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的阳光洒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无处不在的都能嗅到一阵阵阳光特有的焦灼味。路上的行人撑着花花绿绿的遮阳伞行色匆匆。在上海这座繁华的经济城市,似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挂满了疲惫,也挂满了那从心底里不情愿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忙碌。

  瑞丰经典是2002年成立于上海的广告公司,创始人为当今世界最成功的广告创意人之一赵远振,也就是赵宇辰的父亲。公司成立短短10年,已为诸多品牌提供覆盖整个亚太地区的广告服务,并赢得多个国际奖项。公司再上海是有举足轻重的低位。并且赵家手下还有许多房地产开发公司,正如当今的房价和炒房热,赵家的低位所谓如日中天。加上手下的高级酒店无数,赵家在上海的身价令人汗颜。

  此时,瑞丰经典广告公司气派的大门口。

  “总经理,您要去哪里啊?”瑞丰经典广告公司的大门里突然急匆匆的跑出一个身着制服的年轻女人。她满脸的气喘和疲惫,也挂满了焦急和不安。一看,便知道她大概是一个年轻秘书。

  与她的神情和衣着对比极为巨大的是一个戴着墨镜,正准备钻进身边那辆新款奔驰的一个年轻男子。他麻利的摘下快遮住半边脸的墨镜,清瘦的高大身材却给人一种厚重感,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唇瓣没有一丝的弧度。亚麻色的头发,刘海垂在他额前,随风而舞,舞的有些凌乱,却平添了一丝野性的味道。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刚过二十五岁,但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但最多最多的是一种让人不知是该反感还是恐惧的桀骜。他一脸的平静和无谓却又无比厌烦的盯着朝他跑来的年轻女人。"什么事?"他语气冰冷,眼神散漫中又透出隐隐的锐利。给人的感觉似乎有些轻浮,却又似乎能够洞穿一切。

  “总经理,你忘了今天盛丰集团要来我们公司谈论新一年的企业广告项目吗?他们已经在会客厅等了您半个小时了。您可不能走啊!”年轻女秘书面带乞求神色,希望这位赵家公子能够讲大局。

  “我很忙,有什么事就叫副总经理去吧,我先走了。”说我便一头钻进自己刚刚买的奔驰新款,发动了汽车。汽车的排气管排出一股轻轻的暖气,汽油味混杂着阳光的焦灼味,让人烦躁,也让人不安。

  尤其是那位年轻秘书,她此时已经是满头大汗。“总经理,您忘了副总经理出差了吗?”年轻秘书此时满脸无奈。因为副总经理正是被这位年轻的赵总经理调去顶替自己的出差行程,而他自己却忘了。天啊,还真是贵人多忘事。

  “哦”,赵宇辰毫不若有所思的应了一个字。“那你就打电话给老总经理,说我临时有急事,让他来谈这个合作。”说完便无情的关上车窗,伴着阵阵引频的轰鸣,几秒间奔驰车消失在了年轻秘书的视线中。

  留下愣着站在公司门口的女秘书,对着阳光一阵阵的眩晕发呆。

  无奈,有时会让人麻木的无法形容。

  正值初夏,沉闷的天空极为吝啬的只挂上几朵淡淡的白云。它们飘飘悠悠,最后似乎也在烈日中被晒干,消失的了无踪影。

  “怎么现在才到啊,赵大公子你足足迟到了30分钟了!”一个年轻男子坐在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的椅子上喝着红酒,一边笑着朝正向他走来的赵宇辰咂嘴。他同样有着俊朗高大的身材,但是身上的那股气质似乎会比赵宇更成稳许多。高挺的鼻梁,一双有神的大眼,似乎深不见底,像是一个未知神秘的黑洞,印照不出自己灰色面容。却又隐隐透出一股睿智的味道。

  “晓枫啊,别提了!还不是被秘书缠着,累死我了!整天坐在公司,实在是无聊。”赵宇辰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了蓝晓枫的身边,脱下了在公司里必须穿着的整洁西装,丢给了一旁的服务员。原来眼前这个人便是上海有名的捷峰证券公司的少总经理蓝晓枫。蓝家和赵家算是世代交好,赵宇辰和蓝晓枫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了!

  “话也不能这么说啊,赵伯伯就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才提早让你当上总经理的职位,你可不要让他失望啊!”蓝晓枫的语气突然认真了许多,隐隐约约中带着一丝语重心长的味道。

  赵宇辰一边喝着服务生端上来的冰咖啡,一边皱起了眉头。“我才不稀罕那什么总经理的位置呢,再呆下去可真的要把我憋坏了,满公司的人都像木头一样只知道工作,就连我那年轻秘书,也整天唠叨得要死!”他忧郁无奈的点上了一根烟,望着天空索然无味的抽了起来。

  蓝晓枫也只是轻轻摇摇头笑笑,他了解他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要想他一时半会认真上进起来,还真是不太可能的事。

