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水玲珑开车带着魏索前往东都市最大的世贸商城,世贸商城几乎聚集了东都市里的龙头产业,赌石节更是东都市盛大的节日,不仅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出席,其他省市也会派一些代表来参加。

  所以东都市的赌石节是举市的大节日,等魏索和水玲珑到世贸商城的时候,这里早已经人山人海。

  魏索抬头仰望着这栋两百层的大厦,也不禁有些颈椎发酸,在大楼的三四五六层是赌石节的场所,按照楼层分ABCD四个不同的等级。

  一般市民都是在三楼D级,那里的原石的价格不贵千元到万元级别,是一般市民所能购买的起,四楼是相对是一些白领阶层魏C级万元到十万元,五楼则是一些老板土豪才能购买的价格十万到百万为B,六楼A级是市里一些官宦巨商才有资格进入的场合。

  “魏索你先随便逛逛,看到满意的自己买下,你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我去六楼跟市里的龙头们打声招呼。”水玲珑对着魏索说着,然后挥挥手就乘坐着电梯上了六楼。

  魏索也是无奈,水玲珑为了自己的产业不得不和那些巨商官宦打好关系,想想自己的女神向着那些四五六十岁的老头赔笑,魏索心里就有一丝不爽。

  “总有一天我要所以人都奉承我,我的女人就再也不用去巴结其他的男人,所以我要有钱有势。”魏索心里呐喊道。

  眼前的赌石节就是机会,这里的无疑是遍地黄金在等着他来搬,魏索得意的一笑坐上电梯上三楼。

  三楼是平民区,也就是说这里的原石几乎不会出现优质的玉石,出现的一般都是比较低等质地不纯的玉石,含有较多的杂质,这样的玉石一般价格都是偏低。

  但是也是有例外,虽然这些原石都是经过专业人士筛选的,三楼的原石无疑是质量最次的,但是有时候也会有漏网之鱼,幸运的人也会切出好玉,瞬间从平民变富豪。

  赌石节的魅力就在于此,一刀富一刀穷,这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来三楼的人无不都是想来碰碰运气。

  赌石分两种,一种是暗赌(朦头赌),石头没有任何擦切痕迹,也没有自然的断口;二是半明半暗赌,在石头上有敲口、擦口或小缺口的情况下,已经能够看到赌石内部种水、颜色等端倪,赌其余未能顺利观察到的部位,这样仍然有较大的可赌性。

  魏索开着透视的能力行走其中,仔细的观察着这些原石,不禁摇了摇头,这些石料果然都是经过挑选的,有的完全就是是一整块石头,里面连一点玉石渣渣都没有,即使有那也是又小质地极差的玉石,卖不了多少价钱。

  魏索不禁摇了摇头。

  “看来这里没什么漏网之鱼了,我还想在这里捡点便宜呢。”

  就在魏索准备离开去第四层的时候,在拐角出一个乌黑的跟煤一样的石头忽然吸引魏索的注意。

  “这石头这么黑,跟煤球一样,一点卖相都没有,谁放在这的。”魏索嘲笑的说道,转身就要走,但是刚迈出的脚步又收回来。

  魏索走近那块黑石开启自己的透视能力,不看则已一看差点惊掉自己的下巴,在这西瓜大小的黑石中包裹着一颗柚子大小的翡翠,这块翡翠通透程度很高,光泽很好,清亮似冰,给人一种冰清玉莹的感觉。

  “真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这么大块而且还是质地极好的冰种翡翠,保守估计也是上千万的价格。”魏索也是暗暗侥幸,自己差点跟钱过不去了。

  魏索招来这里的工作人员,把金卡递了过去买下这快黑石,原本怠慢的工作人员一接过金卡,态度立马恭敬起来,这金卡最小得额度也要一千万才能持有。

  “这么有钱竟然跑来平民区,现在有钱的人真是古怪。”工作人员帮魏索办好了购买手续,把金卡还给了魏索。

  “这位尊贵的顾客,您需要我们帮你马上切石吗?”工作人员态度极好的问道。

  “不用了,帮我装购物车里,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魏索淡淡说道。

  魏索推着购物车又在三层逛了一圈是在没发现什么漏网之鱼后坐上电梯向着四层进军。

  到了四楼,魏索巡视了一番,四楼原石的质量是比三楼的高上一层次,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是购买的价格跟石头里面翡翠的价格相符,完全没有赚头。

