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腾,女生怎么了,要是没有我,你怎么能够肯定伯父是中了巫蛊呢,你们带上我说不定会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再说我还是个登山者呢!”女生的语气不容回绝。

  薛灵风和肖扬看向女生,只见这女生大约一米七左右的身材,面如桃花,红唇白痴,体态婀娜,是个标准的美人,若是放在古代,必是一位佳人。肖扬不禁挑着眉毛哈哈道:“叶公子,你什么时候金屋藏娇啦,也不和我们哥俩说,不带劲啊,还不介绍介绍啊?”

  叶腾干咳一声说:“这是我女朋友贺兰心,兰心你去收拾吧,一小时后出发。”

  肖扬吹着口哨看着贺兰心走远后说:“咋认识的,发展到哪一步拉啊?”

  叶腾瞪了肖扬一眼说:“灵风你觉得兰心有什么不对么?”

  薛灵风目不转睛看着叶腾说:“为什么这么问?”

  “我爷爷说兰心不是人,我还记得我半年前第一次带她回家时候,我爷爷第一眼见到兰心心脏病差点犯了,见着她就让她离我远点,说话很不入耳的。”叶腾眼色暗着说。

  薛灵风拍着叶腾的肩膀说:“先顾好眼前吧,我去看下老太爷。”

  肖扬哈哈一笑说道:“我们这三剑客要再次出山啦!”

  叶腾一听挑了下眉说:“三剑客?”

  肖扬笑道说:“对啊!我是考古学家,你这高材生本科读的考古研究生读的设计与建筑,灵风则是特种兵出身,多么完美的组合。三剑客还有美女陪伴,多么快哉!”

  叶腾听得这番白眼,看了一眼肖扬便离开了亭子。

  临近午夜,四人已经在凤凰山山腹中。

  叶腾走在前面说:“我和灵风打头,兰心夹中间,灯泡你就殿后。”

  肖扬一听贱笑说:“有美女在,就不要叫我外号了,多难听,不过你可以叫我聪明先生。”

  薛灵风做了一个嘘的手势,小声道:“不要忘了,这里面有朋蛇,大家都小心些。”

  只见古道里面横竖躺了几具尸体,并且已经白骨涔涔了。

  O1看正版章y节=W上a酷、f匠网#H

  肖扬突然停下看着白骨说:“等等,你们看着白骨,有些不对啊,像是被什么东西啃食出来的,还有古缝之间都是红色和青色斑点。”

  此时,远处传来了哞哞的声音,叶腾点染了一颗烟雾弹,把墓室古道照的通明。大家看见四周爬来一条条的蛇,从四个方向爬出来为首的是红头蛇。

  贺兰心大声说道:“大家快点上火把,不要伤害他们,他们也不会轻易进攻的。”说着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奇怪的是蛇慢慢的退了回去。

  肖扬禁不住说道:“你行啊。妈妈桑的,吓死老子啦。”

  叶腾特对贺兰心投了赞许的目光,四人很快穿过了古道,很快找到了主墓室,一路再也没有见到蛇。薛灵风把火把扎在了一角,整这墓室被罩在了幽暗的火光中。

  几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墓室,果然如叶腾所描述一致,肖扬禁不住感慨说道:“我勒个去,我们要发财了,不说别的,就说这些武士俑什么的就价值连城,如果弄出去可够咱们半辈子啦。”边说着烧伤拿着一根蜡烛点上放在墙角,嘴里还念念叨叨说,各路大仙保佑。

  贺兰心看的哭笑不得:“你不是考古研究者么,怎么变成盗墓贼了,你不怕被蛇咬了,小心遭报应。”

  肖扬嘿嘿一笑说:“我说你小姑娘嘴还挺毒,现在这种情况你认为这墓能出土么,我这叫不浪费资源,放心我会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

  贺兰心哼了一声不再答话,薛灵风在看墓室的四周墙壁,叶腾朝棺木走去发出了“咦”。

  薛灵风看向叶腾,叶腾大声说:“这是空棺。”四个人再次向里看去,棺材里面的确没有实体,但是陪葬品还在。

  薛灵风跳进棺木内,翻了半天,突然说道:“叶腾,进来看看这图画。”

  叶腾一跃进了棺木里,看着棺材左右两侧,刻满了图画。从左起第一幅描绘的是一个祭祀仪式,貌似一座天台上坐着一个人,看图还是一个女人,她的前面一座大圆香炉,似乎还冒着烟气,四周各种蛇蚁鼠类靠向香炉,香炉左右站着两排赤裸上身的男人。

  第二幅图描绘的是在香炉的正中央,跪满了人,最前面有两人抬着一个人,被抬人身上爬满了蛇。第三幅图是单独那个女人在打坐,但是头颅离开了身体,第四幅图则是那个女人在一群人中间似乎在狂舞,她周围的人也似乎在跳着。再往后图画就模糊不清了。

  薛灵风看过后,把棺木里面的羊皮垫子掀了起来,看了下并没有图画,但是从中掉出了一角黄麻纸。叶腾接过黄麻纸说:“加上之前的黄麻纸地图,这也只是地图的一半,看来要么是这地图这墓中主人只有一半,要么就是另一半被盗了,还记得来时古道里的尸体么。”

  外面的肖扬说道:“这上面有墓志铭,你们来看。”

  叶腾和薛灵风出来把图画大概一说,看着肖扬说“这里认识古文的就你一个,说的是什么?”

