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尸香
  \n酷}匠网W@永GS久{免◇m费看*小#说

  2002年陕西临潼秦始皇兵马俑地下墓坑里,一个相貌普通却干净的男人正在做考古搜集研究,这个男人大约一米八左右,留着板寸,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和精明的样子。

  突然另外一个男人背着旅行包胡子拉碴的站在清秀男人的面前,即便风尘仆仆的样子,但是还是遮挡不住男人的俊朗。这个男人大约一米八五左右,只见他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犹如希腊的雕像,幽暗深邃的眸子,显得狂野不羁,邪魅性感。

  清秀男人惊讶地看着俊朗男说:“呦,薛灵风你可是特种兵出身,看你这出,难不成被人办啦,怎么这幅德行啦?”

  薛灵风看着清秀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说:“肖扬,你听好,叶腾家里出了事情,我刚从云南回来,我们现在就要回丹东!”

  肖扬听着薛灵风那不容拒绝的语气,气不打一处来:“哼哼,和你说话就不如小叶子有幽默感,难道和考古有关系。”

  薛灵风理也不理肖扬自顾自的转身走去:“死人。”

  肖扬一听不仅一惊,知道事情毕竟严重些,不然薛灵风不会这么狼狈的来找他,难道小叶出事了,这么多年出生入死的兄弟,越想越害怕,肖扬也正经起来不在多问。

  夜幕时分的丹东景色很美,一个俊美少年站在亭子里,他的个头少说也在一米八以上,一袭略微紧身的黑衣将完美的身材展露无遗,亚麻色的头发漂亮的让人咋舌,长着一双清澈明亮,有着些许孩子气的眼睛、硬挺的鼻梁、光滑的皮肤,薄薄的嘴呈现可爱的粉红色,精致绝美的五官。美少年看着天空说:“还有七天,我父亲就要死了。”

  肖扬不由大吃一惊:“你爸,我以为是你爷爷呢。”

  薛灵风瞪了一眼肖扬,看着美少年说道:“小叶,你让我查的我查了,我去了四川和云南,那一带老苗族确实有蛊术,但是我从苗人口中听后,觉得伯父的情况并不是蛊术那么简单。施术内容涉及鬼魂和巫术的范围,大致可分为“降术”与“蛊毒”两个部分。你先说说伯父的情况?”

  叶腾脸上没有一丝波澜,完全没有自己要没了父亲的感觉,这样的冷静不仅让肖扬为之佩服。

  “这件事大概是这样的,那要从七十年前说起,我们家也算是世代盗墓,我三爷爷带着他的儿子黑子去凤凰山摸金,但是没想到我三爷爷在一棵千年老树旁,或许只能说是被树根拖进了树的下面,拖进去后地面并没有坑洼,可以说是连一道缝隙也没有。

  于是我爷爷和我大爷爷一起去了凤凰山找自家兄弟,但是我爷爷说当他们下墓后为之震惊,那算是一座不小的墓,从陪葬断定那是一座北周时期的墓穴,就算不是王孙贵族,也绝对是个富甲一方的人物。但是进入墓穴不久后,我爷爷发现了我三爷爷的尸体,而且是,是......”

  肖扬听着直着急,于是皱着没说:“是什么,您老就赶紧说啊,也没有外人。”

  叶腾吸了一口气说:“是一具裸尸,一丝不挂的裸尸。我爷爷他们也很惊讶,按理说死尸也不足奇怪,但是裸尸就让我我爷爷百思不得其解。我爷爷查看了我三爷爷的尸体有搏斗过的痕迹,一只眼睛瞎掉,更惊奇的是我三爷爷的身体特征居然有奸尸行为。我爷爷说我三爷绝对不会做出这么离谱的事,除非当时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于是我两个爷爷走进主墓室,主墓室里面一座青石质石棺,它制作精美,由底、头挡、足挡及南北两块棺帮组成,唯独没有盖。石棺上刻有朱雀神兽。其中在圆弧状棺两侧上刻有四朵莲花和一个兽头。石棺的两侧依次站有镇墓兽、武士俑、骑马俑、执箕女俑等,不但姿态生动、而且颜色鲜亮。站立的武士俑身穿明光铠怒目圆睁,人面兽身的镇墓兽呈蹲踞状,风帽俑头戴风帽身着交领右衽窄袖宽袍,最威风的是铠甲俑,身穿铠甲骑于甲马之上。各种彩俑各司其职,形成一支规模团队,护卫着墓主人。墓室四周也有描绘的图像文字等。

  老爷子走进石棺旁发现里面躺的果然是具女尸,而且是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尸,眉目生辉,妆容淡雅,很是美丽至极,用我爷爷的话说就是被震撼了。

  但美中不足就是女尸的腹部高高的隆起,就像是十月怀胎的孕妇,并且衣衫不整。正当老爷子盯着女尸感到奇怪时,我大爷爷开始了倒斗,但是渐渐地他们闻到了一种奇怪的香味,于是我大爷爷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似乎是失去了理智疯狂的脱去衣服。

  老爷子看到状况便知道这香味有古怪,这墓邪气得很,可就在这时一条蛇从女尸的下体窜了出来,直奔大爷爷的面门,钻进了大爷爷的眼睛进入了身体,于是我大爷爷失去了一只眼睛,老爷子便拿起东西抓着我大爷爷就向外逃,可这时候一声声哞哞牛的声音在古墓下面响起,他们迎面便是两条红头蛇,身子是白色的,再仔细一听这这哞哞声是从这蛇身上发出来的,老爷子一看大事不好,那是朋蛇,是中国传说中最为凶残的异兽。于是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手雷扔了出去,这才带着我大爷爷死里逃生。”

