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视几遍后确定这一层的翡翠机会没有多大的赚头,魏索就打算去六层看看,六层里面的原石质量绝对是最好的,因为里面几乎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这创办赌石节的人也不敢得罪,也可以说,六层里的原石里几乎都有翡翠,图的就是讨那些大人物的欢心。

  “小伙子等等走这么急干嘛。”

  魏索听到身后又是那老头子的声音,整个人的脸立马暗了下来。

  “大爷我说了不卖。”魏索已经有不耐烦了。

  “不卖就不卖,老头子我还不稀罕。”

  “小伙子这么着急的走,不再看看。”老头子问道。

  “老人家你都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有多黑,这里的石头几乎都没什么赚头,我们这一层已经都没什么油水了,最好的也被你买走了,剩下的最大差价也就几十万,这里的老板实在黑,太黑了。”魏索不断的强调着,却没发现身边的老头子脸上有些黑。

  “老人家一起去六楼看看怎么样。”魏索知道眼前的老头不一般,只要不侵犯自己的利益,自己还是要尊重一下的。

  电梯上魏索和老人家并排而立。

  “我想六层里每一块原石应该都有翡翠,而且还是质量不错的。”魏索自信的说道。

  “喔,小伙子你怎么会这么觉得。”老头子笑着问道。

  “还不是巴结那些大人物的,要是那些大人物买了原石切开什么都没有,那不是很让他们没面子,而且在场的都是有头有脸的这面子损不起,所以六层一定是满地的翡翠,。”魏索道出自己的猜想道。

  “这里的老板还真是黑,平民跟巨商官宦的待遇就是差那么大,拿着一些没用的石头忽悠平民,却拿着必定有翡翠的原石奉承那些巨商和大官,这里的老板真黑。”魏索说完还不忘补一句。

  “老人家你见多识广,你怎么看。”魏索转过头问道,却发现老头子一脸沉默,一脸的严肃。

  到了六层,也被这里的的布置给惊了一下,不愧是为了讨好这些巨商和高官,跟其他三层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能到达第六层无不都是业界的龙头还有的就是这做城市里的顶级官员,这些人一身的上位者的气质,盛气凌人,一般人感觉都有些不敢接近。

  “真是官气,财气逼人啊。”

  魏索透视的能力开启,发现当官的身体散发着青色云气,所谓的平步青云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而那些巨商则是散发着铜色的光芒,原来满身铜臭味也是有所依据的。

  魏索发现自从自己有了透视能力后,自己看人更加的清楚,只要看一些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大概就能猜到别人的身份。

  魏索原先没怎么看身边的老头,可是仔细一看,这老头身上财气四射,简直可以用逼人来形容,那财气都好几丈长。

  更4新最O快.Q上3@酷)匠+网

  “这里的巨商财气也就几米长,可是这个低调的老头竟然好几丈长,这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魏索心里很是惊讶的暗道。

  魏索再一次细细打量缠着自己的老头,这老头一身唐装的普通打扮,头发梳的很整齐,眼睛很亮没有一丝浑浊,,看起来就是一个比较精神的老头,可是那夸张的丈长财气怎么解释。

  “巨豪啊。”

  魏索咽了咽口水。

  “老人家我们要不要逛逛看看有没有啥油水捞的。”魏索看老头的眼神立马谄媚起来。

  “咦”老头愣是一伙的看来一眼魏索。

  “这小子刚才老是嫌老头子我烦,现在跟苍蝇见到屎一样。”老头子心里纳闷道。

  “好,让老头子我开开眼界。”

  六层A级的翡翠原石最低价几乎都是百万级别的,原石里的翡翠质量都很不错,买了几乎都不亏,有的也是有赚头的,毕竟这里是为了讨好那些巨头所安排布置的。

  “啧啧啧”

  魏索边走边摇头的感叹着:“这里的老板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奸啊,买了这里的原石几乎是不亏可是也不赚啊,但是也能博这些巨头的欢心,厉害啊。”

  “老人家我看了一圈这里几乎都没有什么大的赚头了,你眼力好看看有什么好的货色。”魏索谦虚的问道。

  “年轻人不要着急,摆在这里的原只是意思一下而已,真正的好戏还在后头,等会赌石节的原石拍卖就要开始了,被拍卖的原石粒可是有大赚头。”老头子不急不慢的娓娓道来。

  “喔”

