一口凉气,看到少女额头竟有一道黝黑的形似鬼爪的符文,不断的冒着黑气。

  “这少女被中下了巫术,原来世界上还真有这种邪术。”魏索暗自的惊叹道。

  少女看到来人嘴里咆哮一声向魏索扑了过来。

  魏索瞳孔内金光闪耀,盯着少女空洞的眼睛,少女在魏索的注视下,空洞的瞳孔有了一丝清明。

  “救,救我。”少女硬是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

  魏索手掌印在少女的额头上,额头内的金光不蹲通过手掌向着少女的涌去,金色的光芒遇到鬼爪符文,就像滚油遇到水一样,吱吱作响,只有拥有魏索这样能力的才能看到听到。

  金色的光芒和黑色烟雾互相对抗着,魏索眉头一皱,拼命的催动着额头内的金色眼睛,金色的流光瞬间淹没鬼爪符文。

  轰魏索感觉自己的大脑一阵轰鸣晕眩,感觉就像灵魂出窍,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除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这里一片的灰暗,污浊的黑雾涌动黑压压的很是压抑。

  魏索剧目四望,看到不远处一只黑鬼抓着以为全身裸露的少女在奸淫着,少女浑身都是伤痕淤青痛苦的呻吟着,完全无法抵抗黑鬼的暴行,少女渴求的看着魏索,嘴里痛苦的说着什么。

  “混账,妖孽受死。”魏索大喝一声,眉心的金光大盛,璀璨的金光构成模糊人形,依稀可以看出是一位威武的神将。

  神将的眉心有一只独眼,独眼睁开,向着黑鬼射出一道神光,正在施暴的黑鬼看到神将,眼里满是恐惧,金色的神光射在黑鬼身上,黑鬼惨叫一声,神光所过之处黑鬼立马消融。

  金光所过之处,黑雾全部消散,这块奇异的地方瞬间充满了明媚的阳光。

  原本全身的伤痕在金色的光芒照耀下,迅速愈合恢复如初,少女满眼感激的看着魏索,魏索又感觉到一阵的头晕目眩,知道自己能力用的过度,退出了少女的意识空间。

  魏索回过来神,发现自己的手掌还印在少女的额头上,少女低吟一声,身体一软魏索立马扶住少女,少女朦胧的说了声谢谢就晕了过去。

  魏索再看发现少女额头上的鬼爪符文已经消失,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少女面容安静细看竟也是个清丽的少女。

  “魏老弟怎么样了。”李宽关系的问道。

  “宽哥小芳给人下咒了,所以导致她疯狂的原因,现在已经没事了。”魏索说道。

  李宽看着少女渐渐红润的面孔,平稳的呼吸脸上的惆怅立马散去。

  看正J版7i章oI节i上y酷(r匠.。网c

  “魏老弟你简直就是神人啊,刚才听你大喝一声妖孽受死,应该是在清除小芳身上的巫术。”李宽说道。

  “宽哥我觉得这件事跟余大师一定脱不了关系,他竟然能控制着符咒,那这咒十有八九就是他下的,宽哥你一定要小心这个人。”魏索皱着眉头说道。

  李宽也是有些头疼,对于这些有着玄术恶毒的人,最是难以对付。

  “宽哥,小芳已经复原了只要细心调养就会好的,我有些累了,我就告辞了。”魏索感觉到阵阵的晕眩袭来。

  “好,我让人送你回酒店。”李宽吩咐下人送魏索出去。

  “不用,我自己走回去就好。”魏索推辞的说道。

  “魏老弟以后用的着我李宽的尽管吩咐,我和我家老爷子都会全力帮你的。”李宽感激的说道。

  魏索走出市长的豪宅,感激心里一阵的轻松,今天魏索发现自己的能力竟然还能克制协邪秽的东西,这也让他越来越好奇自己眉心金色眼睛里的由来。。

  就在这时,以为面容黝黑的老头一脸阴狠的跟在魏索背后,如果李宽看到一定会震撼,这位正是那位余大师。

  余大师施法知道今天必然是小芳发病的日子,所以早早的赶来市长的豪宅,可是刚还没到门口就感知到自己的下的符咒竟然被破除了,然后就看到市长的下人很是尊敬的送魏索出来。

  余大师自然猜得到是魏索坏了他的好事,所以在魏索一出市长的住宅起就一直跟在后面。

  魏索感觉背后有股凉飕飕的,回头看到满脸阴狠的老头向着自己奔过来,老头眨眼之间就到魏索身前,魏索看到老头的手指被黑雾包裹着,传来一阵阵的腥臭。

  魏索大骇,知道眼前的老头就是余大师,给小芳下咒的人,没想到自己刚破除他的符咒,这人立马就找上他。

  魏索立马催动自己的能力,余大师的毒掌原本如雷一般的迅猛,在魏索的眼里迅速的变得缓慢,魏索身体往后一仰,立马向后倒去,堪堪的躲过毒掌。

  余大师一愣,目露惊异,眼前的人竟然躲得过自己全力一掌,但是立马又欺身而上。

  魏索倒在地上,刚要翻身起来逃跑,背后传来一股巨力,魏索全身一仰,一口鲜血直接喷涌而出倒在地上,背后的衣服直接被毒掌烧穿,在魏索的背上露出一个乌黑的掌印,乌黑的毒掌不断的向四周扩散。

  “咦。”

  余大师眉头一皱,发现魏索竟然还有一丝气息,自己全力一掌竟然完全无法了解他的生命,余大师运起毒掌,对着魏索的后脑勺,准备再补一掌,这一掌下去魏索的脑袋绝对会被拍碎。

  就在余大师准备补一刀的时候,一道身影冲来直接一掌把余大师击退,余大师嘴角溢出一丝血迹,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滚,你的命,我日后再去收。”中年人怒喝一声。

  余大师如遇大赦一样,立马逃离开去。

  中年人察觉到魏索还有一丝气息尚存所以没有立马几笔余大师,而是选择救治魏索中年人一抓魏索的手臂,一把脉眉头一皱一松脸上甚至还有意思兴奋,手指迅速的在魏索身上点了几下,原本扩散的毒素迅速的重新聚集会乌黑的掌印。

  “只能先压制住,能不能活命还是要看你自己了,你要是死了那就可惜了,这种体制我还是第一次见。”中年人说完,抱起魏索迅速的离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