  稍稍各自沉默了一小会,赵宇辰终于缓过神来。“对了,你突然把我约到这来有什么事吗?上班时间没有呆在公司可不是你这个工作狂的风格啊!”他轻轻的挑了挑眉,确实越想越觉得奇怪。

  蓝晓枫只笑不语,他轻轻的端起桌上的酒杯,斯文气十足的喝了一小口。可坐在一旁盯着他赵大公子可有些烦躁和莫名其妙了。“我说蓝晓枫,你到底在卖着什么关子啊?”他就是这样天生改不了的急脾气,年轻人像是一壶烧开的开水,加上炎热的夏天,宛然比开水还要沸上几度。

  “你别急嘛,看,来了!”蓝晓枫依然是那不紧不慢脸上带笑的语气,而手指向一辆正在朝他们驶来的红色宝马。车身华丽鲜艳,不用多想便知道驾车的一定是个年轻时髦女。

  赵宇辰皱了皱眉头,满脸的不情愿和无奈。“哥哥啊,你怎么把她招来了,你可知道我躲她都来不及。不行不行,我得走了。”说完就赶紧站了起来,但却被蓝晓枫一把拉住。

  “不能怪我啊,她这几天不知道怎么总是一个人闷闷不乐,担心得我在公司工作都魂不守舍,实在没办法了,我只能把你约出来陪陪她了!你知道她是一个强势的人,没有人能让她屈服,也没有人能走进她的心,就只有你了!”蓝晓枫顺势把他拉回椅子上。“你不看僧面看佛面啊,哥哥平日里也待你不错啊!”着实,他们从小一起长大,而蓝晓枫也比赵宇辰大上两岁。所以从小蓝晓枫都像一个大哥哥一般的护着他。岁月像把整容刀,一点一点的改变他们的摸样,也一点一点的塑造出他们鲜明的性格。每到一个时间节点,他们似乎都会有许多的改变。

  只不过赵宇辰越加的浮躁不安定,而蓝晓枫越发的成熟稳重。而赵宇辰的身边,正是需要一个这样的人。哪怕只能发挥一点点的熏陶作用,似乎也是对他的莫大的拯救。

  赵宇辰木着苦瓜脸,正要争辩。而此时,从宝马车上下来的女人已经走到了他们的身边。“宇辰,你真的在啊!”说完,便毫不客气的拉了把椅子坐下。这时,服务员赶忙走了上来问道:“小姐,请问您要.......”

  “一杯冰咖啡!”服务员的话还没说完,她就用冰冷的语气把他打断,似乎很烦躁身边的第四个人存在,而相比刚才和赵宇辰说的那句话,简直来了个180°的大转弯,冰冷到了极点。服务员似乎觉得自己掉到了一个冰窟窿,也尴尬了一片,赶忙匆匆离去。

  酷6Y匠!v网¤首^k发

  原来她就是那捷峰证券公司董事长的千金,蓝晓枫唯一的妹妹,蓝纤玫。她身袭一件连衣艳红长裙,一头秀发长到腰间,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没有一丝弧度的嘴唇没有透漏出一丝的情歌,绝美的双眼也没有透露出一丝温情的光芒。耳际的珍珠耳坠摇曳,指甲上的宝石到是妖艳夺目,一个冷艳的女人。无时无刻不吸引着男人,却没有几个有勇气去靠近,仿佛每朝她走进一步气温便低了一度,总有那么一个时刻,自己会无情的被冻成一个冰人。

  或者说,也没有几个能够靠近她。除了他.赵宇辰只好狠狠的瞪了蓝晓枫一眼,只好带着一种复杂的语气但并没带多么丰富的表情的向蓝纤玫答应了一句,就蒙头喝起了杯中的冰咖啡。她似乎对这个突然到来的女人有些惧怕。或许不是惧怕,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情歌,而占大多数的是逃避吧。

  气氛一下子冰冷了下来,就连夏日炎炎的高温似乎都完全被忽略。每个人的心里此时都装着一些心事,而此时最没心没肺的恐怕也就该是赵宇辰了吧。

  最终,还是蓝晓枫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这样吧,我公司还有点事,你们坐着聊聊!”说完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拍了拍赵宇辰的肩膀。“好好陪陪纤玫吧,多聊聊小时候的趣事。”说完微微一笑,上了车,慢慢的驶出了他们的视线。而他此时挂着脸上的笑容,并不是在幸灾乐祸,更多的是一种苦笑的情歌。其实,他也很心疼自己这个妹妹。蓝晓枫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妹把自己的心上了锁,不让别人走进。他也只知道,只有那么一个人,能让她的心打开,能让强势的她手心紧张到出汗。有时,蓝晓枫不能理解为什么是他,他为什么让自己的妹妹这般的迷恋。

  但却没办法,就是他,赵宇辰。没有人能改变,这也是今天他费尽把他们约在一起的原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如故说:

风雨消磨生死别,似曾相识只孤檠。有种爱,不到某一时刻你不会明白。有种情,你愿意沉睡其中,永远不会醒。——情在不能醒,情在不能醒,情在不能醒。 大家好,我是如故,如果的如、故人的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