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腾流着泪说:“我大爷爷有何错误啊,那是误入啊,还有你究竟是谁,我不相信你真的是、是一个死人啊!”

  贺兰心站起来看着叶腾云淡风轻的说:“误入也是入,打扰了死者的灵魂就该付出代价,更何况,有些秘密是不能让世人知道的。我是谁,呵呵,我想这并不重要,你要的解药我已经去安排了。”说着走了出去待三个人晃过神来,薛灵风突然跳起来追了出去,不一会摇着头进来说:“她走了。”

  第二天一早上,苗族长老找到叶腾说:“叶先生,这是那位小姐让我交给你的,她说没时间了,要快,她还说不要找她了,因为你们是找不到她的。”说着要转身离开,薛灵风一把抓住长老说:“你们和她是什么关系,她是什么人?”

  长老露出了惊讶地神色:“你们不是一起的么,怎么会不知道她是谁,你们不知道那我们就更不知道了。至于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但是她为我们族人所做的,我们族人感激不尽啊!”说完默默的走了出去。

  次日,丹东叶家大宅内,叶腾正在给父亲喂药,叶祖民进来看着自己的孙子叹了口气说:“忘了她吧,不该记忆得别记,这有你的快递。”

  叶腾打开盒子心里止不住的疼痛,是他最熟悉的长发,叶腾拿起了信件:“不曾想伤害你,叶家拿走的东西我必须要找回,黄金太阳盘和地图我拿走了,你和叶家人不一样,叶家人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单纯,谢谢你带给我的一切,对不起了,再见,再也不见!”

  叶腾走出叶宅,看着晚秋的丹东,泪水划过了脸颊,苦笑着说:如果此生不再相见,后半生该如何度过,思念么!

  叶腾拿起此时震动的短信看了一眼,眼睛突然闪了一下,于是嘴角微微上扬,露出好看的弧线。肖扬写到:地图和你的姑娘在我的脑子里--。

  叶腾回到叶宅打算跟叶老爷子道别去找肖扬。叶老爷子看着自己俊朗的孙子,眉开眼笑很是欢喜:“小兔崽子,怎么这就要走了?”

  叶腾先是一愣,随后傻呵呵一乐说:“什么都逃不过爷爷的眼睛。”

  叶老爷子哼了一声说:“你那屁股一撅,我就知道你拉的什么屎。忘不了就去找答案吧,不过现在不行。”

  叶腾一听有些紧张说:“为什么?难道父亲?”

  叶老爷子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有一部分原因,我发现你的发亲并没有完全好,他只能呆在他的院子里,一旦出了院子就马上不能停止呼吸似的,很是奇怪,我想这是有人想制约叶家,是谁现在不能确定,不过你二叔他们不会罢休的。

  你现在要马上去趟西安,那里会有一场地下拍卖会,你要买下最后出手的彩陶人像,其余的我不管,或许在那你可以收获一些你想要的,但是腾儿记住,万事三思而后行,不可莽撞。有什么事记的跟我这个老家伙说。”

  叶腾起身抱着叶老爷子说:“爷爷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们叶家的,我去准备。”

  叶腾在登机前给播起了肖扬的手机:“灯泡,我现在不能去找你,我要去陕西的一个地下拍卖会买一样东西,老爷子说或许可以有一些关于我们的收获。”

  肖扬在电话里面嘻哈的说道:“我勒个去,小嫩你变大富翁啦。行,你去,我在这面查地图的事,灵风去查关于贺兰心的线索,有消息了我们随时呼叫,注意安全啊。”

  叶腾刚下飞机,就看到了疯子李在等他,疯子李是叶家生意上的老伙伴,专门负责消息的渠道,十几年赚了不少钱,黑白道上面认识的人也不少,而叶家就是疯子李其中最重要的金库门之一。

  疯子李接过叶腾的包自己背上,笑嘻嘻的说:“叶小公子给你安排了富春酒店,会场就在地下三层,今晚八点开始。”

  叶腾也是第二次接触此人,并不是很了解,知道叶家很多消息都有他的功劳。叶腾看了下手表说:“现在六点十分,七点在门口等我,不要耽误时间,还有今天都是出自哪里的货你清楚么?都是什么东西?”

  疯子李眯着眼说:“我听说最抢手的那个是出自南北朝时期的彩陶人像,还有一组花瓶什么的,还有清朝的古董字画,其他的我就么仔细打听了,小公子对什么感兴趣?”