  “看来又可以狠狠的捞一把了。”魏索心里兴奋的喊道。

  就在魏索打着如何搬钱的大计的时候,水玲珑向着魏索走过来,身边跟着一位三十岁左右的青年,青年一身的贵气,还算英俊,但是双眼狭长,掩不住的欲望在水玲珑的身体上扫描着。

  “这是我公司的首席鉴宝师魏索。”水玲珑介绍道。

  “你好,猥琐,我是这次赌石节的代办方翡石公司的负责人吴驰。”

  “你好,无耻。”魏索伸出手来。

  吴驰意思的握了一下魏索的手,眼里透着不屑的目光。

  “这位老大爷是我买石头的时候认识的。”魏索向水玲珑眨眨眼示意了一下。

  “你好老大爷。”水玲珑恭敬的问候道。

  吴驰则是很不屑的憋了一眼,在他看来跟魏索能呆一块的人也就只是一般的人,更何况这老头一身平民的打扮。

  吴驰的态度老头子看在眼里但是没有表示什么。

  “魏索,吴驰可是翡翠世家的大公子,他们的翡石公司更是独占了东都市百分之三十的翡翠市场,而且吴驰世家都是对翡翠有很大的研究,对于看原石的眼力很是厉害。”

  “呀,小弟眼拙,没看出来吴少你竟然这么厉害,真是我们年轻一代人的楷模啊。”魏索拍着马屁说道。

  “魏索老弟过奖了。”吴驰脸上的得意之色更甚。

  “不过我看老弟对挑石头几乎没什么眼光啊。”吴驰调侃的的说道“吴少,要不我们赌一把。”魏索对于吴驰赤裸裸的看水玲珑的眼神很是不爽。

  “赌什么。”吴驰也来了兴趣。

  “今天是赌石节自然是赌石了。”魏索自信的说道。

  “怎么个赌法。”吴驰也是很不爽魏索,忽然跳出来找茬,这必须要好好教训一下。

  “不会是赌你购物车里的原石吧,这些原石的品相可是差的不一般啊,尤其是那块黑色的石头,我看你这是稳陪不赚,就你这样还想跟我赌。”吴驰一脸鄙视的说道。

  魏索从购物车里拿出那块黑色的石头举到吴驰的面前:“我就赌这块石头大涨。”

  “哈哈”

  “笑死我了。”

  “就你手上的石头我看就是煤坑里挖出来的吧,还敢拿出来丢人现眼。”吴驰一脸的嗤笑。

  魏索整个脸色都冷了,尤其看到水玲珑忧心的看着自己,魏索心里更加的不爽。

  “如果有翡翠吴少你要怎么样。”魏索冷冷的说道。

  “如果有,我就把花十倍的价钱把它买下来,但是如果没有的话,你该如何。”吴驰一脸的自信反问道。

  “吴少爽快,如果没有翡翠我就把这块石头吃下去,这个答案吴少可满意。”魏索脸上也露出了笑容,别人给自己送钱能不开心。

  “我到时看你怎么把这块煤给吞下去。”吴驰脸上的笑容更冷了。

  水玲珑一脸担忧,他不认为魏索能赢得了吴驰,对魏索使了使眼神:“魏索你不是认真的吧,这要是输的话。”

  “水总放心,我不会做没把我的事情。”魏索给水玲珑一个放心的眼神。

  “年轻人这回你可是要输的。”老头对着吴驰说道,老头看出来这完全就是魏索给吴驰下的一个套。

  “切”

  “猥琐,你哪里请来的拖,你以为找个年纪大的老头就能吓住我,我在翡翠浸淫了这么多年,我会看不出来你手上的石头有没有货。”

  “就让我教你一下吧。”吴驰结果魏索手里的黑石。

  “这是一块是常见的赌石毛料,它本来是河床上的砾石,后来经过二次风化,才形成外面这一层黑色的皮壳。”

  然后他又细细观察了一番,脸上露出笑容:“以我的经验,不管从重量还是从外观上,这块毛料赌涨的可能性不会超过一成。”

  魏索一直等着吴驰的判断:“根据吴少的判断,看来我的赌局生效了。”

  吴驰心道这个魏索纯一个傻子,完全是一个门外汉,我到时看看他怎么把这块石头吃下去。

  无耻吩咐了一声,拿着黑石去去切割机旁,机工师傅是位老师傅,经验丰富,他很快就调试好机器,开始用砂轮在石头的一侧打磨。像这种小石料,一般都是从一个方位擦窗,看能不能擦出绿来。