  肖扬听到这里一拍大腿说道:“我勒个去,这可比我的考古刺激多了,太神了,没想到盗墓里还有真有这档子事。不过说起这活生生的女尸,我倒想起来了一件事,在泉州农水镇南面有一座神秘的双乳山,这是两座拔地而起呈半圆型的山包。整座山成一个少女的体态。

  在这神秘的双乳山的狭窄沟缝处有一座荒冢古墓,曾多次被盗过。有年冬天,当地一人伙同外地盗墓人再次掘开古墓,可是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却意外发现了一具栩栩如生的女尸。

  在回去的途中那人欲性大发,便慌称有工具遗留在墓穴中要回去取来。他便独自回到墓穴中污辱了女尸。当天晚上又将女尸背回家中。时间久了,因这具古尸散发一种异常香味,附近村民嗅后都说怪事。此人怕被人发觉,才将女尸背回原墓穴埋了。

  此人在奸尸的几天后开始全身浮肿,起血泡,随后全身皮肤皲裂结疤,不痛不痒,有时当着众人面将大腿上的皮肤一大块一大块地撕下,露出筋肉和脉管,鲜血淋淋,而他本人不感觉到疼痛,甚是骇人!村民谣传为鬼剥皮,不久便死了。”

  薛灵风听到此处像是自言自语道:“两件事情看似极大相似,但又都有各自的诡异,会不会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呢,看来这尸体和这香味是条线索。”

  叶腾和肖扬不禁点了点头。肖扬看着叶腾又说:“那叶伯父又怎么会死,这件事和他又有什么联系呢?”

  叶腾接着说道:“我大爷爷回到叶家以后,已经是半死不活的了,老爷子尽最大的努力维持着大爷爷的命,但是半个月就死了,至于那条蛇,貌似从他身体里消失了,要不就是与身体一体了。但是在那半个月里,大爷爷的行为古怪异常,夜晚不许人守着,白天就和活死人一样,直到他死了。

  老爷子在大宅子里建了一座祠堂,把我太爷爷,大爷爷放在了里面,不许任何人进入,除了祭祖。半年前我父亲跟着老爷子在祠堂祭祖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天祭祖上香后,祠堂的弄堂里面发出稀稀疏疏的声音,我父亲进去看见声音是从大爷爷棺材里面发出来的,于是我父亲便打开了,大爷爷的尸体躺在棺材中,几十年过去了,但却没有腐烂,只见他的腹部似乎有弄西在翻腾,经过震荡后,大爷爷的嘴翘起了些。

  这并没有逃过父亲的眼睛,父亲发现大爷爷嘴里似乎有东西,便从他的嘴里拿出了小半张黄麻纸,随之一种刺痛扎在了父亲手上。那是一张地图,上面的字体是隶书,但是那也只是一张地图的一小部分,从中看不出什么。

  我父亲拿出地图后便找到了老爷子,老爷子听后很是震惊,当即决定把我大爷爷的尸体火化,并且要求我父亲他们不许按图索骥。但是我的叔叔们哪里肯罢休,他们分析这是一座古墓,有可能和凤凰山的墓穴是有关系的。

  就在半月前他们再次去了凤凰山,但是他们并没能够进入主墓,所以也没有什么收获,除了一些花瓶饰品外,并没有找到剩余部分的黄麻纸地图,但是那次不幸就是我父亲被那墓里的红头蛇咬了,现在的症状和我大爷爷那时候差不多,按我爷爷的说法就是我父亲的命还剩七天了。”

  薛灵风听到此处不由‘恩’一声说:“还有不同之处,你父亲并没有闻到尸香,蛇也不是从女尸中出来的,那红头蛇如果没有发出过哞哞声,也不见得是朋蛇,至于你父亲的症状却又和你大爷爷的相似,会不会不是从古墓中带回来的,而是从你们家大爷爷的棺材里。”

  叶腾听了薛灵风的话不禁点点头说:“不无道理,看来我的怀疑或许是对的,我父亲种了蛊毒也说不定。”

  薛灵风站起身说道:“恩,如果说是蛇蛊毒,面色青黄,其脉洪壮,病发之时,腹内热闷,胸胁支满,舌本胀强,不喜言语,身体恒痛。又心腹似如虫行,颜色赤,唇口干燥,经年不治,肝鬲烂而死,但是你大爷爷和你父亲并不是这么简单,他们没有溃烂,我从云南那面了解到,你大爷爷和你父亲可能是巫蛊,在古代就有巫术,要是没猜错,你们家人种的是接触巫术,是一种利用事物的一部分或事物相关联的物品求吉嫁祸的巫术手段。”

  叶腾听后立即起身:“看来我们是必要的去一趟凤凰山的,必须找到那源头,才能解得了这东西,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准备。”

  这时候一个温润的女声响起:“我也要去。”

  叶腾转身看去,眼睛闪了下说:“你一个女生,就不要瞎凑热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四月十三爷 说:

各位读者亲们,若是喜欢《蛊墓》记得点击关注、追书、推存哦!你们的鼓励是我最大的动力!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