  叶腾一听到南北朝,不禁嘴角微微上扬,微笑说:“你猜。”

  晚上八点,富春酒店地下三层的展厅布置像古罗马的一个小型角斗场,四周是圆形坐台,分三个区域,一个是高雅风格的区域,装扮的古色古香,第二个是富丽堂皇的区域,装扮的精光闪闪的,第三个区域就是普通区,除了看着清洁外,没有多余的修饰。正中央则是一座台阶式展台,上面摆满了玻璃箱子,玻璃箱子上面盖着红色的呢绒布,给人一种稀世珍宝的感觉,不禁勾起人们的好奇和兴趣。

  叶腾坐在古色古香的高雅区观察着四周,自己所在的区域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人,而富丽堂皇区则是一些富家公子阔少们,第三区人就像是看客。此时中央展台上的主持人已经开场了。

  男主持人手持话筒激动昂扬的说:“欢迎大家莅临本次的古董拍卖大会,今天我们展出的顺序是从清朝的字画到南北朝的陶瓷人像。”

  叶腾看了眼身边的疯子李说:“给我找一张今天的菜单(拍卖目录表),快。”

  疯子李随手拿出一张折叠卡纸说:“早就给小公子准备好了,您看看今天的货。”

  叶腾翻开第一页看到那个南北朝时期的彩陶人像不禁傻了眼,足足愣了好久,这是他在呼吸不过的一张脸了,是贺兰心的脸。贺兰心的脸和这陶人像莫非有什么关系,叶腾再一看上面写着:北周出土彩陶人像(本场拍卖之最),正是叶老爷子要的东西。

  叶腾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疯子李:“这个彩陶人像底价是多少?”

  疯子李说道:“内部消息是一百五十万起拍,不过要看今天买家的态度,所以都是先拿不出彩的展示,看看大家的热度。”

  叶腾点点头在疯子李耳边耳语。

  突然场内传来一阵躁动,是一只出自北周的小瓷瓶被打碎了,瓷瓶大小宛如手掌,总共有五只小瓶,但是现在碎了一只。叶腾拿起望远镜看向摔碎的小瓷瓶,不经一惊。

  叶腾放下望远镜跳出了高雅区走向了展台:“这个瓷瓶如果碎了一只就失去了完整的意义,也就是不值原来的价位。原来多少钱?”

  主持人一只不知道说什么好:“原价十万一只,五只五十万,可是现在。”

  叶腾抢过话筒说:“各位来宾,北周瓷瓶五十万一套,有谁要拍么?”

  场内一阵议论,只见在高雅区内的一位鹤发老者举起加十万的牌子,场内一片赫然。

  叶腾似笑非笑的说了声:“好的,谢谢这位先生,但我们有位不愿意出场的嘉宾愿意出一百万购买这套瓷瓶,请问这位先生是否加价?”

  那位鹤发老者傍边的一位姑娘站起身说:“一百五十万。”

  叶腾眯着眼儒雅的说:“不好意思这位小姐,那位嘉宾出价二百万。您是否要继续加价。”

  姑娘看向鹤发老者,老者笑笑摇了摇头,那姑娘狠狠地瞪了叶腾做了下去。

  叶腾嘴角不禁露出好看的微笑,随手把话筒交给了主持人。

  主持人在惊讶中回过神来说:“感谢这位神秘的嘉宾,恭喜他获得这套北周瓷瓶,那么下面是本场的压轴宝贝,北周陶瓷彩人像,二百万起拍。”

  只见场上有人喊二百二十万,二百三十万,二百五十万,与此同时想起了一个声音“三百万”,说话的还是刚刚那个女子。

  突然在普通区一个年轻人说道:“四百万。”

  主持人喊道:“四百万一次,四百万两次,四百万三次。恭喜这位帅哥您获得了这个陶瓷彩人。”

  叶腾看着现场,带上陶瓷小瓶笑着离开了拍卖会场。

  午夜的富春酒店贵宾套房内叶腾看着今天花六百万得来的战利品,不禁苦笑。

  疯子李看着叶腾这般好奇的说:“小公子,这破瓷瓶子都碎了,您还花二百万买真是不值得啊,还有不就是一个一米多的陶瓷彩人花四百万也有些过了,小公子要是后悔了我给您联系买家~”

  叶腾冰冷的看着疯子李说:“这是我的事情,不该管的别管。还有那个帮喊话的人处理好了么?"疯子李看着叶腾冰冷的表情咽了下口水心想没想到叶家的人都这么有气场:“放心吧,都处理好了,给了他一笔钱打发走了。”

  酷◇、匠k网《O首`v发

  叶腾点了点头说道:“辛苦你了,明天早上还得麻烦你把这彩陶想办法运回丹东叶家,老爷子在家等着呢,我还有事情就不回去了。”

  送走疯子李后,叶腾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陶瓷彩人,不禁伸手抚摸着彩陶人得脸颊,自言自语道:贺兰心,不管你是谁,是生人还是死人,我都要找到你,所有的秘密一定会真相大白的。

  叶腾拿起放大镜观看今天被摔碎的瓷片,果然没有看错上面的确有字迹和刻画。叶腾把瓷片按顺序摆好,只见上面刻着一道道的细纹字迹,在陶瓷瓶儿底下刻着两个小篆字,翻译过来就是——蜀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四月十三爷说:

  觉得不错,就给作者鼓励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