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索站在球桌旁,一脸轻松的笑容,散发让人都为之侧目的自信,赵元眼睛一眯,被魏索的气场也惊了一下,不过立马就恢复过来,嘴角冷冷一笑立马收敛。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已,等会老子会把你的自信摔的粉碎。”赵元心里阴狠的说道。

  “赵老哥你看是你先开球还是我先。”魏索谦虚的问道。

  “你先吧,不然会说我以大欺小。”赵元嘴上说的堂皇,心里冷笑的更甚。

  魏索淡淡一笑,手不由得搓了搓球杆。

  “那我就当仁不让了。”魏索话音刚落,整个人俯身双眼微眯,微小的金色光点在瞳孔里闪烁着,如果不非常仔细的观察,完全不会被察觉。

  就在魏索凝视整个球桌上的时候,随着自己手上的力度多少,母球撞击所有球的路线都会依照不同的结果,清晰的反应在魏索的脑海里,那种感觉就像能掌握未来一样。

  “老子的能力逆天了。”魏索脸上露着古怪的表情,一直俯着身子久久不开球,这倒是让赵元有些不耐烦,那种虐魏索的心情更加急不可耐了。

  “我说你倒是开球哦,开个球都要想着久,你以为在下棋。”赵元有些不耐烦的拿球杆跺了地板。

  魏索嘴角不由得撇了撇,手上忽然猛的一发力,母球如子弹一般快的让赵元都看不清,啪的一声脆响,然后啪啪啪的一阵乱响,所有球跟流星乱撞不断的互相碰撞,在桌边反弹着。

  “这小子好大的劲”赵元眉头一挑,听着这球互相碰撞的响声,心里有些发寒。

  “不过台球可不是力气大就行的,这可是技术活,靠的是巧劲,力气大还不如去搬砖。”赵元心里冷笑连连,完全可以判断出魏索就是一个待宰的大肥羊。

  魏索开球的巨响也惊动了周围的人,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一些人也被这种声势吓了一下,不过立马也就反应过来,不禁的摇了摇头,认为魏索不过就是一个肌肉发达的白痴而已。

  “没想到我的身体竟然也强壮了不少。”魏索心里暗喜。

  原本躁动的球也随着时间安静下来,魏索接收到周围的人的视线,甚至连赵元的神色也都清楚的看在眼里,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然后迅速的收敛。

  “嘿嘿,看来我运气不错,进了两个球,看来真是力大出奇迹。”魏索脸上露出惊喜的表情,就跟进两根球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啪”又是一阵巨响,母球撞进混乱的球堆里,所有球又一阵的乱撞,台球区里所有人都不禁的皱眉头,心里骂道又是那个傻B,台球是这样打的吗,力气这么大不去搬砖这么好的职业这是浪费啊。

  “哈哈,力大出奇迹啊,赵老哥我又进球了。”魏索脸上的神色更加的得意了。

  “啪”

  “啪”

  “啪”

  台球区的人都不耐烦的停下手里的球杆,怒视着魏索,完全没办法静下心来打球,最烦躁还是属赵元。

  “这小子他妈的运气太好了吧,这样都能进。”赵元看着球一阵的的桌边乱撞然后乖乖的进了球洞,到现在他连一杆都还没开。

  “不好意思啊,赵老哥,力大出奇迹,没想到我今天运气这么好。”魏索一脸犯贱的说着。

  “快打,少废话。”赵元急促的抽了几口烟,不耐烦的把烟头往烟灰缸里使劲的碾了几下,赵元的心情让魏索弄的很不爽。

  魏索眉头一挑心里暗道:“竟然他想钓大鱼,我就让看看谁是鱼,现在不能暴露太多,看来我要失误一下,不然会让这个老狐狸起疑的,让他以为我这是纯粹的运气。”