  肖扬说:“妈妈桑的,这还是个人物啊,上面说是北周时期贺兰祥的后代。”

  薛灵风皱着眉说:“他是谁?”

  贺兰心看着墓志铭说:“贺兰祥是北周文帝的外甥,在与兰陵王邙山大战时期立下军功,被封为骠骑将军。”

  肖扬抬起头说:“咦,你姓贺兰,不会你和这墓主有什么关系?”

  贺兰心瞪了肖扬一眼说:“想的真多,快说上面还写什么了?”

  “除了你说的以外,就说这墓中的主人是个女人,并且一生没有结婚,不过这上面说她曾经在苗疆呆过,大概就这些。”

  薛灵风拿出手表看了下说:“时间越来越少了,我们要赶紧商量下一步计划。”

  叶腾说:“我要再去一次云南,我一定要找到办法。”

  薛灵风说:“我刚开始认为是巫蛊,但这比巫蛊还让人痛苦不堪,究竟是什么呢!”

  贺兰心看着薛灵风说:“是巫蛊加飞头降,是降头里面最恐怖诡异的,修炼人练到第七层就会长生不老,但是很少有人练到,要是有人与修炼人接触,都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据说被下降人死后,永不超生。”

  叶腾听到此处,身体不禁颤了一下,贺兰心握着叶腾的手说:“放心,都会没事的,终究会尘归尘,土归土的。”

  薛灵风看着贺兰心阴沉冰冷说:“老爷子说的没错,你的确有古怪。我想我们去云南或许可以找到解救的办法。”

  贺兰心突然冷笑到:“解救?飞降头是解不了的,除非下降的人死了,但是墓主已经是死人了。”

  肖扬低着头说:“不见得吧,是死是活我们不确定,这他奶奶的连个尸体也没有,谁知道小叶子的爷爷说的真的假的,栩栩如生的死人谁见过,那会子你爷爷们眼花或是幻觉也说不定啊。”

  叶腾收拾了一些东西说:“到了云南再说。”

  云南的秘密云南,蓝天、白云、暖风,一切是那么美丽,但彩云间行走的四人心情却不见得这么阳光明媚。

  肖扬背着旅行包说:“老子下次来一定好好观光下,俺可不想大好青春就这么白瞎溜走啊。”

  薛灵风接着说:“我打听过,今晚老苗家族有篝火大会,用来辟邪驱鬼什么的,我们要等他们结束才能和他们沟通。”

  夜晚热闹的篝火晚会开始啦,大家脸上涂抹着花纹,围着火堆舞动着,摆台上供着牛羊头,这时候一位热情的苗人大叔热情的叫叶腾四人过去参加,叶腾苦笑了下说,你们去吧,我想这样看着就好,但是肖扬和薛灵风并没有意思要去,但是一旁的贺兰心满心欢喜的起来去跳。

  薛灵风看着贺兰心远去的背影说道:“叶腾我见过老爷子,老爷子的意思说这个贺兰心就是那个女尸,刚开始我也不相信,但是经过凤凰山那一次我认为你要看清楚一些事情,即便不是死人,我想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肖扬听后一口酒从嘴里喷了出来:“啥?真的假的,可别瞎扯犊子,你说我们和女尸在一起?”

  叶腾叹了一口气说:“我不相信她会害我。”说着要转生离开突然一阵躁动,只听一个小女孩说:“快看快看,那个美女姐姐脑袋上都是蛇啊。”

  小女孩的声音,把三人的目光又聚了回来,三人看向贺兰心,便都呆若木鸡了,果然是贺兰心在中间跳着奇怪的舞姿,并且头发都变成了一条条长长的蛇,吐着火红的芯子。

  在跳舞的人们并没有发现这事情,但是叶腾看的很清楚,他的眼泪在眼睛里打着转转,肖扬屏住呼吸不敢相信。

  叶腾突然冲进了人群,直勾勾的盯着贺兰心,但是贺兰心并没有停下来,担当音乐停止的时候,贺兰心的满头乱舞的蛇忽然又变回了头发。看到叶腾站在自己面前的表情,她愣了下说:“对不起,我刚才不能停下,我要为他们祈福,这个过程是不能停止的。”说着转身离开看着贺兰心离开的身影,叶腾似乎听见什么东西碎了,是的,他的心碎了。叶腾撰着拳头哽咽着喊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还想欺骗我多久?”

  贺兰心转头看向叶腾:“你跟我来吧。”

  四个人坐在苗族长老的祖屋里面,气氛异常压抑。贺兰心摸着头发说:“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自己的责任,在古代,就像兰陵王或者是为保护北齐,哪怕粉身碎骨死在自家兄弟手上;而我和我的族人从来也没有想伤害过谁。用你们的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而我的责任就是守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