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的,虽然路程远了一点,但也不会觉得无聊,而魏索也发现,水玲珑不仅长得漂亮,而且心思细腻,思维敏捷,说话行事都极其果断,这也令他不禁刮目相看。

  夜色渐黑,车子终于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了下来,随后在酒店服务员的带领下,两人直接朝着酒店走进去。

  酒店很大,装饰也很豪华,至少魏索第一眼就被震撼了,不过令他欣喜的是,水玲珑这次订的是酒店套房,属于那种两人一起居住的,虽然水玲珑说了,这是为了工作方便,但魏索的脑海中还是不断浮现出各种各样画面。

  进入房间后,魏索随意挑了个房间,然后便去沐浴了,等出来后,已经重新换上了那套‘天价’西装,看着镜中焕然一新的人,不由得感叹出声,“果然,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怎么会有人可以帅得这么没天理呢!”

  {看'%正版章%a节dn上酷w@匠网e

  摇了摇头,魏索一脸的自恋,然后打开房门,朝着客厅走去,恰好这时水玲珑挂上电话,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便转过头来,当看到西装革履的魏索,不禁怔了怔,许久才回过神来,点头笑着赞道,“我还没发现,原来你也挺帅的。”

  虽然是第一次被美女如此直白的赞扬,但魏索却没有丝毫尴尬,嘿嘿一笑,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如果不帅点的话,都不好意思站在水总你旁边了。”

  掩嘴轻笑一声,水玲珑发现,跟这个小子说话,自己的心情总是会莫名其妙好转起来,整个人很是舒服。

  两人又是交谈了片刻,期间魏索的笑话一个接一个,逗得水大美女乐个不行,花枝乱颤。

  “长夜漫漫,怎么样,水大小姐,要跟我出去外面溜达溜达,欣赏一下这座城市的夜景吗?”交谈久了,魏索也没一开始那么多顾忌了,甚至好几次直呼其名字。

  “不了。”

  摇了摇头,水玲珑轻松的一笑,并没有因为这小子对自己改变称呼而生气,“你去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先处理。”

  “这样啊……”

  抿了抿嘴,虽然水玲珑掩饰得很好,但魏索仍旧看出了其眉宇间的愁容,那是她挂完电话开始的,不过也没点破,点头说道,“那我就先出去走一下,你有事的话就打我电话。”

  “嗯。”

  笑着点了点头,水玲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没有再犹豫,魏索便起身朝外走了出去,既然水玲珑有些事情不想让他知道,他自然也不会去问,到时候如果傻傻的撞到枪口上,那才倒霉呢。

  直到房门关上,套房里只剩水玲珑一人,她嘴角的笑容才渐渐收敛起来,黛眉紧蹙,俏脸寒霜,与之前给人的感觉大相径庭,随后她快速的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出了房门,魏索便在酒店四处转了起来,刚才他也从水玲珑口中了解到,自己脚下的这座五星级酒店乃是京海市极其特殊的存在,背后拥有强大的势力不说,里面各种娱乐设施更是应有尽有,只要你有钱,便可享受帝王级的服务。

  所以,这里也聚集了大量的富豪。

  不知不觉间,他跟随着电梯来到了顶楼,电梯打开,入眼的便是两座足足有两米高,由黄金打造的狮子,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好像要朝着他扑来一般,仔细一看,这才发现,原来这是一家高级俱乐部。

  看了看时间,发现时间还早,魏索略微迟疑一下,便朝着俱乐部走了进去,反正他就是看看,又不玩。

  进入俱乐部,魏索才发现,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土豪,真正的一掷千金,特别是其中一位,竟是为了讨俱乐部中的女服务员欢心,立即拿出了一张地契,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在,他真想毫无节操的将那地契抢过来,然后大喊一声,土豪,请跟我做朋友吧!

  “咦?台球?”