  四楼魏索也相中了一块原石,这块原石里有块不错的冰糯种翡翠,质地不错水头好几乎能达到冰种的水平,魏索估计一下这块冰糯种翡翠也有几百万的价值。

  就在魏索走向那块原石的时候,一位老大爷不知道哪里来的速度直接跑到魏索前面一把抱起那块原石,心里满是欢喜。

  “帮我老头子把这块石头切开。”老头子对着工作人员招呼道。

  一听有人要切石,在场所有的人都凑热闹的聚集过来,都瞪大眼睛的等着这块石头出奇迹,原石被机器切开露出里面品质不错的冰糯种翡翠,所有人感叹这位老爷子运气极好,竟然一下子赚了几百万。

  当场就有不显山露水的老板出价五百万直接买了老爷子的翡翠,老爷子直接收到钱后乐呵’呵的直接上了五层。

  “下手慢了,就当孝敬老人,坐坐善事吧。”魏索自嘲了一下也跟老爷子上了五层。

  五层已经是一些富豪聚集的地方了,这里的人各个都身着名贵,相互的攀谈结实着周围的人,赌石节不仅是只是单纯的一种买卖宝石的节日,更多的是在这里能结识到各种业界的成功人士,这些隐性的财富可不比摆放在这里的翡翠低多少,甚至还要更多。

  魏索自然不知道该如何结实这些富商,但是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把这一层最值钱的翡翠挑走,然后再上六楼。

  魏索四处巡视着,忽然看到一块原石,眼睛一亮走了过去,这快原石里的翡翠竟然是老坑种翡翠,其质地细腻纯净无瑕疵,颜色为纯正、浓郁、均匀的翠绿色,这是翡翠中的上品,块头还不小看,价值千万以上。

  不过就在魏索向着这快原石走去的时候,那位四层见到的老头也向着这块原石走来,魏索加快脚步,那位老头也加快脚步,然后两人都站在那块原石前面互相对视着。

  “年轻人这是我老头子先看上的,你怎么也应该尊重老人家一下,把他让给我。”老头背着手说道。

  “礼让老人是应该的,可是这快石头我还真舍不得让。”魏索也是心疼啊,这要是一让那可是好几千万啊,他可不是李宽那种富豪,自然舍不得。

  魏索暗暗的思索道:“眼前的老人家竟然两次跟自己挑选到一样的原石,自己是靠透视的能力看到里面的翡翠,那么眼前的老头绝对是靠自己真正的眼力,能有这般眼力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现在我还是少得罪一些大人物。”

  魏索心痛的叹了口气“老人家这块石头让给你吧。”

  魏索说完转身就走,自己这孝敬老人孝敬的都快上亿了,魏索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有善心。

  “小伙子等一下。”身后的老头子叫住魏索。

  “把你购物车里的石头也一起卖我呗,看它卖相这么差,我出十万怎么样。”

  魏索一踉跄险些摔倒,自己购物车里的冰种翡翠怎么也得好几千万,这老头竟然想十万买走。

  “老大爷你就省点心吧,这块黑是石头我是不会卖的。”魏索很是无奈的说道,然后转身就要走。

  “小伙子我们要不要再商量一下,要不我拿这块石头换你那块石头。”身后老头继续喊道。

  “不换。”魏索已经有些不耐心了,说完转身继续走。

  “真可惜了,自己意识眼拙竟然没看出来那可是传说中的黑金石,石头越黑,其内必有重宝。”老头子摇摇头一脸的遗憾。

  “看来这小伙子也不一般,竟然能从我的眼皮底下捡便宜,看来我要试试他。”老头子招呼工作人员买下这块原石后立马跟上魏索。次日,水玲珑开车带着魏索前往东都市最大的世贸商城,世贸商城几乎聚集了东都市里的龙头产业,赌石节更是东都市盛大的节日,不仅市里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会出席,其他省市也会派一些代表来参加。

