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位小兄弟,我看你骨骼惊奇,精气饱满,乃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来来来,你看,我这里有几本武林秘籍,便宜点卖给你。”

  看着一把拉住自己,然后从怀里掏出几本破书的老头,魏索顿时有些无语,翻了翻白眼,说道,“老伯,星爷的电影我看过了,再说了,我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块钱了,你还是找别人吧。”

  “小兄弟,一块钱也是钱,你可不能小看这一块钱。”见到自己的伎俩被识破,那老头也不脸红,反而凑得更紧,再度从怀中掏出一枚核桃大小的珠子,“这样好了,我今天亏本生意,这些书你随便挑一本,然后外加这枚珠子,只卖你一块钱!”

  说罢,那老头还一脸肉疼的模样,仿佛丢了宝贝一般。

  我靠!

  这世道怎么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强卖强买吗?而且,他还真没见过脸皮如此厚的人,这简直就是连子弹,不,连导弹都打不穿!

  因为是在夜市,人流比较多,看见两个男人拉拉扯扯的,许多人已经开始对着两人指指点点的,一些小女生结伴掩嘴轻笑而过,这也使得魏索的老脸顿时一红,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哥还是个纯情男,难道这一世英名,就要毁在这个老不死的手上了吗?

  低下头,魏索看着老头那比深闺怨妇还要幽怨的眼神时,不禁暗叹了口气,伸手朝着裤兜里那张干瘪的一块钱摸去,心里安慰着,就当做善事吧。

  “城管来了,大家快跑啊!”

  可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喊了一句,原本热闹的夜市,刹那间就乱了,就仿佛原子弹落入了水中,轰的一声,街道两边的小摊小贩就如受到惊吓的老鼠,连忙打包自己的物品,有些甚至来不及收钱,推着小车,拿上大包小包的,疯一般的朝反方向跑去。

  正准备拿走那干瘪的一块钱的卖书老头,听到这道声音,脸色唰的一下,变得苍白,在魏索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一股脑的将手中的东西塞入他怀中,随后快速的跑开,那速度,简直不亚于任何一名百米冠军。

  “喂,喂,老伯,你的东西。”等到魏索回过神来,那老头早已不见了踪影,而不消片刻,果然来了一批城管,坐在机车上,大声谈笑着,威风凛凛,霸气侧漏。

  城管他可惹不起,俗话说得好,给我三千城管,我可以毁灭地球,信春哥都没用。

  “惹不起,哥还躲得起。”

  揣着几本破书以及那枚珠子,魏索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也就灰溜溜的往出租房走了回去。

  魏索今年二十三岁,刚大学毕业不久,就跟很多毕业的大学生一样,他毕业后就到处投简历,可无奈的是,全部都石沉大海,直到现在,还连一份工作都没拿到,更别提工资了。

  还记得他当初跟家里信誓旦旦的说道,“我魏索从今天开始,必定自食其力,不会再花你们一分钱,并且,我将在一年的时间里,在这座城里买下属于我自己的房子!”

  然,如今已经过去三个月了,魏索不仅一分钱没赚到,当初身上所带的钱,现在只剩下那一块钱了,这令他心情很是烦闷。

  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出租房,在昏暗的楼道里,魏索远远的便看到一道窈窕的黑影,不用猜,他便知道这是自己那位美女房东,算了下日子,今天也到交房租的时候了。

  走得近了,这才看清楚,眼前这靓丽女子看起约三十几岁左右,丹凤眼,琼鼻小嘴,脸上画着淡妆,一头长发盘成髻,身上穿着一套裹胸的连衣裙。

  酷匠P网'g唯一正M}版,~其他d7都是◇盗I版@

  “王姐,你怎么来了,进去坐坐吧。”走上前来,魏索笑道,笑容里充满了尴尬,同时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不用了,小索啊,今天工作找着了吗?”美女房东的声音很是柔和,就仿佛冬天里的一缕阳光,夏天里的一口冰水,让人心里大为舒爽。

  摸了摸鼻子,魏索暗自苦笑,虽然这句话看似关心,可是他却知道,每当美女房东问他这问题的时候,就是催他该交房租,毕竟,他也欠了两个月了,要是别人的话,早就让你卷铺盖走人了。