  球桌上魏索的球就剩下孤零零的三个,而赵元一球没进,如果魏索愿意绝对能在自己神奇的能力下一杆清球。

  魏索猛地一推杆,母球子弹一般的撞上子球,赵元也是心都提到嗓子眼上,害怕这傻子走狗屎运。

  母球竟然莫名其妙的射进了球洞里,按照规矩,赵元自由球。

  “哎呀。”魏索一阵的捶足顿胸,一脸的沮丧。

  “还真是力大出奇迹啊,这样都能让母球进洞,看来你的运气就到这了。”赵元一脸嘲讽的说道。

  赵元拿起白球在在球桌左右走动着,寻找最佳的位置,赵元眼睛一亮找到一个一石三鸟的位置,放好母球俯身凝神,完全一副专业球员的样子。

  赵元不得不说技术很好,姿势很是标准,出杆干净利落,动作优雅行云流水,力道准确就跟在表演一样。

  赵元不断的换着位置,越打气势越高,仿佛不可收拾一般,脸上更加的得意。

  “魏老弟,球这样打才对,不是力气大就能打的好,打桌球这是一门艺术,是技术活,你这样打完全就是在侮辱桌球。”赵元一脸正气,打完一球说一句,放佛在教训无知的年轻人一样。

  “打球讲的是要准,而不是狠。”赵元打进一球撇了一眼站在一边跟看傻了一样的魏索说道。

  “赵老哥给我上了一课,受益匪浅啊。”魏索思索的点了点头。

  “被老子的技术吓傻了吧,老子给你上课,你就老老实实的的交学费吧。”赵元有些贪婪的舔了舔舌头。

  魏索冷冷的看着赵元,赵元所打的每一球的路线都清晰的反应在魏索的脑海里,赵元的球能进不能进魏索都一清二楚。

  “哼哼,赵元这个球可惜力道偏了一点点不然就进了。”魏索瞳孔里金色的光电闪烁着。

  赵元自信满满,利落的推杆,球在球洞旁边一擦,竟然反弹了出来,赵元眼神一愣,脸色迅速暗淡了下来。

  “赵老哥也有失误的时候。”魏索调侃的说道。

  “我这是让你,要是一杆把球清了,这不是不跟你年轻人机会,说我欺负年轻人。”赵元一脸不屑的说道。

  “那我就谢赵老哥给我机会了。”魏索话不多说,直接拿起球杆三下五除二,直接把球桌上自己的球清的干净,简直可以用漂亮来形容,跟刚才那个傻大力完全换了一个人一样。

  “不好意思,赵老哥。我赢了。”魏索挑挑眉头对着一脸黑线的赵元说道。

  “你。”赵元有些语塞,感觉自己完全像是被耍了一样,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年轻人手里吃亏。

  赵元本要发火,但是立马转怒为喜,脸上带着笑意:“要不我们再来一局,小兄弟藏拙,我都拿出真本事,我想真正的来一局,这回一球一百怎么样。”

  “好。”

  !x最~/新章节v上&h酷m匠W网O$

  魏索甚至没多思考直接爽快的答应下来,竟然人家这么着急的给自己送钱,自己拦着干嘛。

  “这局我开球吧。”赵元话刚说完直接推杆开球,一点谦让的意思都没有,输给魏索让他觉得很没面子,他怎么也要找回场子,要是再输了,他都觉得在这里混不下去了。

  赵元开球力道很稳,运气也还算不错竟然一下进了三个球,赵元也是被自己的运气惊了一下,心里暗道,自己的的运气的也来。

  赵元继续进了两球后,再次出现了失误,虽然赵元是老江湖在桌球浸淫了很多年,不过跟他交手的都是一些阔少而已,对他球技的提升很是有限制,所以赵元的球技最多就比平常人强上一线,跟职业球员比还是要差上不少。

  “该我了。”

  魏索俯身直接推杆,甚至一点思考都没有,感觉有如神助一般,眼神似乎都没有在在球桌上瞄,一杆接着一杆,桌上的球就跟中了邪一样,反弹着奇怪的轨迹一个接着一个进球洞。

  此时魏索身上的气质很是空灵,完全捕捉不到一般,他下一步要做什么一点都发觉不了,,闪烁金色光点的眼睛,就跟无底的深渊一样。

  在场所有人都感觉有股莫名的气场在影响自己,然后都转身把目光都投在魏索身上,都在纳闷自己竟然会有种挪不开眼神的感觉,那个人身上气质竟然在吸引着他们,在场的无不都是这个市里的的富二代,官二代,场面和大人物几乎都见过一些。