  这时,就仿佛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魏索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在他的前方不远,摆放着十几二十桌台球,许多年轻的有钱少爷正在那互相较劲,其中一桌更是聚集了许多人在围观,应该是在赌球,不过只是一眼,他便有些兴趣怏怏。

  这几人的技术虽然不错,有模有样,但在他的眼中,只能算作是一般罢了。

  “玩的应该是普通的美式台球。”

  走近了,魏索才发现这些人玩的是目前国内普及最广,最常见的十六彩球,也叫8球制台球,是台式台球的一个重要流派,深受很多人的喜爱,他第一次玩的便是这种台球,以前总会和几个朋友小聚一下,玩一玩,不过自从他毕业后,就很少碰球杆了。

  “这一球推得太平,力道又大了一点,看来母球也要自身难保了。”轻声呢喃一声,魏索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只见对方虽然将六号打入洞中,但白色的母球也掉入了尾袋,周围响起一阵可惜声,那男子更是捶胸顿足。

  “嗯,这球的弧线,角度都很好,十号要进了。”

  话音刚落,母球撞在对方的五号上面,间接的将十号击入了袋中。

  见此,魏索的嘴角不禁浮起一抹笑意,他发现,自从拥有了透视能力后,他的眼力变强了,现在甚至能轻微的捕捉到物体的运动轨迹,而当开启透视后,就如今天在商场与那两名保镖对战时一样,更是能将物体运动的速度放慢无数倍,从而进行闪躲。

  “这位兄弟,我看你似乎很了解台球,怎样?要不要玩一把?”

  就在魏索想着自己的事情时,旁边一名年约三十的中年男子突然朝着他说道,中年男子很早就注意到魏索了,毕竟能来这种地方,要么是富豪,要么是为官,魏索本身气质就不算差,再搭上那套西装,中年男子便将其误以为是富二代,官二代之类的。

  而对于这种人,最不缺的便是钱,中年男子自然想好好的赚一笔。

  而且,刚才魏索那两句话虽然说得不算大声,但因为离得近,中年男子也都听得一清二楚,虽然有些惊讶对方的判断,但在他想来,对方的年纪不大,正是心高气傲的年龄,理论的或许可以,可真枪实干的话,却远远不是他的对手。

  周围已经有些人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对于这人,他们也都认识,是这家俱乐部的常客,一身球技了得,不过却经常扮猪吃老虎,最喜欢干的就是与那些新来的,年轻的少爷赌球,这里至少有八成的人被他赢过。

  见到中年男子又要出手了,围观的人一方面在心里替魏索默哀,一方面又幸灾乐祸起来,都没有去提醒,毕竟对于已经栽过跟头的他们,见到另外一个人也跟着栽跟头,那是再高兴不过的了。

  “呵呵,我不是很会玩,还是算了吧。”

  魏索的眼睛很等敏锐,早就发现周围那不同寻常的目光了,轻声一笑,便拒绝了,倒不是说他怕输,只是他身上真的没钱啊。

  “没关系,我叫赵元,是这里的老会员了。”

  自称是赵元的中年男子介绍道,同样笑着说道,“这样吧,你要是担心的话,我们可以先玩小一点。”

  其实如果熟知赵元的人一定知道,这是他的一贯手段,从小的开始玩,一开始先示弱,等到赢了几盘之后,降低对方的警惕,随后再提出要翻盘的要求,将赌注加大,这样一来,他就越赢越多。

  魏索虽然是第一次接触这种上层活动,但又不是菜鸟,对于这种伎俩,他早就看透了,不过他却丝毫不惧,故意沉吟片刻,有些尴尬的问道,“100块钱可以吗?”

  “当然可以。”

  笑了笑,虽然与自己之前的相比的确少了,但赵元却不在意,“那就这样定了,先一球一百,然后我们再慢慢……”

  “等,等一下。”

  还没等对方说完,魏索突然打断,随后在周围怪异的眼神下,有些忸怩的说道,“不是一球一百,是一桌一百。”

  “一桌一百?!”

  赵元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整个人愣在那,这恐怕是他到目前为止,玩过最小的一次赌球了,如果不是对方身上那套衣服,以及那股不凡的气质,他一定会认为这小子是不是从贫民区过来的!

  如果知道赵元的想法,魏索一定会大喊冤枉,一桌一百已经是他目前能接受的最大额度了,要知道,他身上的五百块钱还是美女房东王珊今早给他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是泪流满面。

  “好吧,那就一桌一百!”

  咬了咬牙,像是坐了极其艰难的决定一般,赵元重重的点头,他心中不断的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为了掉大鱼罢了,这点牺牲是值得的。

  闻言,魏索吐出一口浊气,轻松的一笑,台球虽然不像其他球类那么废力气,但也却非常考验精神的集中,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它对于身体姿势,手架,握杆,试杆,瞄准,以及出杆都有非常高的要求。

  普通人想学习,很简单,而要练好,炼精,却是极其困难。

  在众人的簇拥下,魏索朝着另外一台空的台球桌走去,当他拿起球杆的那一刻,他的整个气势彻底变了,就好像武士只有拿起刀的那一刻,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武士一般,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