  “还,还没呢。”摇了摇头,魏索只感觉喉咙被堵住了一般,说话都有点困难。

  看着对面那一脸黯然的模样,美女房东本想说点什么,可终究不忍,说实话,眼前这小子虽然拖欠了两个月的房租,但为人还不错,平时也有帮她一些忙,倒是令独自一人生活的她,少了一些麻烦。

  “哎。”

  幽幽的叹了口气,随后美女房东嫣然一笑,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这事不要急,这样吧,王姐再宽限你一个月的时间,好好找。”

  闻言,魏索先是一怔,接着心中划过一丝暖流,感动万分,眼睛险些湿润,以后谁要在他面前说世界上没好人的话,他绝对跟谁急!

  看着眼前这位美女房东,魏索越是觉得她迷人,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保养得极好,皮肤光滑细嫩,简直不输给那些二十几岁的小姑娘,引人入胜。

  昏暗的灯光下,一男一女站在楼道里,这个画面足以让人想入非非。

    说实话,魏索长得也不赖,一米八的个头,样貌虽然比不得那些大明星,但也差不了多少,更重要的是,纯天然,无污染!

  美女房东的丈夫死得早,只给她留下这么一栋房子,虽然有些家底,但终归是个女人,有女人就会有需求,不过因为她平时很少出门,接触的男性也比较少,所以至今仍然是一个人。

  对于魏索,她虽然谈不上好感,也也没有反感,此时气氛这么充足,之前还喝了点小酒,两者综合下,她的眼神不由得渐渐迷离起来,身子慢慢的前倾。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美女房东,魏索的心跳也是一阵加速,砰砰乱跳,仿佛有一万头草泥马飞速而过一般,双手紧紧的握着,喉咙发涩,心里有一丝紧张,也有一丝期待。

  难道,难道自己的纯男生涯,今晚就要结束了吗?

  “呀。”

  蓦地,就在魏索胡思乱想时,美女房东突然惊叫一声,眼里的迷离也褪了下去,只不过小脸依旧红扑扑的,紧接着,仿佛受惊的小鹿一般,转身朝楼道跑了上去,“我家里还煲汤呢,千万别坏了。”

  “呼。”

  望着空荡荡的楼道,魏索许久才转醒过来,重重的松了口气,自嘲一声,转身走入自己的房间内,关上房门,打开白炽灯。

  这是一间极为简陋的房间,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桌子上放着一台笔记本电脑,看上去有些老旧。

  整个人成‘大’字型的躺在床上,魏索目光直直的看着天花板,脑海中思绪纷飞,这房租的事情算是过去,可是这么一直拖下去的话,他也不好意思。

  当初的豪言壮语,如今的残酷现实,他想了想,不禁觉得自己是如此的幼稚与可笑,身上仅剩一块钱的他,现在连吃饭都困难了。

  哗啦。

  这时,他的脚似乎碰到了什么,将东西打翻了,起身看去,原来是刚才夜市那老头的几本破书。

  “九阴真经,乾坤大挪移,独孤九剑……”一边将这些破书整理叠好,魏索兀自觉得好笑,他自然不会相信这些真是所谓的武林秘籍,不过无聊的时候当做小说看看还是可以的。

  “咦?”

  整理好那些破书后,魏索突然发现旁边有一枚珠子,好奇之下,将其抓入手心,入手一片冰凉,明明是九月天,但他却感觉清爽无比,仿佛站在空调下一般,“这珠子应该是当初那老伯的吧。”

  将珠子拿到眼前,在白炽灯下,魏索一会闭左眼,一会闭右眼,认真观察着,珠子表面光滑,呈椭圆型,外围呈白色,中心有一黑色的圆圈,乍一看,就如人的眼睛一般。

  在珠子的反面,却是刻着古怪的文字,有点像梵文,但又不大像,至少魏索看了许久,也没看出到底是什么。

  渐渐地,魏索感觉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越来越沉,睡死了过去,握着珠子的手也松开了,不过,诡异的是,那珠子并没有随之落下来,反而悬浮在半空中,就仿佛一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下方熟睡的魏索。

  睡梦中,魏索发现自己变成了孙猴子,坑爹的是,他竟然被太上老君抓到了八卦炉中,并且用三昧真火焚烧了他七七四十九天,浑身难受,双眼刺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