  魏索不能说完全无视全场人的视线,但是他现在完全进入了一个状态,按照大脑里呈现的路线不断按照路线实施者,就跟巧匠按照设计图不断的还原,让纸上的东西成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赵元额头上有了一丝冷汗,对于他自然不会心疼这些小钱,他在乎的是面子,要是自己连续输给这个小子两局,这老脸不好搁,毕竟现在所有的有头有脸的大少都在看着这里。

  魏索行云流水一杆清完自己的球,只剩下黑八,最后母球正好停在黑八和赵元的球前面,赵元看到自己的球挡住黑八,紧张的脸上终于露出了喜色,这种球几乎是死球了,在他这个技术上来说几乎是无解的。

  围观的人也都指点的说起来了,认为魏索不可能打进这一球,而赵元的球桌上的球都在洞口旁,只要一杆都能清完,所有人认为赵元这句赢定了,赵元也享受真周围人的目光,感觉自己的面子又回来了。

  “魏老弟,看来这一局是我赢了,胜利女神站在了我这边。”赵元脸上有些迫不及待,刚才魏索的气场让他很是不舒服,现在自己能把他摔的成狗,没有比这种事情更爽的了。

  魏索感觉到周围人的变化,嘴角的笑意更浓了,挫着手里光滑的球杆,球桌上出现的情况都丝毫不差的反应中魏索的脑海里,每一步魏索都是是精心设计的,这最后的一球自然也是,打脸打最疼无非是给人希望,然后把这希望彻底的粉碎。

  球桌上的球局魏索早就布置好了,这样的死球,在魏索的眼里呈现着不下百八十种能让个黑八进洞的路线,只要他愿意都可以一一演示。

  “赵老哥是不是高兴的太早了,我都还没打就知道我输了。”魏索嗤笑的说道。

  “你这是死球,我今天倒是开开眼看看你这是怎么把死球给救活。”赵元一脸的嘲讽,心里暗想着小子一定是死撑。

  “那我就献丑了。”

  魏索猛地一推杆,力道很猛甚至;连瞄准都没有直接就狠狠的一杆,然后转过身去,点起一根烟,嘴里悠闲的吐着烟圈完全不关心球桌上的情况,母球在桌角不断的撞击改变着运动轨迹,所有人都冷冷笑着摇了摇头,这分明是在破罐子破摔,有些人都不屑的直接要转身就走。

  “啪”

  一声很清脆的声音,母球在球桌两边一阵乱撞后,竟然鬼使神差的朝着黑八撞去,黑八被轻轻的一擦边,缓缓的向后面的球洞滚去,然后扑通一声滚进球洞里。

  “球,球,球进了。”

  “神技啊”

  围观的人不断的发出惊叹,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完全超出了人的的计算,人怎么能计算的这么精确,母球撞击后的角度路线,也许一两下还能计算的出来,可是刚才母球几乎撞击了不下十次。

  “这!”赵元直接目瞪口呆,手里一松球杆直接摔在地上,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完全不可能是运气使然,人的运气再好也不可能是这样的。

  “碰到这样的高手,输了也不丢人,我今天眼拙没看出来魏老弟你身怀绝技。”赵元说完话,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九个筹码放在球桌上转身就走,在这里他已经没脸待下去了。

  魏索有些不经意的瞄了一眼球桌的筹码,嘴里的烟直接掉了下来,眼睛瞪的老圆,他赫然看到九个筹码上写着一百万三个字。

  “九百万,这是要发啊,这一球一百竟然是一百万,我了个去。这些人也忒有钱了,都他妈的土豪,今天老子就要打土豪。”魏索心里不禁喊道。

  就在魏索沉醉在自己的打土豪的壮志的时候,一名工作人员走进一间奢华宽阔的书房内,书房内名人字画古董陈列,一名一身贵气三十多岁的男子双眼闭目养神的靠在躺椅上,这名男子叫李宽,是这家俱乐部的幕后老板。

  工作人员在李宽男子耳边说了几句,李宽睁开眼睛,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竟然有这等厉害的人物,我倒是要见识一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