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的公子哥看到魏索神乎其技的球技都有着想要结交的冲动,毕竟能有着这样技术的人都不会是泛泛之辈。

  “怎么么各位也要跟我玩几局。”魏索感受到周围人炙热的目光。

  周围的公子哥嘴角一扯都有些无奈,不过花点钱结交这样的厉害的任务也是值得,不少公子哥眼神都互相交流着,似乎都在说着这是少爷我的,谁跟我抢,我跟谁急。

  %酷|…匠P网唯`$一3{正版,Bw其%他6…都是8盗y版

  就在说有人想着怎么瓜分魏索的时候,一行工作人员推开人群,李宽嘴里叼着雪茄不急不躁的走来,很是有味道的看着魏索,围观魏索的公子哥都非常的识趣的让出一个圈,嘴里恭敬的喊着“宽哥”。

  “咦?”

  魏索也是心里一惊,这么大的排场,再加上这里所有的公子哥的姿态和看李宽的眼神都非常的恭敬谨慎,心里暗道这绝对是一个人物。

  “这位老板,怎么也想跟我来一局。”魏索以为李宽摆这么大的阵仗是要和他比上一局。

  “这位兄弟说笑了,在你那技术面前我可不敢献丑。”

  李宽夹着雪茄,缓缓的吐出一口烟继续说道:“我叫李宽,是这里的老板,道上的兄弟都给个面子叫我宽哥。”

  魏索一惊,心里暗道这位大佬竟然是这里的老板,能在这里弄一个这么高级的俱乐部,而且还有这么多公子哥这么殷勤的往这里送钱,这位宽哥绝对不只是这里的老板这么简单。

  “原来是宽哥,我叫魏索。”魏索伸出手。

  “猥琐。”李宽也是被被魏索的名字一逗,险些笑了出来,但是立即收敛起来,一脸和善的握住魏索伸出来的手。

  “算了,连宽哥都亲自出马结交魏索,我们没戏了。”周围围观的公子哥心里都暗自的说道,然后慢慢的散开,各玩个的去了。

  “宽哥,小弟初来乍到唐突了。”魏索有些紧张,面对这样的大人物毕竟还是第一次。

  “魏老弟客气了,你的技术我看这里没人能够跟老弟你玩一两杆的,你要再这呆着,我看那些人都不好意思在我这玩球了,魏老弟要是感兴趣我带你去我的黄金天堂玩玩,我这里玩的东西还是很多的。”李宽很有兴致的说着。

  魏索沉思了片刻,很爽快遍答应了,能和这样的大人物相识也是一个机会,自己要好好把握一定要在他的面前显露一些自己的厉害才能让他更加刮目相看。

  李宽带着魏索进入另一个大的包间,魏索一进门就被里面的场景给惊呆了,墙上地上刷的一片金黄,天花顶上吊着一个个巨大的水晶吊灯,迷离的金光很是耀眼,更是有穿着兔女郎服装的妖艳女服务员端着名贵的酒水穿行在人群里。

  “魏老弟要不要玩几把。”李宽似乎有些等待的意思,希望魏索展现更多的能力,如果魏索只是在球技了得,那他也只是一个职业球手而已,要是能在赌桌上也显示自己的神乎其技的话,那他绝对会用尽手段把他拉拢到自己的身边。

  赌博无疑是俱乐部最暴利的收入,这座城市里的土豪几乎休闲时都会在这里玩几把,寻一下刺激,所谓的玩几把,金额也是至少千万级别的,赌场给这家俱乐部每天带来的受益每天几乎不下一个亿。

  魏索摸摸了微微有些痒的鼻子,这时候他几乎都快抑制不来呢内心的激动了,自己透视的能力在这赌桌上,几乎是作弊的存在,这里遍地都是金砖,等着他卖力的搬呢。

  “宽哥小弟要是你这赢了钱,可不要怪罪我。”魏索有些谨慎的说道,顺便一边察言观色的,看看李宽脸色的变化,毕竟自己是毫无背景的人,李宽这样的大人物想要弄死自己就跟不小心踩死一只蚂蚁一样。