  所以东都市的赌石节是举市的大节日,等魏索和水玲珑到世贸商城的时候,这里早已经人山人海。

  魏索抬头仰望着这栋两百层的大厦,也不禁有些颈椎发酸,在大楼的三四五六层是赌石节的场所,按照楼层分ABCD四个不同的等级。

  一般市民都是在三楼D级,那里的原石的价格不贵千元到万元级别,是一般市民所能购买的起,四楼是相对是一些白领阶层魏C级万元到十万元,五楼则是一些老板土豪才能购买的价格十万到百万为B,六楼A级是市里一些官宦巨商才有资格进入的场合。

  看正*q版…y章*节E》上y酷匠d:网o

  “魏索你先随便逛逛,看到满意的自己买下,你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我去六楼跟市里的龙头们打声招呼。”水玲珑对着魏索说着,然后挥挥手就乘坐着电梯上了六楼。

  魏索也是无奈,水玲珑为了自己的产业不得不和那些巨商官宦打好关系,想想自己的女神向着那些四五六十岁的老头赔笑,魏索心里就有一丝不爽。

  “总有一天我要所以人都奉承我,我的女人就再也不用去巴结其他的男人,所以我要有钱有势。”魏索心里呐喊道。

  眼前的赌石节就是机会,这里的无疑是遍地黄金在等着他来搬,魏索得意的一笑坐上电梯上三楼。

  三楼是平民区,也就是说这里的原石几乎不会出现优质的玉石,出现的一般都是比较低等质地不纯的玉石,含有较多的杂质,这样的玉石一般价格都是偏低。

  但是也是有例外,虽然这些原石都是经过专业人士筛选的,三楼的原石无疑是质量最次的,但是有时候也会有漏网之鱼,幸运的人也会切出好玉,瞬间从平民变富豪。

  赌石节的魅力就在于此,一刀富一刀穷,这也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来三楼的人无不都是想来碰碰运气。

  赌石分两种,一种是暗赌(朦头赌),石头没有任何擦切痕迹,也没有自然的断口;二是半明半暗赌,在石头上有敲口、擦口或小缺口的情况下,已经能够看到赌石内部种水、颜色等端倪,赌其余未能顺利观察到的部位,这样仍然有较大的可赌性。

  魏索开着透视的能力行走其中,仔细的观察着这些原石,不禁摇了摇头,这些石料果然都是经过挑选的,有的完全就是是一整块石头,里面连一点玉石渣渣都没有,即使有那也是又小质地极差的玉石,卖不了多少价钱。

  魏索不禁摇了摇头。

  “看来这里没什么漏网之鱼了,我还想在这里捡点便宜呢。”

  就在魏索准备离开去第四层的时候,在拐角出一个乌黑的跟煤一样的石头忽然吸引魏索的注意。

  “这石头这么黑,跟煤球一样,一点卖相都没有,谁放在这的。”魏索嘲笑的说道,转身就要走,但是刚迈出的脚步又收回来。

  魏索走近那块黑石开启自己的透视能力,不看则已一看差点惊掉自己的下巴,在这西瓜大小的黑石中包裹着一颗柚子大小的翡翠,这块翡翠通透程度很高,光泽很好,清亮似冰,给人一种冰清玉莹的感觉。

  “真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这么大块而且还是质地极好的冰种翡翠,保守估计也是上千万的价格。”魏索也是暗暗侥幸,自己差点跟钱过不去了。

  魏索招来这里的工作人员,把金卡递了过去买下这快黑石,原本怠慢的工作人员一接过金卡,态度立马恭敬起来,这金卡最小得额度也要一千万才能持有。

  “这么有钱竟然跑来平民区,现在有钱的人真是古怪。”工作人员帮魏索办好了购买手续,把金卡还给了魏索。

  “这位尊贵的顾客,您需要我们帮你马上切石吗?”工作人员态度极好的问道。

  “不用了,帮我装购物车里,我再去其他地方看看。”魏索淡淡说道。

  魏索推着购物车又在三层逛了一圈是在没发现什么漏网之鱼后坐上电梯向着四层进军。

  到了四楼,魏索巡视了一番,四楼原石的质量是比三楼的高上一层次,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是购买的价格跟石头里面翡翠的价格相符,完全没有赚头。

