晕头转向跟着这小丫头身后在公司里胡乱转着,魏索紧张的心情,此时也放松了许多。

  水吟龙珠宝有限公司,虽然才刚刚成立两年,但是各个部门加起来,如今却是已经有近百名员工,可见其实力的强大,而经过了解,魏索也终于知道,带着自己乱转的这个小丫头名叫水芙,是今年刚毕业的大学生,如今在公司内主要负责一些电话和账单的管理。

  逛了一圈下来,令魏索愕然的是,整个公司近乎都是女员工,除了业务部外,男员工极少,所谓的阴盛阳衰,怕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吧。

  前面的水芙叽叽喳喳的说着,很是热情,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一般,异常的兴奋,其实也难怪,公司好不容易招来这么一位帅哥,她自然要好好‘招待’了,像业务部那些三十几岁的大叔,她真的没兴趣,而魏索自然边笑边听着,也不知道对方心中的小想法。

  “陈总,请稍等一下,我们总经理正在开会。”突然,一道声音吸引了魏索的注意力,目光自然而然的循声移了过去。

  “是他们!”

  目光一凝,魏索发现,目光所及之处,赫然便是刚才在电梯中遇到的那两男一女,脑海中大概有了个想法。

  “那女的叫陈燕,很漂亮吧?告诉你哦,她是一名珠宝原材料提供商,已经跟我们公司合作过几次了,是大客户,你可别打人家注意了。”水芙不知何时已经转过头来,悄声说道,显然注意到了魏索目光的不对劲。

  “合作?他们平时都是几点来的?”略微沉吟半响,魏索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微微一怔,水芙不知道这来面试的小子为何这么关心这事,但还是说道,“以前都是下午四点钟左右,这次倒是早了呢。”

  果不其然,嘴角一翘,魏索突然弯下腰,在水芙面红耳赤的状态下,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当其重新站直后,水芙已经一脸难以置信之色。

  “你可以确定吗?”水芙第一次表现出凝重的模样,语气也不由得重了几分。

  稍微犹豫一下,魏索还是点了点头,虽然他不想多管闲事,但这好歹以后有可能是他呆的公司,再者,这小丫头虽然话多了一点,但不论脸蛋还是身材,都还不错,留下个好印象,为以后增加感情做做铺垫也好。

  就在两人说悄悄话的时候,那陈燕也已经走进了办公司中,留下那两名保镖在外面。

  见此,水芙狠狠的一蹬脚,也不管周围的人,一把拉着魏索就朝着办公司走了过去,魏索更是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整个人便拖着走了出去。

  “我去,这丫头的力气还真不是一般大。”暗自腹诽一声,魏索也不反抗,特别是感受到小手上传来的那种细腻的感觉,心中一阵暗爽。

  然而,两人刚靠近门口,便被那两名保镖伸手拦了下来。

  水芙拿起挂在胸前的工作证,示意两人让开,“我是公司的员工,现在有事情要跟总经理汇报。”

  说罢,还敲了敲门。

  两名保镖仔细看了眼工作证,的确是公司的员工,再看两人也不像是坏人,而且他们也不是这个公司的保镖,也不好再阻拦了。

  办公司里,水玲珑鉴定完最后一件珠宝,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然后看向对面的雍容华贵女子,“陈总,这些质量可比前面的好不少哦,看来你可藏了不少私货啊,还是老样子,我现在就将账款转到你银行里。”

  一边说着,水玲珑一边走向办公桌前,准备进行汇款,可当她刚坐下,便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还未等她说话,便见一男一女闯了进来。

  “水芙?”水玲珑一怔,手中的动作也停了下来,黛眉微蹙,“你怎么进来了?”

  “我有点事要说。”水芙少有的郑重,即使在面对自己的经理,她没有任何紧张,或者畏惧之色。

  “有什么事非要现在说吗?”水玲珑的语气里已经有些不悦了,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威严。

  用力的点了点头,水芙虽然不惧,但心中难免有些忐忑,现在她想想,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为何自己会相信这个只认识还不到十分钟的男人说的话。

  wf酷匠$网S^永}_久免%费}看小说"

  水玲珑没有说话,熟知她的人知道,这是她默认的意思。

  “还是你说吧。”

  犹豫了许久,水芙还是扯了扯旁边的魏索,而这货显然还没反应过来。

  其实,刚进入办公司内,魏索就愣住了,望着那坐在办公椅上的水玲珑,怔怔出神,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这个女人,或许世界上最美丽的词语都用在她身上,也一点不为过。

  她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岁上下,一头瀑布般的长发长及腰间,五官标致,就仿佛上帝精工细琢,最完美的艺术品一般,毫无瑕疵,肌肤细腻,就连那些女明星,在她面前似乎都稍逊一筹。

