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11 对不起,我不能这么做

  在扑克区几乎什么玩法都有,魏索和晓月走到梭哈的赌桌边,桌子旁边坐着纪委中年人一看就知道不是土豪就是富商,各个都肥得流油。

  “可以发牌了。”魏索向着庄家示意的说道。

  “等一下,魏老弟我们一起玩几局如何。”魏索转过身发现李宽一脸兴奋的向自己走来。

  “宽哥。”在场几乎所有人都恭敬的问候道。

  魏索也不忸怩:“竟然宽哥看得起我,那小弟就献丑了。”

  坐在梭哈赌桌的几位土豪富商脸上一个比一个精彩,他们心里清楚李宽号称扑克王一身的赌技也是出神入化,在赌桌上几乎都是春风得意,很少有败绩,他们想走可是又不敢有悖李宽的面子,就纯当孝敬李宽的吧。

  “底一千万,怎么样,没问题就发牌吧。”李宽向庄家示意了一下。

  第一轮发牌,魏索亮出的是一张张红桃Q,李宽亮出的是一张黑桃A,其他人都是是七七八八的小牌。

  “老板牌大,说话。”庄家说道。

  “我加一千万。”李宽把一块一千万的筹码扔了出去。

  “我跟。”魏索一点都犹豫都没有直接一扔了一枚一千万的筹码。

  其他人也零零落落的跟或者直接放弃,到第二轮发牌的时候,魏索在拿到了一张黑桃Q,而李宽是一张红桃A。

  “老板牌大,说话。”

  李宽吸了一口嘴里的雪茄:“五千万。”

  酷2匠,网#R首发

  赌桌上的几位阔佬都一脸的惆怅,跟又稳稳输,不跟又不给面子,有的还是直接把牌一推就放弃了,魏索的眼睛直接扫视过所有人的牌,让他惊讶的是,李宽的底牌竟然还是一张A,这完全是通杀所有人。

  “不跟。”

  魏索也很是干脆直接把牌一推也放弃了,在怎么玩下去也是输。

  “魏老弟怎么这么轻易就放弃了。”李宽很是惊讶,这魏索放弃的也太直接了,难道他能看到我的底牌还是一张A不成。

  “这局没赢头,宽哥的牌我是大不过,自然要早点认输。”魏索看着李宽说的很直接。

  “好。”李宽发现眼前的魏索很是合他的脾气,李宽示意庄家下一局继续发牌。

  玩梭哈这对于魏索来说限制比较大,对于只能透视的他来说,这几乎是靠运气,他只能知道知道别人牌的大小来趋吉避凶,完全没办法改变自己牌面的大小。

  这一局魏索的运气还是比较好的,底牌加上牌面是一对K,李宽是一对J,其他人都是零零散散的牌,连个对都算不上。

  “魏老弟你牌大说话。”李宽悠闲的抽着雪茄说道。

  “五千万。”魏索直接把五个千万的筹码扔了出去。

  “我跟。”李宽也直接扔出筹码。

  “跟”其他的人也似乎有了一丝胆子。

  第二轮发牌,魏索拿到了一张黑桃Q,李宽拿到了一张红桃A。

  “我再加五千万。”李宽似乎信心满满。

  其他人一听脸上都有点发青,这要是跟了可是直接上一亿的赌资,几个阔佬相互看看了,然后还是都摇了摇头牌一推直接放弃了。

  玩梭哈不仅靠的是运气,更多的还是要气势,还有雄厚的资本,直接给对手精神上的压制,让对手直接胆怯弃牌。

  “魏老弟信心满满,现在牌桌上就只剩下我们俩了,你也要跟吗?”

  “跟,为什么不跟,小弟的牌运也算还好。”魏索自信的对着李宽说道。

  第三轮发牌,魏索再进了一张K,李宽进了一张A,现在的牌魏索三张老K,李宽一对A一对Q。

  李宽的牌魏索都清晰的看在眼里,自己的牌面比李宽的要大,所以胆气自然足的很。

  “我就赌魏老弟你手上所有的筹码。”李宽双目如炬,一副稳操胜券的模样。

  “那小弟我自然奉陪。”魏索很干脆的把盘里的筹码推了出去。

  “如果魏老弟你是三张老K那我输得心服口服,我梭。”李宽翻开自己的底牌一对A一对老Q,他一直在认为魏索是在框他,想要让他弃牌。

  “如果我的底牌不是老K,今天晚上赢来的都要吐出来了,不过可能要得罪宽哥你了。”魏索猛地翻开底牌。

  “三张老K。”周围围观的人都发出了一声惊叹,这人真敢赌啊,难道他不怕李宽的底牌是一张A吗,毕竟李宽可是号称扑克王的人物,什么可能都会有。

  “好。”李宽猛的站起来,满是欣赏的看着魏索。

  “能从我李宽手里讨得便宜的,魏老弟你也算一个人物。这赌桌上一亿多归你了。”李宽豪爽的说道。

  “宽哥言重了。”魏索有了些惶恐,被这样一个大人物看得起很是惊讶。

  “魏老弟不要谦虚,你的技术只要在我赌场这玩几天,我这赌场就要关门了。”李宽很实在的说道。

  “那也要看我走不走的出宽哥你这门。”魏索也笑笑的说道,他能感觉的到李宽是一个性情豪爽的人,在他面前展现真性情更能赢得他的好感。

  “魏老弟你果然很符合我的胃口,要不我们再去玩几把。”李宽拍这魏索的肩膀说道。

  “好。”

  魏索刚还没喊出来,就感觉一阵头晕,眼睛也有些目眩,脚下也一丝踉跄。

  “魏老弟怎么了。”李宽感觉到魏索身体有些不舒服。

  “可能跟宽赌的太刺激,精神上有些累了。”魏索说道,但是他心里清楚,一定是自己能力用的过度了,自己从开始进来到现在一直在使用透视能力,现在精神上有些透支了。

  “晓月带魏老弟去包间休息一下,好生伺候着。”李宽说道。

  晓月带着魏索来到赌场旁边的一个包间里,包间内灯光昏暗,粉红色的台灯释放者微弱的光芒,空气中飘荡着淡淡的熏香,内心的欲望在这里感觉会被无限的放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