  魏索和吴驰的赌局引来了不少人的围观,吴驰的身份,不少人都是知道的,翡石公司的大公子,对于原石很是有研究,所以很多人都不看好魏索。

  “你看那块石头是从煤坑里挖出来的吧,这种石头怎么可能出绿,这场赌局我看吴少是赢定了。”旁边人唧唧歪歪的讨论起来。

  “水小姐,真不好意思,我待会倒是要看一下,你的首席坚定师怎么把这一整块石头吃下去,而且像水小姐你这样的出色的人,怎么可以让魏索这样没水准的人当首席坚定师,这对你们公司的利益可是会照成影响的。”吴驰一脸惋惜的说道。

  “这是我公司的事,吴少多心了。”水玲珑心里也是为魏索一阵的担心,他也不清楚魏索哪里来的自信,竟然敢跟吴驰打这样的赌。

  就在所有人都期待的看魏索出丑的时候,机工师傅咦了一声,顿时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机工师傅将擦了一个窗口的毛料取下,就见上面出现一抹浓浓的翠绿,正而不邪,高贵大气。

  “出绿了,出绿了,而且还是冰种的上品翡翠。”周围人顿时都沸腾了。

  吴驰的脸色立马黑了下来,不过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只要这翡翠块头不大自己还是能买下来的。

  “继续切。”吴驰的声音已经有些颤抖了。

  机工师傅小心翼翼的慢慢切开石料,这可是冰种的上品翡翠,自己要是一不小心可是陪不起,黑色的石皮,被慢慢的切开,一个柚子大小的冰种翡翠露了出来,这块翡翠通透程度很高,光泽很好,清亮似冰,给人一种冰清玉莹的感觉。

  “这么大的冰种翡翠而且质地这么好,保守都是要几千万才能买下呀。”周围不断的讨论着,更多人士羡慕的眼光,虽然在这里都是一些富豪龙头,但是吴驰的赌局可是花十倍的价钱把这块翡翠买下的,一下子赚个几亿谁能不眼红。

  “吴少买单吧。”魏索一脸贱笑的对着吴驰说道。

  吴驰一脸的发绿,这下玩大了,自己一下子陪了几亿,自己公司代办这一次赌石节的利润也不过如此,这下可不好向家族里交代,但是这里都是有身份的人,自己想抵赖都不行。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年轻人老朽估计你怎么也要拿出三亿才行。”老头也是摇头笑了一声。

  吴驰狠狠的盯了一眼老头,恨恨的对着身边的服务员低估了几句,服务人员取来几张金卡,吴驰去过金卡很是恼怒的递给魏索。

  魏索嗤笑一声接过金卡:“玲珑我晚上请你吃饭,小爷现在也算有钱了,呵呵。”

  “哼”

  吴驰甩下袖子灰头土脸的转身就走,他已经丢足面子了,回去还要被家族臭训一顿。

  “魏索还真没看出来你的眼力这么厉害,要不带我转转,看看能不能淘点宝回去。”水玲珑也是高兴,魏索的眼力这么强,她的事业绝对能更上一层。

  “玲珑,这里的石料我都看过了,几乎没什么赚头,不信你可以问问我身边的这位老大爷,这位大爷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魏索再次强调道。

  水玲珑名目聪慧自然懂得魏索的意思:“老人家你好,这是我的名片。”

  水玲珑一副乖巧,老头也是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聊吧,老子我有些事先离开一下。”老头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

  看着老头远去的背影,水玲珑疑惑的问魏索:“这位老人家什么来历,竟然让你这么在意。”

  “我也不知道,不过应该很厉害就对了,关系弄好了说不准能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好处。”魏索神秘的说道。

  就在水玲珑疑惑之际,A区的主办方的台上主持人拿着麦克风激情的喊着:“大家一定期待已了吧,下面赌石节拍卖大会即将开始,现在由我们亚洲宝石市场最强的龙头周先生。”

  “周先生的宝石产业垄断亚洲百分之七十的市场,这次全国性的赌石节我们东都市有幸请到了周先生的莅临,现在我们有请周先生上台跟我说几句。”

  主持人说完,一位穿着普通唐装的老头慢慢的走上台,老头很有精神,眼睛很深邃没有一丝的浑浊,头发梳的很整齐,看起来就只是一个精神好的老头而已。

  “竟然是他。”魏索和水玲珑都异口同声的喊出,魏索愣了一下,水玲珑都有点感觉天弦地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