  她穿着一套职业的黑色短裙,上身还套着一件红色小马甲,非常迷人。

  直到水芙扯魏索衣角的时候,他还在想着,那坐在办公椅上的美女穿的是C呢?还是D呢?更像是E的样子。

  这时,他发现美女身上的衣服渐渐的变透明起来,身子一震,就在他犹豫该不该看的时候,突然感觉腰部吃痛,啊的一声,回过神来,低头看去,恰好看到水芙正拿着那双大眼睛瞪着他。

  “看什么看,快说啊!”用力瞪了魏索一眼,水芙低声喝道,显然对于前者刚才的表现很是不满意。

  “我说?”

  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魏索有些愕然,他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把问题抛给了自己,他只是来面试的,并非是公司的员工,况且,他也知道眼前那美女很可能是自己未来的老板,这万一搞砸了,落下个不好的印象,待会的面试就困难了。

  “到底怎么回事?”水玲珑这才注意到旁边的魏索,发现其盯着自己看,黛眉微蹙,她不记得自己公司有这么个人。

  “算了,大不了再找过吧。”

  暗叹一口气,魏索摇了摇头,决定当一次活雷锋,稍微整理一下语言,走到前面来,“经理,现在在你面前的这些珠宝,有一件是假的!”

  “假的?!”

  水玲珑一怔,有些没反应过来,而那一直坐在沙发上,沉默不语的陈燕陈总则是脸色一白,刹那间变得极其难看。

  “胡说!”水玲珑率先喝道,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露威严,她本身是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对珠宝有非常深的认识,不说火眼金睛,但是也很难有人能骗过她的眼睛,虽然陈燕跟她合作过几次,私下也有交流,算比较熟了,但生意不容马虎,这一箱珠宝价值至少八百万,她自然要亲自认真鉴定。

  而经过鉴定,她也相信,这箱珠宝绝无问题,所以她才会准备打款。

  “玲珑,看来我们的这单买卖是做不成了。”见到水玲珑站在自己这方,陈燕的神色也好看了许多,嘴角露出一抹浅笑,起身作势离开。

  “原来她叫玲珑。”

  那边水玲珑正在连忙安抚陈燕,这边魏索却还在想着其他事,不过,既然他已经决定说了,那索性就豁出去了,大声说道,“陈总,你就不要在演戏了!”

  他的声音盖过了全场,这也令两个女人都怔住了,纷纷停下来。

  “你哪个部门的?从这一秒开始,你被开除了!”水玲珑真的怒了,俏脸寒霜,“现在给我出去!”

  这时候,水芙也有点急了,有点后悔刚才为什么那么冲动。

  摇了摇头,魏索苦笑一声,没有退却,深吸一口气说道,“经理,真真假假,只要你打开箱子,你就会知道了。”

  水玲珑并没有动,她已经准备叫保全了。

  见此,魏索也没有在意,想想也是,谁会相信一个陌生人的鬼话呢?更何况,这关系到一笔数目不菲的生意。

  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下,魏索独自走上前来,亲自打开那黑色小箱子,只见里面铺满了各式各样的珠宝,让人眼花缭乱。

  “你想干嘛!”水玲珑急了,虽然她是公司的老总,但也说到底,也只是一弱女子,魏索比她高出了整整一个头,如果对方真想趁机对这些珠宝做什么的话,她根本斗不过,按下桌上的按钮,就要去喊保全。

  陈燕则脸色铁青,心中兀自焦急。

  对此,魏索倒是毫无畏色,他相信透视之眼看到的一切,嘴角扬起自信的笑容,在水玲珑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从那众多珠宝中取出一件下来,“经理,这东西你应该知道吧?”

  水玲珑刚按下‘保全’的按钮,回头看去,自然知道眼前那小子手中拿的正是一颗原钻,也是这次交易中最为贵重的,单单是这么一颗原钻,就花了她五百八十万元,可见其珍贵程度。

  魏索一笑,“原钻之所以珍贵,那是因为它一旦经过加工和设计,往往会以更大的价格出售出去,利润之大,很难想象,不过我猜,经理为了这颗原钻,也花了不少吧?”

  虽然不知道这小子在搞什么,但水玲珑还是点了点头,面色依旧难看,这颗原钻如果经过她的设计和加工,绝对能以至少三倍的价格出售出去,虽然花出去了不少,但利润却是巨大的。

  “关于钻石的事情,我了解的也不是很多。”魏索笑道,然后举起那颗原钻,双眼微眯,“所以,我想问陈总和经理一个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