  所以他必须时刻步步为营,钱虽然好,但是没了小命钱再多也是没用,他知道自己现在是潜力股,没有底线的潜力股,只有自己的能力一天在,他就财源滚滚。

  “魏老弟你尽管玩,玩多大我李宽都陪的起,不过魏老弟初来乍到我李宽也得意思意思送你点小礼。”李宽的眼神向身边的手下示意了一下,立马就有一个妖艳的兔女郎端着一盘筹码走来。

  “魏老弟玩的尽兴,这钱和女人都是你的,晓月晚上好好伺候魏老弟。”李宽说完重新叼着雪茄意味深长的看来魏索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是老板。”晓月恭敬的说道,然后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晓月也被魏索身上散发的独特气息所吸引,尤其是那一对眼睛,仿佛都会把人给吸进去一样。

  “能让老板亲自招待一定不是普通的人,我要是伺候好了说不准能得不少好处。”晓月心里暗想着。

  “那就先玩玩骰子吧。”魏索看看四周发现赌骰子的那桌人比较少。

  “有钱就是爽,眼前的晓月在以前学校怎么也是系花级别的。”魏索心里感慨万分。

  坐在赌骰子的桌边,魏索发现这桌子周围的人似乎都一脸的不悦,看来似乎输了不少钱,而庄家则是一脸得意,庄家看起来四五十岁,应该也是经过特殊训练出来的赌博高手。

  庄家直接忽视魏索的眼神,拿起手里的骰盅耍了起来,圆滚滚的骰盅仿佛粘着他的手臂上一样,不断的变换着轨迹。

  “买定离手。”庄家把骰盅啪的一声,按在桌上说道。

  魏索直接从晓月的盘里拿出一半的筹码压在小的那一边,心里还暗暗的感叹道:“宽哥的气魄果然不一般一出手就给两千万,这手笔果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看来我要好好表现才能对得起宽哥的厚爱了。”

  心里这么想着,魏索脸上的笑容更甚。

  庄家也是被魏索的出手吓了一跳,他自己当然知道自己摇的骰子的点数就是小,而眼前的年轻人想都不用想直接就下对了注,这难道是巧合,运气使然。

  坐在魏索身边晓月也是一愣,这魏索出手也太武断了吧,感觉就像是在撒钱一样,要不是高手就是有钱的傻子。

  只有少部分人跟魏索赌了小,因为刚才好几盘都是开大的,所以大部分人都买大去了。

  “一三四,八点小。”庄家打开骰盅喊道。

  “哎。”

  周围人一阵的惋惜,晓月眼睛一亮,这魏索一出手就立即赢一千万。

  “晓月这是给你的,看来今天晚上你给我带来好运气了。”说完魏索把一百万的筹码塞进晓月胸前。

  “这小子出手这么阔气,看来我要再卖力点,在他身上多下功夫,说不准能得到更多的好处。”晓月心里得意的想到,感觉魏索已经是她的摇钱树一样。

  第二盘魏索直接把压两千万大,然后几盘都是赢多少压多少,庄家的额头上已经有了一丝汗珠,他摇什么这魏索压什么,再这样翻倍的输下去,李宽作为这里的老板直接不会放过他的。

  魏索的身前已经堆满了小山一般的筹码,而原先输的人脸上一个个兴奋的跟饿狼一样,把原先输的都赢了回来,而且有的还赢了不少,这张赌桌直接亏了一两个亿,所有人都等着跟魏索一起下注,庄家已经头疼了,他摇出豹子这魏索都能给压中。

  “走,去其他桌子上玩玩。”魏索拍了拍晓月说道,感觉到庄家的无奈,他也知道自己不能玩的太凶,毕竟这里是李宽的赌场,再好的人也会有底线的。

  晓月把魏索百万的筹码都换成千万级别的,然后向着玩扑克的赌区走去,晓月心里美滋滋的,期间魏索赏了她不少好处,整个人更加的殷勤了,恨不得直接以身相许。

  魏索刚离开赌骰子的赌桌的时候,李宽就收到手下的消息:“宽哥,刚才您带回来的那小子玩骰子直接赢了一亿多,老王都没辙,您看……”

  “嗯。”

  “这魏索竟然这么厉害,连老王都玩不过他,老王玩骰子在这座城市里几乎没有对手,没想到这突然冒出来的小子竟然让老王都吃瘪,看来我要亲自去会会他,跟他玩几把。”李宽把手上的雪茄往烟灰缸里按了按,脸上充满了兴奋的神色,已经很久没人让他有兴趣出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