  四楼魏索也相中了一块原石,这块原石里有块不错的冰糯种翡翠,质地不错水头好几乎能达到冰种的水平,魏索估计一下这块冰糯种翡翠也有几百万的价值。

  就在魏索走向那块原石的时候,一位老大爷不知道哪里来的速度直接跑到魏索前面一把抱起那块原石,心里满是欢喜。

  “帮我老头子把这块石头切开。”老头子对着工作人员招呼道。

  一听有人要切石,在场所有的人都凑热闹的聚集过来,都瞪大眼睛的等着这块石头出奇迹,原石被机器切开露出里面品质不错的冰糯种翡翠,所有人感叹这位老爷子运气极好,竟然一下子赚了几百万。

  当场就有不显山露水的老板出价五百万直接买了老爷子的翡翠,老爷子直接收到钱后乐呵’呵的直接上了五层。

  “下手慢了,就当孝敬老人,坐坐善事吧。”魏索自嘲了一下也跟老爷子上了五层。

  五层已经是一些富豪聚集的地方了,这里的人各个都身着名贵,相互的攀谈结实着周围的人,赌石节不仅是只是单纯的一种买卖宝石的节日,更多的是在这里能结识到各种业界的成功人士,这些隐性的财富可不比摆放在这里的翡翠低多少,甚至还要更多。

  魏索自然不知道该如何结实这些富商,但是他现在最重要的是就是把这一层最值钱的翡翠挑走,然后再上六楼。

  魏索四处巡视着,忽然看到一块原石,眼睛一亮走了过去,这快原石里的翡翠竟然是老坑种翡翠,其质地细腻纯净无瑕疵,颜色为纯正、浓郁、均匀的翠绿色,这是翡翠中的上品,块头还不小看,价值千万以上。

  不过就在魏索向着这快原石走去的时候,那位四层见到的老头也向着这块原石走来,魏索加快脚步,那位老头也加快脚步,然后两人都站在那块原石前面互相对视着。

  “年轻人这是我老头子先看上的,你怎么也应该尊重老人家一下,把他让给我。”老头背着手说道。

  “礼让老人是应该的,可是这快石头我还真舍不得让。”魏索也是心疼啊,这要是一让那可是好几千万啊,他可不是李宽那种富豪,自然舍不得。

  魏索暗暗的思索道:“眼前的老人家竟然两次跟自己挑选到一样的原石,自己是靠透视的能力看到里面的翡翠,那么眼前的老头绝对是靠自己真正的眼力,能有这般眼力的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现在我还是少得罪一些大人物。”

  魏索心痛的叹了口气“老人家这块石头让给你吧。”

  魏索说完转身就走,自己这孝敬老人孝敬的都快上亿了,魏索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这么有善心。

  “小伙子等一下。”身后的老头子叫住魏索。

  “把你购物车里的石头也一起卖我呗,看它卖相这么差,我出十万怎么样。”

  魏索一踉跄险些摔倒,自己购物车里的冰种翡翠怎么也得好几千万,这老头竟然想十万买走。

  “老大爷你就省点心吧,这块黑是石头我是不会卖的。”魏索很是无奈的说道,然后转身就要走。

  “小伙子我们要不要再商量一下,要不我拿这块石头换你那块石头。”身后老头继续喊道。

  “不换。”魏索已经有些不耐心了,说完转身继续走。

  “真可惜了,自己意识眼拙竟然没看出来那可是传说中的黑金石,石头越黑,其内必有重宝。”老头子摇摇头一脸的遗憾。

  “看来这小伙子也不一般,竟然能从我的眼皮底下捡便宜,看来我要试试他。”老头子招呼工作人员买下这块原石后立马跟上魏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